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物尽其用(五)

田大林把手抬了起来,他只要往前伸出去一点,就能拿到螺丝起子了。他的手举着,手指微微动了几下,放下了。想跨越这东西给自己带来的心理创伤,并用来杀人,这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又把视线转回到了吴志国身上。吴志国还是撅着屁股趴在那儿,看上去还没缓过劲来。田大林看着他出神,要不要杀,要用什么杀,几个问题在脑子里滚来滚去,怎么也想不出个答案来。

“你还是赶紧走吧。”

田大林被吴志国的声音唤回了思绪。

“我跟日本人约了晚上吃饭,现在也不早了,你别让他们撞上。”

吴志国一只手撑在床上,把上半身支了起来,身子一斜,侧坐在了床上。吴志国神是回来了,可两条腿还是软得使不上劲。

田大林听他这么说,也就没什么顾虑了。抓起床单,胡乱擦了擦下身,捡了被吴志国扔得满屋都是的衣服穿上,再把螺丝起子塞进衣服兜里,戴上礼帽就准备离开。他临走的时候,吴志国刚从那件绑着自己手的外套口袋里摸出烟,手被绑着,也不好点火,烟只能叼在嘴里,再去给自己松绑。

田大林的手插在大衣兜里,手里摸到了他平时用来点烟的火柴盒。他瞧着吴志国那个姿势,不知怎么,竟有些心软。拿出了火柴,走到他跟前,划上一根,把火柴送到了吴志国眼前。吴志国看了看火柴,又转头瞧了瞧田大林,就顾不上给自己松绑,把烟夹在了两指之间,对准了田大林递上来的火,把烟点着了。他深深吸了一口,又吐出烟圈。

“多谢。”

这只烟,让他在性事之后得以舒缓身心。原本就沙哑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慵懒。

 

隔天上午,田大林一早去了机械厂,去的比以往都早。也不是因为有什么重要的活儿要赶,只是他一晚上都没睡着,天一亮,干脆就起来了。可到了机械厂,他也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两只眼睛还充着血丝,车坏了好几个零件。工友问他发生了什么,他就只低着头,一言不发。后来厂长瞧见了他的模样,就给他放了半天假。

田大林浑浑噩噩地走在路上,路也不看好,撞了水果摊一次,踩了狗尾巴一次,被车子按喇叭两次,就跟梦游似的。稀里糊涂踏进胡同口,又和隔壁的大妈撞在一起,撞翻了人家一篮子玉米。大妈倒没生气,还关心地问了田大林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田大林还是不出声,只是低头帮着捡玉米。那大妈也知道他是个一巴掌打不出个屁的闷蛋,也没再多问。

“大林啊,你别捡了,你家好像来客人了,既然回来了,就去看看吧。”

玉米没捡几根,大妈就不让他捡了,推搡着他,让他回自己家。田大林怀着歉意,朝大妈点了点头,就往自家走去。还没进门,就听见了宋雅娟的大嗓门。既然是她,那必然是来找田三林的。田大林回头看了看胡同口,大妈已经捡完了玉米,站在那里朝他挥手,意思是叫他快进去。

田大林伸手推开了门,院子里的人齐刷刷地朝他看了过来。

“啊哟,大林哥怎么回来了!”

宋雅娟边问边迎了上来,明明田大娘和田三林也在场,她一个客人倒是比自家人还热情,简直没把自己当外人。

在院子里坐着的,除了这三个人之外,还有个男人背对着门坐着。听见动静,缓缓从凳子上站起来。田大林看着那背影,脑子就炸了,魂也回来了。那人转过了身,田大林瞧清了他的脸,那脸型,那五官,别提多熟悉,简直和自己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人穿了件灰色西装大衣,鼻梁上还一本正经地架着副眼镜,看着像是个做生意的老板,唯一没改动的就是他那大背头,倒让他透出股暴发户的味道来。

这人不是吴志国是谁,换了那身伪军皮田大林也不能认错,这要再来一个长得一样的,可真要吓死人了。

“大林哥快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吴……吴老板,他来北平谈生意,住我们六国饭店。他刚来的时候可真把我吓坏了,所以想着一定要介绍你们认识。”

宋雅娟说着就拉起了田大林的袖子,把他拽进了屋里。

“吴老板,这就是我跟您说的田大林,大林哥呀,瞧瞧长得多像,真跟照镜子似的。”

吴志国正盯着田大林上上下下地瞧,脸上的表情惊讶中带着喜悦,演得别提多像。

“太像了,真的太像了,田先生,我叫吴志国,幸会幸会。”

