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平行世界【CP15的无料】

凡人能否与天才站在相同的舞台上,这个问题在手嶋纯太的身上可以找到明确的答案。他为了能跑在自行车的赛道上,拼尽了全力,不,或许更多。作为一个凡人,他无数次败给天才,就算是踩踏板的腿已经麻木,他也想追上他们。

“三年级了啊,高中时期能当上一次高中联赛的正选也不容易。”

自动贩卖机前,古贺公贵一边感叹着,一边选着饮料。

“今年一定又是一场精彩的比赛吧。”

青八木一接过同伴递过来的饮料,点了点头。

“今年总北一定也没问题。”

“是啊,去年的三个传奇一年生升上二年级后更了不起了。”

“还有镝木。”

青八木插嘴。

“对对,那个小子更了不起,哈哈。”

古贺和青八木选完了饮料,该轮到在一旁等待的手嶋了。

“今年也要去合宿吧?真让人期待。”

“那个我……”

古贺和青八木将目光投向突然出声的手嶋。手嶋被他们看得有些不自在。

“有什么事吗?”

这种几乎陌生的眼神和语气,让他更觉尴尬。

“比,比赛请加油。”

为了掩饰这种拘束,他在说话的时候都没有抬起头。

“哦,3Q”

“谢谢,我们会加油的。”

手嶋点了点头,目送两人离开。

 

手嶋纯太是个凡人,他努力过想要和天才们站在一起,在成功的那一刻,他却从梦中惊醒。

他做了个异常真实的梦。梦里的他不断踩着踏板,以一个凡人之姿,在高中的最后一年,成为了自行车部的主将,成为了王者总北的正选之一。

“要加油啊。”

他将零钱放进口袋里,口袋中的地铁月票,告诉他,他只是做了个很长的梦。

 

手嶋纯太放弃了自行车。

与初中时的队友分道扬镳之后,手嶋对自行车的态度渐渐发生了变化。刚进总北的时候,他也有参加过自行车部的活动,可高中的水平让他望尘莫及,在他产生了仅凭凡人之力无法获得天才所能取得的成绩,这样的想法时,他退出了自行车部。他还记得古贺和青八木,可他们现在却对他形同陌路。

才能这种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不过此刻你觉得自己没有,那或许只是努力的方式不对,在某种契机下,在成长到一定年龄的时候,也有可能突然就醒来了。手嶋没有等到那个时刻到来,可他认识的人里,确实有这样的人存在。

“纯酱,我今年可以去IH了哦!”

苇木场是个很好的例子,他是手嶋初中时的队友之一。为了向对方传达这个喜讯,他还特意打了个电话过来。

“你可是王牌啊,怎么会去不了呢?”

和苇木场通电话的时候,手嶋的脑子里便会浮现出他超过2米的巨大身影。他曾经因为身高,被认为不适合骑自行车。可进了高中之后却找到了发挥出才能的方法。

“箱学的强者可是很多的,在选拔赛结束之前什么都可能发生的!”

而且,还成为了王者学校的王牌。

“话虽如此,你还是被选上了不是吗?这就说明你有足够的实力了。”

苇木场在电话那头讪笑了两声。

“既然被选上了就好好加油,别偷懒啊。”

“才不会,今年还要一雪去年被总北夺走王者称号的耻辱呢!”

手嶋沉默了一下,苦笑了两声。

“对了,纯酱会去看比赛吗?要帮我加油啊!”

手嶋从苦笑变成了哭笑不得。

“我虽然不骑车了,但也是……”

“啊!纯酱我手机没电了,你等一下!”

没电就别聊了吧,手嶋虽然想这么说,但对方似乎没有放下手机的意思。

“有谁的充电器能借我用一下吗?小雪?”

“我跟你不是一个牌子的手机吧。”

电话那头传来了陌生的声音,那是箱根学院学生的声音,也是苇木场现在的队友的声音。

“可以用我的充电器哦。”

“哦哦,悠人君真是帮大忙了。”

“不过前辈,我听说边充电边打手机,有可能会爆炸哦。”

“啊?”

“哦,那个啊,前几天新闻里说的,我也记得。”

“咦?连真波都这么说……”

“你有空打电话不如多出去跑几圈。”

手嶋早就已经听不进电话对面在说什么了,他感受到了自己与老同学之间的隔阂。

“算了吧!”

手嶋对着手机喊了一声,总算是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我也该看书了,你去训练吧,有机会再聊。”

“哦,对哦,纯酱是升学派的。哎,想想真是有些可惜,不过如果纯酱也还在骑车的话,我就不得不和你绝交了呢!”

