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神子与鬼子(枪弓,弓枪无差)

*这篇是清水无差,无差,注意避雷,不敢两个tag都打就只打角色名了

*汪酱生快!好久没这么快手速写完一篇文了_(:з」∠)_

*御子和神官梗

*藤丸君超好用☆

*用了一下魔伊里的设定,还自己魔改了一下[二哈.jpg]

……………………………………………………………………………………
时值夏至,春夏交替之时,冬木的天气有些闷热。途径此处的藤丸立香觉得浑身上下的汗腺都被这潮湿的天气侵入,让他难以呼吸。然而就算是这样的天气,这里也还是在举办祭祀活动,热闹的氛围使得周围的空气变得更为黏着。他正站在远坂神社的门口,负责这次祭祀的就是这座神社。它历史悠久,这里的神官已经换了5代人。

藤丸是明治维新之后,接受新生教育的第一批学生。那些西洋人的文化教条,让他对任何事物都怀有好奇和疑问。

“这是百年一次的庆典,这是为了迎接神子而举办的庆典。”

村民的话在他的脑子里回响着,激起了他莫大的兴趣。他随着人流,跟着神轿一起走到了这里,可他并没有想过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里每个人都看起来很忙,对于这个杵在鸟居前不知所措的年轻人,没有人伸出援手,甚至还嫌弃他碍事。

“请问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终于有好心人向他搭了话,是个成熟男性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

藤丸转过身看向他,却变得更无措了。这个男人,肤色较深,看上去很健康。一头白发整理得很服帖,不像是这个年龄该有的。身上穿的,是红色的狩衣,说明了他的身份。

“我是这里的神官,有什么困难可以和我说。”

藤丸显得有些局促,毕竟他只是想要稍微了解一下这场庆典的始末,并没有想到要直接劳烦这里的神官。

“你先跟我进来吧,不要影响其他人工作。”

神官说着,穿过了鸟居,藤丸不得已跟了上去,心中充满了不安。

他被带到了正殿边上的草丛前,从这里,刚好能看见神乐殿上翩翩起舞的巫女们。

“如果你是来看庆典的,站在这里刚好,人也不会很多。”

藤丸紧张地点头,向他表示谢意。他没想到这个看似严厉的神官大人,其实是个亲切的人。

“神官大人,我不只是来参观的。”

对方的亲切,让他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可以顺利地将自己的话问出口。

“我不是当地人,但是听说,这场祭祀是因为神子降临了?”

这点是这个思想先进的青年最无法理解的。他或许是无神论者,又或许受到了洋人宗教的印象,让他对那些体系之外的鬼神之说都抱有疑问。

“是的,这座神社就是为了御子大人而存在的,为了百年一次,他来到人间时,可以为他接风洗尘。”

神官平静地说着他已经重复过几万遍的话,每当有外地人来参拜的时候,他都需要这么解释一遍。

“可是一般的神明会这么轻易就在凡人面前显灵吗?”

面对这样一个疑问,神官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使他看上去那么地从容不迫。

“是的,神明并不会轻易显灵,我们的御子大人稍微有所不同罢了,毕竟他只是个半神。”

“半神?为半神建这样一个神社?”

藤丸发现自己的问题有些不妥,赶紧去观察神官的表情,幸好,他并没有生气的迹象。

“御子大人比较不同,他对我们来说,既是神,也是救世主。也有因为生前为世人造福,死后为了祭奠他而建立的神社吧?”

神官的话听上去很有道理,几乎已经可以说服藤丸了。可所谓几乎,却也说明,他仍然抱有疑问。

“我还有个疑问,有人曾经见过他吗?我不是指百年之前,而是从百年前他显灵到现在这段时间里,有人见过他吗?”

一百年的时间,人类就算能活这么久,也未必会记得一百年前见过的事物。那又有谁能证明,他们迎接到的真的是神之子,而不是哪里来的骗子。

神官片刻的沉默,让藤丸一时间以为自己占到了上风。他迫不及待地转过头去,观察神官脸上的表情。神官那张英俊的脸,此刻看上去有一丝苦恼。他的双眉紧锁着,双眼微合,像是在努力回忆着。

“有人见过。”

神官从回忆中走了出来,他看着藤丸,将他的答案缓缓道出。

“时间还有一点,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他说:“说一个神子与鬼子的故事。”

“鬼子?”

