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只是在画画V2.0

时间是威虎山被剿之后


“203首长,我有事相求!”

“怎么了长腿?”

“那什么,我请求换岗!”

“说说理由。”

“别让我再守着那个老八了,实在受不了。”

“那小子嘴挺臭的,你忍一忍吧。”

“不是因为他嘴臭!”

“那是为什么?”

“因为,因为,哎,这事儿我都不好意思说!”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怎么你了?”

“他没怎么我,是老杨!”

“啊?老杨对你做什么了?”

“不是对我,是对那个老八!”

“……你……这个……杨子荣他说要收编残党,所以他就经常去劝说老八,这个应该挺正常的吧?”

“这个道理我懂,可是他那不像劝说。”

“不像劝说那还能像啥呢?”

“像……啊呀,就是那个!”

“哪个?”

“就是……啊呀,老杨他,跑关老八那屋里。”

“恩。”

“然后把我赶出去。”

“然后。”

“然后我就在门口守着。”

“恩,接着呢。”

“接着呢,我就听着。”

“听着。”

“那老八见到老杨,那肯定就跟见到仇人似的对吧?”

“对。”

“他就骂骂咧咧骂骂咧咧,反正可难听了。老杨呢,一开始没出声,我觉着吧,老杨也不是会为这些事儿就生气的人。”

“恩。是啊。”

“老八乱七八糟骂了一通,发现老杨一点反应都没,就不说了。他不说了,老杨就出声了。老杨说,兄弟,骂够了吧,口渴了吧,我给你倒杯水。”

“挺像他的风格。”

“没一会儿,老杨突然大叫,诶你怎么咬人!我一听就推门啦,一推开,老杨就冲我吼了一声,只好又退了出去。我站在门外,风一直往脖子里灌,吹得我发冷,为了转移注意力,就继续听他们说话。老杨说,你别那么激动,瞧,水洒了一身不是。这么冷的天,要生病的。老八说,不用你操心。老杨又说了,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得对自己好些吧?”

“怀柔啊。”

“老八没出声,老杨也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又是老杨先开了口,他说……”

“恩?怎么不说了?”

“啧,他说,你这么绑着看上去还挺不错的。”

“啥?”

“你腿再打开些,像这样。老八吼了起来,操,你小子干嘛!”

“是啊,这是要干嘛?”

“我也不知道啊,我听着冷汗就下来了,也不能开门看,看了怕是不能回头了。”

“这杨子荣到底什么毛病……”

“接着老杨他就嘻嘻哈哈的,说着,这样好,这样更好了,你别动啊,就这姿势,这样你不累,我也省心。”

“听不下去了……”

“我也听不下去了,不过后来里头似乎就没多大动静了。还是说有动静也故意不让我听见呢?”

“他多久之后出来的?”

“要有两三个小时吧。可没把我冻坏了。”

“还挺久的。”

“首长?”

“不,没什么。情况我了解了,我知道你的为难之处了。不过吧,你说要换岗,你让我换谁去呢。威虎山刚剿灭,山上的那些军火,俘虏的那些土匪,都要派人处理,真是不好换。你能忍一忍吗?”

“你叫我忍,不如叫老杨忍。”

“也是……我会找他谈的……”

评论(1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