也不用绝交这么夸张吧,手嶋在心中吐槽。

“啊啊,不行了,真的没电了!那我挂了,纯酱也要加油呀!”

“恩,拜。”

手嶋挂了电话,呆坐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大概过了一分钟,他想起刚刚说的话,从床上爬下来,坐到了书桌前。

“英语,国语,数学,现代史,就现代史吧。”

他看上去没什么干劲,找出了一本现代史的习题,摊放在桌上之后又开始发呆。为IH做着准备的古贺,青八木,扬言要夺回第一的苇木场,还有他那些队友的声音,不断在手嶋脑中闪过。

“不行不行。”

他甩了甩脑袋,想把杂念从脑子里赶走。然后从笔袋里拿出了活动铅。

“啪哒啪哒啪哒……”

他不停地按着活动铅的按钮,却不见有笔芯出来。他叹了口气,翻找笔袋,没有找到多余的笔芯。他拉开抽屉,也只找到一个空的笔芯盒。

“不是吧。”

他看了一眼窗外的艳阳,无奈地抓了抓头发。

“好吧。”

他起身,拿了钱包,离开了房间。向正在看电视的母亲汇报了一下去向,便出门去了便利店。幸好,便利店不远,步行也就10分钟左右,不过这大热天,多走一秒也是痛苦的。

伴随着便利店熟悉的开门音乐,手嶋踏进了与外面的如火如荼完全不同的世界。

“呼,得救了。”

他发出了一声较为夸张的感叹。走到文具架前,他轻易地找到了他需要的东西。他将笔芯拿在手里,犹豫了一下,又多拿了几盒,万一又用完了还要再出来一次,他可受不了。除了笔芯之外,他想也顺便买些其他的文具。 

“啊!俺觉得自己来到了天堂!”

一个操着关西腔的少年从门口走了进来,他的大呼小叫引起了手嶋的注意,可他所在的位置无法看到他。

“你别一惊一乍的。”

关西腔的少年似乎还有其他同伴,手嶋有些好奇,从货架后探出头来。

“好凉快啊,真不想出去了呢。”

手嶋看见了三个少年,满头大汗。带着关西腔的少年染了一头红发,正站在门口空调边上吹风。高个子的黑发少年正朝着冰柜的方向走去。还有一个戴着眼镜其貌不扬的男孩子,正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走过来。在与手嶋擦肩而过的时候,友好地点了点头。

“前辈们,你们也太……太……”

门口又走进了一个橙色头发的少年。

“哟,追上来了呀。”

“这么热的天,要不要这么拼命?”

“作为‘王牌’这点热都受不了吗?”

“谁说我受不了的!我是在担心你们啊!要保存体力,怎么能骑这么快,脱水了怎么办?”

“了不起啊,会关心前辈了吗?”

少年们互相打趣着,手嶋却不愿意再多看他们一眼。他们身上那件黄色的骑行服,让他觉得异常刺眼。

“看你难得这么懂事,作为前辈就请你一次吧,想喝什么?”

“真的吗?我要OrangeBeena!”

“你倒是一点不客气……”

“什么,假正经你要请客吗?那俺要宝矿力!”

“我没说要请你!”

“小野田,你在干嘛呢,假正经说要请客,你要喝啥?”

“咦!啊,对不起,因为今天是少年Champion的发售日,所以那个我……那个,我也宝矿力就可以了。”

“你们……算了,请就请吧。”

少年们拿了自己想喝的饮料,走到了收银台前。手嶋其实早就选完了自己要的东西,可是他却站在那里听着他们说话,无法做出其他举动。直到少年们离开,他才磨磨蹭蹭地去结账。

“您好,一共是500日圆。请问需要塑料袋吗?”

“啊,恩,好的。”

手嶋心不在焉地接过营业员手中的袋子,朝着门口走去。便利店透明的玻璃门,让他看见门外正在发生的事。那几个少年扶着自行车,正在说着什么。

“多谢惠顾。”

他觉得有些尴尬,其实想要等他们都离开了再出去。可是账也结了,营业员还还向他道了谢,似乎再在店里做逗留也有些奇怪。他走到门边,自动门打开,他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我回去要个塑料袋。”

戴眼镜的少年手里抱着他刚才正在看的漫画杂志,为难地说着。

“你也是,出来骑车还买本杂志。”

他的同伴嗔怪了一句。

“抱歉抱歉,真的很不好意思,你们先走吧,我一会儿就追上来。”

手嶋观察着他,觉得他看上去其貌不扬,似乎并不是个特别厉害的选手。倒是其他三个人的气势,让他想起了自己那位成为王者学院王牌的老同学。

“小野田前辈,我们可是全力在骑哦,你确定能追上来吗?”