“是的,那是一个被人视作鬼怪的孩子。”

在20年前,这个镇子里突然来了一对父子,他们是外乡人,却买下了一幢房子并且住了下来。那位父亲不喜欢和外人有太多的交往,以至于他的孩子,在镇子里也没交到什么新朋友。

没过几年,在孩子只有10岁的时候,父亲就过世了。正因为他的孤僻,在他死后,他的孩子变得无依无靠,没有哪家人家愿意收养他。

不过那个孩子非常能干,他靠着给别人家洗衣服做家务,来换取一些金钱和食物。渐渐地,他和镇上的人熟络了起来,但镇上的人也开始注意到了不寻常之处。

这个年纪的孩子,总是比较调皮,出去玩一会儿回来,身上就会添上些擦伤。这种伤口,放普通孩子身上,可能要两三天才会痊愈,可是那个孩子,睡一觉就完全好了。异于常人的恢复能力,在人们口中传开。但是对于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人们的怜悯心压抑住了对未知的恐惧,没有什么责难,只是依旧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直到某一天,意外发生了。有几个孩子,在镇子后面的空地上放风筝,线断了,风筝被风吹到了树上。树很高,孩子们讨论了一会儿也没决定下由谁去把风筝弄下来。最后他们向那个不寻常的孩子求助了,那时候他正在附近晾晒衣物,他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下来。

他身手很敏捷,那么高大的树一会儿就爬了上去。风筝被挂在树枝上,他小心翼翼地爬了过去,可意外发生了。树枝断了,他从树上掉了下来。孩子们惊呼着,看着他落到地上。非常不幸,他是头先着地,脑袋撞出来一个窟窿,血流了一地。孩子们害怕极了,纷纷哭着跑回家里,让大人来救他。可是当大人们来到树下时,那个孩子却没有躺在那里。

他坐在树下,静静地看着赶来的人们,眼神呆滞,看上去脑子里一片空白。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他脑袋上还顶着一个大窟窿,血还在往外冒,几乎把他的上衣都浸湿了。

有人赶紧上前查看他的伤势,有人感叹着他的命大,也有人窃窃私语地说着大概是没救了吧。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去查看他伤势的人突然喊了起来,使得周围的人安静了下来。

“他的伤口在愈合,我的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断有人围了上去,他们看着他的伤口议论着,为这超出常理的现象感到震惊。

“他是鬼的孩子!”

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一瞬间,恐怖的气氛就这么蔓延开了。开始有人述说他之前受的那些擦伤,是多久愈合的。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进来,对他的猜忌也越来越离谱。

有人开始怀疑他家孩子久病不愈,是因为这个孩子取走了本应属于他孩子的健康。

有人开始怀疑,家里突然丢失的家禽,是被这孩子偷去做了什么奇怪的药。

甚至还有人认为,这孩子的父亲并不是他的生父,是他控制了那个可怜的男人,并吸干了他的生气,使得他这么年轻就死了。而接下来会死的,可能就是镇子上的人。

“他是鬼怪孩子。”

“他是怪物。”

“他是害人精。”

“不能让他再留在镇子里。”

人们做出了决定,他们要趁着他伤还没恢复,精神恍惚的时候,把他送到深山里去。

“他们把他扔到山里去了?!”

藤丸难以置信地大喊了起来,他无法想象一个地方的人,思想要落后到什么地步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先不论你所说的这种超自然的恢复能力是否真实,就算真的有,他们也该送他去看医生,镇子上的医生看不明白,就送到大城市去!”

“抱歉,是我的形容有误。”神官打断了藤丸的控诉,他说:“事实上,他们所做的决定比看医生更能解决这个孩子的问题。”

藤丸向神官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我不应该说,他们要把他送到深山里去,而是该说,他们要把他送到御子大人居住的深山里去。”

藤丸听了这句话之后反而更加气愤了,如果不是因为长得不够高大,他可能现在就会对这个趾高气昂的神官进行一番严厉的批评教育。

“这不是能让你们将一个十岁的孩子遗弃到深山里自生自灭的理由!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你们居然被封建迷信的思想蒙蔽到了这种地步,都不知道那个什么御子大人是真是假!”