说着就伸手去抓田大林的手,大约是个想要握手的意思。田大林手一挥,把吴志国的手挡开。吴志国的手僵在半空,气氛一下重了不少。

“诶,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吴老板不要见怪,他就是这个德行。”

一边的田大娘一看气氛不对,赶紧出来打圆场。

“是啊,我大哥他胆子小,大概是给吓着了。”

田三林这话听着像帮衬,仔细听听就觉得像是在损人。

“哦,我懂,我懂,是长得太像了,我也有点被吓着了。”

吴志国表现得很客气,教养很好,倒显出田大林的不妥来了。田大娘见吴志国没生气,赶紧拉着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要他坐下说话。田大林杵在那儿,硬邦邦地像块木头,脸黑着,头坑着,一声不响。

“你这熊孩子,怎么了这是?还没问你呢,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等等,你去哪儿?”

田大林一句没搭理田大娘,直往厨房冲,把田大娘气得直跺脚,可有客人在也不能表现得太失礼,脸上还得摆出个笑脸来。

没一会儿,田大林从厨房出来,手里拿了把菜刀,把所有人都吓得叫起来。他走到吴志国跟前,把刀提起来,冲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就砍。吴志国闪得快,田大林砍了个空。接着想再砍的时候,就被田大娘田三林宋雅娟团团围住。

“你个熊孩子,你干嘛呀!”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有话不能好好说,不是,我说你这会儿拿刀怎么手不抖了?”

“大林哥,你别冲动啊,吴老板没有恶意的。”

三个人围着田大林一直劝,劝着劝着田三林找准机会就要夺菜刀。田大林气不打一处来,那菜刀就朝向了田三林。吓得众人又是一阵乱喊。

田大林把菜刀拿在手上,也没真砍下去,就觉得一股火在五脏六腑里窜,实在是受不了。他把菜刀往地上一扔,哐当一下,一群人都安静了。

“你们他妈都瞎了。”

田大林气吼吼地扔下这么句话,头也不回地又出了门。院子里鸦雀无声了几秒,田大娘突然就哭了起来。嘴里说着,家门不幸,儿子没教好对不起祖宗之类的话。田三林在一边安慰着,宋雅娟也想说话,被他瞪了回去,好不尴尬。可最尴尬的,势必是吴志国。

“我看,我还是先告辞了吧?”

听吴志国这么一说,田大娘哭着跟他道歉,客气地还要他再留一会儿。

“娘诶,算了吧,你看人还能在我们家坐得住吗?让他走吧。”

最后还是田三林的话起了作用,吴志国又跟着寒暄了几句,总算出了田家。走在胡同里,被大妈大爷远远地盯着瞧,跟看猴戏似的。

出了胡同口,往前走了一段,在一个巷子口被人一把拽住,拖进了巷子里。

 

送走吴志国,田家的院子里总算是清净了下来,只是田大娘还在抽抽搭搭地骂着自己不争气的儿子。田三林听得心烦,劝也劝不动,赌气一样坐下来喝起了茶。

“啊呀,田大娘你别气了,反正人吴老板晚上就回南京了,哪儿还能记得这么点事儿。”

宋雅娟还在劝着,毕竟人是她带来的,事情搞成这样她心里总也有些内疚。

“哎,不气,不气,气也没用。你看这个吴老板,和我们家大林长这么像,怎么能差这么多。人家吴老板年轻有为能当大老板,说话也客客气气的。”

“得了得了,人都走了,长再像也不是你儿子,别瞎惦记了。再说了,大哥怎么就不年轻有为了,我跟你说现大哥在机械厂可是顶梁柱,他要是不干了,厂也该倒闭了。”

田三林边说边拉着田大娘坐下,言语之间,田大娘的脸色有转好的迹象。

“还有那个什么吴老板,你看他人模狗样的,私底下指不定是个什么货色呢。你说是不是宋雅娟?”

一下被点了名,宋雅娟心下一惊。田三林满口胡话还真给他说对了,宋雅娟还真是知道吴志国的身份。可吴志国嘱咐过她不能说,她就不敢说了。

“你,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宋雅娟话接得结结巴巴,脑子里盘算着怎么岔开话题。

“不问你问谁?你瞧你,穿得人模狗样,像个大家闺秀,其实骨子里就是八大胡同……啊哟,你怎么打人。”

宋雅娟还是高估了田三林的智慧,他这犯浑的话,正好给了宋雅娟一个借题发挥的机会。

“你说什么呢田三林,说什么呢你!”

她不停扇着田三林的脑门,宋雅娟打得也不重,他伸手去挡基本也没被打疼,但还是假模假样地叫唤着。

“我说你别来劲啊!唉不对啊,人吴老板都走了,你还在这儿干嘛,赶紧回六国饭店去!”

