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HOMO臭(飚速宅男,T2,隐段镝,第二年剧透有)

“各位前辈,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藏在心里,不敢问。趁着合宿,房间里只有三位的时候,请务必让我问一下。”

“卡卡卡,你终于想起来要虚心求教了吗?”

“我一直都很虚心啊鸣子前辈,你对我有什么误会?”

“快说什么事,你不睡我们要睡了。”

“哈啊,镝木君快说吧。”

“恩,其实是有关于手嶋前辈和青八木前辈的。我想问,他们两个,是不是那啥。”

“啥?”

“就是那个啦!”

“哪个?”

“啧,就是HOMO啦!”

“啊哈哈,你不睡觉就为了说这个吗,这笑话不好笑。”

“我没说笑!真的,你们不觉得他们两个关系好得有些过分了吗?”

“他们两个关系是挺好的,但也没到那个程度吧?”

“小野田前辈,我可不是随便就会做出这种推论的。他们的一些举动实在太可疑了。”

“你跟段竹有的时候也挺可疑的。”

“不要胡说!我跟段竹清清白白!像交换内裤穿这种事情,我们绝对不会干的!”

“啥啥啥,交换内裤是个什么情况?”

“啊呀,你们在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就没注意吗?手嶋前辈有条黄色内裤,就是印着很多星星的那条。”

“没印象,谁没事去注意……”

“有吗,我怎么……”

“咦,我记得那条好像是青八木前辈的。”

“看看,还是小野田前辈观察入微,他们两个人都穿过那条。”

“没准是两个人都喜欢,买的相同款式呢,想太多了吧!”

“可没见过他们同时穿啊!”

“我也觉得你想太多了,就算没有同时穿,也不能说是同一条吧!”

“你们要这么认为也没办法,但我觉得很可疑,非常可疑。”

“你一定是太累了,早点去睡吧。”

“其实,我也一直有这个疑惑。”

“假仙泉,你在说什么?”

“那还是上个学期的事了,那个时候刚入学,时间久了倒是给忘了,现在提到了我才想起来。那天午休的时候,老是有女生围过来,叽叽喳喳的,特别烦。我就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吃饭。”

“你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让人火大。”

“你别插嘴!我就想干脆到活动室去,反正中午也不会有人去练习。朝活动室走去,远远望去,能透过活动室的窗户看见里面的情形。我就看见了手嶋前辈和青八木前辈两个人,在活动室的长椅上坐着。我确实是没想到有人也会来这里吃饭,可是想想反正是前辈,也不会很吵,所以还是打算去打扰一下。但当我更加走近活动室的时候,就后悔了。那两个人,是怎么吃便当的你们能想象吗?手嶋前辈他在喂青八木前辈吃炸虾啊!”

“只是这样的话,还算在安全范围内吧?”

“不不不,不是简单的喂,是这样的,青八木前辈咬了一半的炸虾,然后剩下一半,手嶋前辈他自己吃了。”

“哇塞,真的假的。”

“真的,炸虾完了还有鸡蛋烧,鸡蛋烧完了是花椰菜。”

“你是在那里看了多久?”

“那个气氛太难融入了,所以我就离开了。总之,现在想来,果然不一般。”

“不行,俺还是不能接受,你们想想那些女生,吃东西不都是你吃的东西,我也要尝尝味道的吗?”

“可他们是男生啊!”

“你们别看人家关系好点就以为人家是同性恋好吗,多粗俗!小野田你说呢?”

“抱歉,鸣子同学,我也觉得他们有点那……啥。”

“不是吧。”

 “那个,其实我也有看见过,不对,应该说是听见过。那天是在放学后,社团活动也结束了,我到校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我新买的扭蛋忘在活动室的储物柜里了。我急急忙忙往回赶,生怕人走完了,会把活动室锁了。我回到活动室门口,发现窗帘拉着,看不见里面,但是却能听见里面有人在说话。那青八木前辈的声音,我猜想他应该是在和手嶋前辈说话。犹豫了一下就这么冲进去会不会很失礼的时候,就不小心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其实那是否可以称为对话我也不是很清楚。”

“怎么了,怎么不继续说了?”

“有点难形容,青八木前辈他就是一直在叫手嶋前辈的名字,纯太,纯太,这样。然后手嶋前辈就只回答他,在,我在,能明白吗?那种氛围。”

“好像能,又好像……”

“唔,今泉同学麻烦你帮个忙。”

“我?哦。”

“纯太。”

“……在?”

“纯太。”

“我在。”

“纯太。”

“我在。”

“大概就这么个感觉,重复了5,6次。”

“俺刚觉得偷看人吃饭已经够无聊了,没想到还有更无聊的。”

“我也觉得挺无聊的,就厚着脸皮喊了一声。结果里面传来了好大的动静,我不放心就推开门朝里看了一眼。手嶋前辈大概是踢到哪儿了,单腿跳到了门口,脸上笑得可难看。青八木前辈,背对着门,抱膝坐在长椅上,看不到脸。虽然挺好奇他们在干什么,但是一拿到扭蛋就全忘了,这会儿刚想起来。你们说,他们两个到底在做什么?”