话到了这个份上,他也顾不得自己的言语是不是侮辱了对方一直以来的信仰。

“我也认为这种做法太过愚昧,但御子大人是存在的。”

很意外,就算听到这样的话,神官也没有表现出不满。这样的反应,反倒让藤丸看上去不那么成熟了。

“你既然对这个故事这么反感,是不是就不必再继续说下去了?”

“可以告诉我那个孩子后来活下来了吗?”藤丸问道。

“当然,他根本死不了不是吗?”

“那就继续吧,就算再烂的故事,我也不喜欢只听一半。”

临近冬木的这座山里,设置了一处神龛,用来供奉自古以来守护这里的御子。每百年,御子降临之时,远坂神社都会派一名神官在这里等候御子三天,再带他一同下山。

镇上的人把被他们叫做“鬼之子”的孩子留在了这里,希望他们的御子大人能够发现他。直到夕阳落下,鬼子的神志渐渐清醒,御子也没有出现。

夜晚的深山充满了未知的危险,觅食的野兽并不算最可怕的,那是可以用工具击退的东西,最可怕的是那些妖魔鬼怪,他们在黑夜中苏醒,对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人类垂涎欲滴。

鬼子对自己的处境感到了茫然,他的本能告诉他必须快点离开这里,回到镇上去。他站起身,因为贫血感到了一阵头晕,缓了一会儿才迈开脚步。他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才能下山去,焦急的心情使他从走变成了跑。他的手臂被树枝划破,伤口却很快又愈合。

“快看,那是人类的孩子。”

黑暗之中,他听到了一些窃窃私语。

“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那怎么可能是人类?”

他们议论的对象毫无疑问是他自己。

“就是,人类都很脆弱,他们受了伤都会大哭大闹,伤口会流血,而且要很久才能愈合。”

“那他就不是人类,他和我们一样。”

“是的,他和我们一样,是个怪物。”

“没错,他是怪物。”

“怪物,怪物,是个小怪物。”

“我不是怪物!”

他大喊了起来,他讨厌这些声音,他要离开这里。他加快了脚步,却被什么东西绊倒了。很不凑巧,那里是个下坡,幼小的身体摔倒之后就这么滚下了坡去,最后因为撞在一颗树上才得以停下。

他的身上都是擦伤,树干撞在他的背上,撞得他眼冒金星。他爬不起来了,觉得这次可能真的要死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影。

是个男人,一个高大的男人。借着月光,他看见了男人的长相。白净的肤色把月光都衬得暗淡,蓝色的长发及腰,让他看上去不像是个凡人。还有那双眼睛,鬼子被它们吸引了,那是一双犹如红宝石一般的眼睛,漂亮,充满魅力,却让人感到不安。

是御子大人,他的脑子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在这种深山里,能拥有这不同凡俗的长相,就只可能是御子大人。御子大人发现了他,就会来拯救这个在生死间徘徊的可怜孩子。

可这种希望,很快就被湮灭了。鬼子看见他抬起了手臂,这才注意到他手中紧握的那把红色长枪。那是与神圣二字无法挂钩的东西,透着死亡与恶意。剧痛从胸口蔓延开来,红色的长枪刺穿了他的心脏,却没有将他杀死。他抽搐着,无法挣脱,也无法死去。

“还真是不会死。”他听见了男人低沉的声音,“挺有意思。”

冷酷的话语中带着笑意,寒意传遍了他的全身,让他的意识冻结,昏睡了过去。

藤丸立香显得异常冷静,他已经将这个故事当成了笑话在听,再怎么说,一个地方的守护神也不该有这么冷血的传闻。

“有句话说的不错,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们的神比这里的居民更不可理喻。”

他再一次审视了一次身边这个男人,大家都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身为神官却在这里对一个外乡人讲故事,怕不是个冒牌货。

“这点我同意,这辈子我还没见过这么难以沟通的人,哦不,神。”

您是见过几个神?藤丸把这句吐槽咽了回去。

“然后呢,那个孩子被你们的御子大人捡回去了?”