“说什么呢,这可是上坡,行了走吧。”

红发的少年硬拽着橙发少年出发了,黑发的少年叮嘱了戴眼镜的名为小野田的少年一句,也骑上车出发了。

小野田转过身,准备回店里,却被站在身后的手嶋吓了一跳。

“啊,对不起!”

不知道为什么,他向手嶋道了歉。

“呃,你没做什么需要道歉的事吧。”

其实应该是一直在听他们说话的自己道歉才对,手嶋这么想着。

“啊,好像是哦。”

他用空着的一只手挠了挠头。然后绕过手嶋,想要回到店里。

“你等等。”

“是!有什么事吗!”

手嶋被他的反应弄得也有些紧张起来,他慌慌张张地把塑料袋里的文具拿了出来,把空塑料袋塞给了小野田。

“给你吧,你快去追你的同伴,我再去要一个好了。”

“咦?可以吗?”

“拿去吧。”

“谢,谢谢!”

小野田露出了感激的笑容,接过手嶋手中的塑料袋,拼命道谢着。他将杂志塞进了袋子里,把袋子挂到了自行车的车把上。在骑出去之前,还不忘回头再道了一声谢。

小野田踩动了踏板,手嶋看着他的脚,心想着,他或许和自己一样,根本不可能追上已经骑远的同伴。但是在踏板转动起来的瞬间,他发现自己错得离谱。这个战战兢兢地男孩,哦不,男人,用惊人的速度踩着踏板,明明他前进的方向,是个上坡,但是速度却快得惊人。

“卧槽,这么快!”

手嶋隐约听到了红发少年的惊呼。

“又是个天才。”

手嶋苦笑了一声。

才能,他所没有的东西,当他看见别人拥有时,他感到嫉妒。这种感觉啃食着他的心脏,在他的血液里流淌。他认为,放弃才是让它平静下来的方法。

 

 

又是一个盛夏,城下町栃木县宇都宫市看上去酷热难耐。而在这里,即将举行今年的全国高中联赛,公路赛。比赛前,选手们,有的紧张,有的兴奋,可他们都一样,有着同样一个目标。放下帐篷的帘子,外面的人无法知晓这只队伍正在进行怎样的对话,商讨着怎样的策略。

手嶋纯太,垂头坐在长椅上。他正在为这场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的高中联赛调整情绪。

“纯太,该出发了。”

青八木走进了帐篷,想提醒手嶋时间。

“青八木,我现在很紧张。”

手嶋没有抬起头。

“我也是。”

他的肩膀颤动了一下,似乎是在笑。

“我昨天做了个梦。我梦见自己放弃骑车了。”

手嶋微微抬起头,观察着青八木的反应。

“可是醒来之后,我发现自己并没有放弃,而且马上就要去比赛了。”

青八木沉默着,似乎在等他把话说完。

“所以我在想,如果有平行世界的话,那肯定会有已经放弃自行车的我存在吧。我觉得自己现在能走到这一步,一定是所有平行世界里最好的结局。我这么想着就紧张了起来,感觉如果我失败了,就意味着所有的‘我’都失败了。”

“并不是结局。”

青八木终于开口了。

“纯太是不可能,以放弃为结局的。”

“是吗?”

“恩,我可以肯定。”

“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手嶋纯太跑回家里时,就像发了疯一样,把他的母亲吓得不轻。他翻箱倒柜地找着,身体兴奋地发抖。母亲紧张地问他找什么,他却以问句作答。

“妈,我自行车钥匙在哪儿?”

他曾经认为,放弃才是让嫉妒心平静下来的方法。

 

 

“我相信,不管在哪个世界,我都不可能放弃骑车的。”

 

 

“我叫手嶋纯太,三年级。一年级的时候有加入过自行车竞技部,但是后来觉得自己不合适又退出了。说实话,都已经到三年级了,还突然想要重新开始骑车,我自己也觉得很奇怪。不过这也说明了,这次我不会再放弃的决心。”

 

 

“就算一度有过这种念头,肯定也会在某一天突然又复活过来。”

 

 

“总之,今天我重新入部,请大家多指教。”

 

 

“所以,这个世界的我,根本没什么了不起的。”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