“好可疑。”

“感觉只能往那方面想了”

“别问俺,俺什么都不想知道。”

“鸣子前辈我觉得你还是面对现实比较好。”

“是啊,你回忆一下,我相信在你的记忆深处肯定也有遇到过类似的场合。”

“那也不一定啦,其实也有可能是我们想多了。”

“抱歉,小野田,俺只是不想承认而已,其实俺见过。”

“你看吧。”

“其实我今天早上刚见过。”  

“每天都有新爆料吗?”

“你们让俺想想从哪儿开始说,呃,这几天你们应该有注意到吧,无口前辈的头发长太长,就扎了个小辫。”

“有。”

“注意到了。”

“我也。”

“其实那个小辫吧,是卷毛前辈帮他扎的。就是今天早上,俺想早点起来,怎么说也要比假仙泉多跑个几圈才行。”

“呵呵。”

“呵你妹啊!起床后,俺到了楼下大堂,就看见三年级那两位已经起来了。无口前辈正在看第一天的数据,卷毛前辈呢,就站在他身后,帮他梳小辫。当然啦,要只是这样的话还没什么。问题是,辫子绑好之后,无口前辈把头抬了起来,朝上看着卷毛前辈,就像这……艾玛,假仙泉,你站俺身后做什么!”

“我以为你也要帮忙呢。”

“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走开走开。无口前辈就这么看着他,然后把手抬了起来,伸到了卷毛前辈的脖子边上。‘纯太,我也帮你绑吧。’‘不用啦,我习惯了,自己弄就好。’说完,卷毛前辈还握住了无口前辈的手。”

“哎哟!”

“哎哟!”

“哎哟哟!”

“这是板上钉钉的节奏嘛!”

“不不不,俺觉得还有商量的余地,说不定真的只是关系好。”

“我也希望只是个误会,但要是真的,也只能祝福他们……”

“好在意啊,这么讨论了之后,更好奇了。”

“我也是。”

“俺本来一点都不好奇的。”

“那么好奇,我直接去问好啦。”

“能问吗,这种问题问了很失礼吧。”

“是啊,怎么说也是三年级的前辈。”

“卡卡卡,不过如果是小野田的话,感觉能干出这种事……来……小野田呢?!”

“小野田!他刚才是不是说要去问他们?”

“房门开着,小野田前辈肯定是跑出去了!”

“哦,天啊,快去拦住他!”

“啊,别挤,门就这么大,假仙泉你故意踩俺的脚是吧!”

“我是这么阴险的人吗!现在不是跟你争论这个的时候吧!”

“啊,你们两个快看!”

“不用这么巧,他一出来就遇上了吧。”

 

“两位前辈,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们,请问你们是HOMO……唔!!!!!”

“啊哈哈哈,两位前辈,他今天太累了,出现了梦游症状。”

“是啊,他刚才什么都没说,说了也请当做没有听见。”

“我们不是HOMO哦。”

“这不是已经问出口了吗!”

“我们只是关系比较好而已,是吧青八木。”

“恩。”

“我知道,我们有点太粘了,以前也有女生问过我们这个问题呢。”

“是,是吗,既然是误会,那就不打扰二位了,小野田快回房间去!”

“没关系啦,反正也提起来了,就说清楚好了,免得让你们觉得我是在敷衍你们。我想小野田应该比我更清楚点,就是那个所谓的,腐文化?”

“啊,我一点都不了解啦!我不是腐男!”

“没有说你是腐男,就是说你比我们了解点是吧?”

“应,应该……”

“你看,像我和青八木这种,交心的朋友,在腐女眼中,很容易被认为是一对吧?”

“是的是的。”

“但事实并非如此,就像是,今泉和鸣子两个人,他们两个的相处模式也很招腐女喜欢的吧。”

“什么,在说什么,俺一点不想懂。”

“前辈真是会开玩笑,小野田快说不是这样的。”

“唔……确实是这样的。”

“为毛啊?!”

 “我不能接受。” 

“而且一般,像手嶋前辈和青八木前辈这样的,相处模式都比较纯情。但是像今泉同学和鸣子同学,就是每天抬杠,吵架,吵着吵着就打架,打着打着就打到床上去了。”

“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キモキモキモキモキモキモキモキモ”

“今泉前辈的角色好像在崩坏啊!”

“呜哇,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看来你们应该明白,为什么说这是个误会了。大家都早点睡吧,还有两天呢。”

“鸣子同学,今泉同学,你们坚持住啊。”

“跟公贵比得好累,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青八木你等会儿帮我捏两下好吗?”

“好啊,还有,要不要睡膝枕?”

“咦,真的吗,这么好的福利。”

“喝呃呃呃!”

“鸣,鸣子同学你还好吗?”

“你们刚才有听到什么吗?”

“什么?就听到说是误会呀,想想也是,我们也太捕风捉影了。”

“キモキモキモキモキモキモキモキモ”

“今泉同学你怎么还没好呀,你快醒醒。”

“什么误会,你没听到膝枕吗!膝·枕!”

“キモキモキモキモキモキモキモキモ”

“膝枕怎么了吗?不是很正常吗?段竹经常让我睡膝枕啊,你们不要看他很硬朗的样子,其实大腿可有弹性,躺起来可舒服啦!”

“今泉同学!你还好吗?鸣子同学你快看看他啊!”

“啊,抱歉,俺忘了你也是个散发着HOMO臭的家伙呢。”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