“是啊,”男人点了点头:“不仅捡回去养了起来,还把人当成了苦力,每天使唤。”

“不会死,受伤也能马上好,是个很好用的苦力吧。”

男人露出了一丝苦笑,算是默认了。

“让我猜猜后面的发展?御子大人把孩子捡了回去,以治好他的体质为由,让他为自己做事。但是孩子一天天长大,也没见治疗有什么起效,就觉得御子骗了他,自己逃走了?”

藤丸的猜想往相当恶劣的方向发展着,他已经认定了这个男人口中的御子大人,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猜得八九不离十。”

藤丸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故事编的太差了。

“只是那个孩子的体质还是治好了的,在他12岁的时候。”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鬼子的体质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御子看似每天都在研究怎么治好他,可其实一直在浑水摸鱼。饮食起居全都由鬼子为他操办,他每天钓鱼打野味,过得相当舒坦。

鬼子时常和他争吵,问他为什么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起色,御子却只会回答他,快了,马上就治好了。鬼子也知道,除了相信他也别无他法,只能这样一天天过着日子。直到有一天,他出门洗衣服的时候,遇到了一伙人。

这种深山里是不应该有这种人的,他们持有武器,浑身上下都透着血腥味,一看就是亡命之徒。鬼子偷偷地跟着他们,听着他们的对话,发现这伙人是强盗,他们要翻过这座上到冬木去,进行一场屠杀。

鬼子这两年和御子生活在一起,跟他学了一些武艺,再加上他一直认为自己死不了,所以他站了出来,站到了这伙人面前,试图阻止他们。但是他失败了,他们比自己想象中的更为凶狠,对一个12岁的孩子也可以毫不留情痛下杀手。

他没有害怕,在某个匪徒用手枪指着他的脑袋时,他也一样大放厥词。枪开了,他的头被子弹打穿,可是伤口却愈合地很慢,他无法起身继续阻止他们。他异常的治愈能力似乎还留有一些,没有马上死去,可这样的致命伤使得死亡比治愈的脚步快了很多。他的意识渐渐坠入了黑暗中。在意识完全消失之前,他的眼前出现了两道红色的光,像是红宝石在阳光下折射出来的光芒。他努力接近它们,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然后他看见了,那是御子大人的眼睛。

那个男人将他抱在怀里,看见他苏醒,询问他发生了什么。鬼子有些茫然,有些庆幸,也有些失望。他原来还是个怪物,一样是不死之身。

神官的故事被打断了,有巫女过来告诉他,是时候该把御子大人请出来了。藤丸听到这里,其实已经失去了兴趣,有没有后续早已经无所谓,神官却带着歉意离开了。

藤丸还是站在那里,等着亲眼瞧瞧那个御子长什么样。回味起今天的经历,他觉得并不值得作为课外活动的话题。

“你从卫宫那里听说了神子与鬼子的故事吗?”

向他搭话的是一位身着白衣的巫女,黑色的长发在两侧梳起一对马尾,秀丽的脸庞带着伶俐,看上去是个非常干练的女性。

“Emiya?”

藤丸重复了这个名字,以表示自己的不解。

“啊,就是我们家那个老板着脸的神官。”

“哦,原来他姓卫宫,我还以为姓远坂呢。”

巫女摆了摆手,说:“不,姓远坂的是我。”

藤丸诧异地看着她,随后又像明白了什么,用惋惜的眼光看向这个优秀的女性。

“我说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和那个只会讽刺人的家伙可不是那种关系。”

“抱歉。”藤丸尴尬地笑了笑。

“他让我来把后续说给你听。”

远坂巫女站到了刚才卫宫神官站的位子,打算和藤丸继续畅谈一番。

“其实不说也没关系。”

“那可不行,卫宫那家伙可烦人了,我可不想被他念叨,你就当我是在自言自语。”

看来,远坂巫女是打算自顾自地说起来了。

“哦,对了,你们刚说到哪儿了?”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得确认一下进度。

远坂巫女是个很爽快的人,说话很难让人反驳和拒绝,藤丸很自然地就说了出来。

“刚才说到,那个孩子被强盗开了一枪,差点死了,却又活了过来。那个御子果然是在骗他吧?只是想让他为自己做事而已。”

“看来你很容易误解别人的话。”

远坂巫女的话让藤丸摸不着头脑。

“你知道神稚儿吗?”

藤丸在脑子里搜索了有关这个词语的含义,回答道:“我在书上看到过,是通过某种仪式,向神灵许愿,保佑自己的孩子能免遭病痛。这样的孩子,有些甚至会获得异常的能力,比方说可以实现他人的愿望。”

“看来你懂的很多嘛。那你知道吗,神稚儿的能力只能维持到12岁,过了这个年龄就会变成普通人。”

远坂微笑着向他解释着这个名词的含义,让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刚才听到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故事。

“你是说那个孩子不是鬼之子,是神稚儿?”

“没错。而御子……大人,”在说到大人两个字的时候,远坂明显停顿了一下,“他其实一开始就知道了。你说的没错,他就是个骗子,为了那个能干的孩子能一直留在自己身边。其实那个孩子越接近12岁这个年纪,自身的恢复能力就变得越来越弱。平时受点擦伤可能看不出来,但是致命伤就很难愈合了。”

“可他还是活下来了。”藤丸提醒道。

“是呢,可他不是因为自己的能力活下来的。”

远坂边说边看向了神乐殿,藤丸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巫女们已经停下了舞蹈,站到了舞台的两侧。

“他本应该在那个时候就死了,可是御子大人救了他,他把自己的血喂给了那个孩子。”

远坂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却让藤丸的心中有了一丝波澜。

“孩子醒了过来,请求御子大人下山去拯救这个镇子里的人。御子大人问他,你知道他们对你做过什么吗,你为什么还想要救他们呢?孩子说,我知道,但如果换做是我,也会觉得不死之身很可怕,更何况,比起我这一条命,一个镇子的人难道不是更为重要吗?”

神乐殿上,身着红色狩衣的神官从殿后走了出来,在他身后还有一个人影,是一个和神官差不多身形的男人。

“你说他是不是蠢毙了?”

远坂的语气中带有一些抱怨的成分,藤丸苦笑了一下,表示了同意。

“御子大人也这么觉得,但是他知道,那个孩子是个死脑筋,如果不答应的话,他可能会再去找死一次,白白浪费了他的血。”

藤丸看清了神官身后的人,那人身着白衣,蓝色的长发扎在脑后,一双眼睛是血红色的,透着红宝石一般的光泽。

“所以,御子大人和他签下了协议,他可以来拯救镇子,但是那个孩子必须永远侍奉他。”

藤丸转过头看向了远坂,他又一次探究到了这个故事真正的含义。他看向了远坂手指指向的地方,正是对面的神乐殿。

“那个白痴答应了,所以才会站在那里。故事就这些了。”

周围传出了一阵阵的欢呼声,他们高声呼喊着守护神的名字,乞求他保佑镇子的平安,和风调雨顺。

“你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

嘈杂声中,他听见了远坂清脆的声音。

“一个莫名其妙的故事。”

远坂笑了。

“是的,所有的爱情故事都会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藤丸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猛地转过头去,却看见远坂捂着嘴。

“爱,爱,爱情故事?”

远坂尴尬地笑了笑,向他吐了下舌头。

“说漏嘴了,可别告诉他啊!”

一身红衣,作神官打扮的男人,走进了深山里。他来到了一个神龛前,向四周张望了一下。他要等的人好像还没有来,自己应该没有迟到。他有些紧张,因为好久没见面了。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已经不是那个凡是都把感情表露在脸上的孩子。

“你可算来了。”

他听到了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发现自己还是来晚了一些。

“还以为你忘了呢!”

蓝发的男人从树林里走了出来,来到了他的身边。

“我怎么可能会忘呢?我还很年轻,不像某个‘神’,连自己活了多久都不知道。”

蓝发男人表现出了恼怒,但却不是真的在生气。

“这种地方真是一点没变。老子很年轻的,永远都是27岁!”

时值夏至,春夏交替,适合初遇,也适合重逢。

【Fin】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