田三林这句话一出口,宋雅娟还没接上话,田大娘倒是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手里拿了她那根老长的烟管,照着田三林的腰就要打。

“你个熊孩子!好的不学,学你大哥,还会赶客人了是不是!”

田三林跳了起来,满屋子乱窜,田大娘就追在后面打。

“我的娘唉,大哥惹你生的气,你不能撒我身上呀!”

 

吴志国被人拽进了小巷子里,倒是一点都没惊慌,他早有了心理准备,知道田大林会来堵他。

“你他妈干嘛来的?”

吴志国被田大林摁在墙边,田大林往他身前一站,让他无处可逃。他瞧着这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贴得这么近,忍不住就笑了。他把嘴凑到了田大林的耳边,轻轻呼了口热气。

“想你了。”

田大林一惊,捂着半边脸往后退了一步。吴志国瞧他那样,都笑出声了。这就把田大林惹毛了,他模了口袋,从里头掏出把匕首来,抵在了吴志国的脖子上。

“说实话。”

匕首明晃晃地透着凉气,贴在皮肤上,还是底下就是动脉的皮肤上,是个人都笑不出来。吴志国自然也就不笑了,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

“来找你还我人情。”

“我欠你什么人情了?”

“我昨天可是提醒你让你走了啊,你该不是忘了吧?”

吴志国虽然没再笑,可嘴角还扬着。声音沉沉地压着,溜进耳朵里,弄得耳膜都开始发痒。

“你昨天提了裤子就走,我可惨了。你前脚刚走日本人就来了,我都来不及收拾,只能随便找身干净衣服先穿上。你他妈没完没了射了我一屁股,我坐下了就不敢站起来了,怕别人以为我尿裤子。”

这伪军说话直接的很,没脸没皮地让田大林的脸一阵青又一阵红。田大林皱紧了眉头,手上的匕首又贴近了吴志国的脖子一些。吴志国头向后缩了一下,后头就是墙壁,躲也躲不了。

“要这么说,你也欠了我人情。我没杀你,你该谢我。”

吴志国笑得更开了,他那双黑亮的眼睛里照出的是一张和自己一样的脸,他确定了这张脸的主人不会下手杀他。

“你不杀我可不是就是因为你觉得欠我人情嘛!要不是,就痛快点抹了我脖子。”

田大林也觉出来了,自己确实是下不去手的,眼前这人分明是个汉奸伪军,他的行事作风都不像个正派的人。可对自己的态度,有种说不出的暧昧,不同于情情爱爱的那种,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就和他抽烟时一样,脸隐在烟雾中,迷迷糊糊的。田大林也知道,若是想让他说出他隐藏着的东西,那可比操他一次还费劲。

“你先说说要我做什么吧。”

田大林收了刀子,等着听吴志国说出什么来,说出的话里能不能对他这个人有些更深的了解。

“这件事对你来说可不亏。”

吴志国解开外衣的扣子,从里头穿着的西装马甲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

“你帮我杀个人。”

田大林接过了照片,照片上是个大胖子,穿着身伪军制服,看军阶和吴志国差不了许多。

“你要我杀你同僚?”

“对,这人也是个剿匪大队长,常年与我不合,这次原本说好一起来北平。臭胖子说临时有事要晚一天,当时还没明白,碰见你才知道,这是拿我试水呢。”

吴志国说得时候咬牙切齿,看来确实积怨已深。田大林死死盯着那照片,也不知道该不该信吴志国的话。

“你别是给我下套吧?”

“哪儿能啊,我要抓你,直接带日本兵来就行了。你放心,这胖子肯定收到消息知道我来了之后屁事没有,警备一定松懈。你杀了他,还了我人情,就能安心来杀我了。你一连杀俩剿匪大队长,多大的功德?”

田大林觉得这事儿他确实不亏,可听吴治国的意思,一定要他今天晚上动手,他就有些不放心了。

“不行,我信不过你。”

想来想去还是拒绝了,把照片还给了吴志国。吴志国也不为难他,把照片收了起来。

“你换个。”

吴志国眼珠子一转,看上去像在打什么坏主意,田大林就有些后悔了,他想起吴志国那些变态的法子,就脊背发凉。果不其然,吴志国突然伸手抓了一把田大林的屁股,笑得像个逛窑子的嫖客。

“那你让我操一回。”

田大林骂了一声,又把吴志国摁回了墙边。吴志国没挣扎,也没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倒是田大林把吴志国的外套敞开了,手伸进去在他胸口一阵乱摸。

“唉,这大白天的。”

田大林知道吴志国这话的意思,懒得理会,从他胸口的口袋里把照片拿了出来。

“非得今天晚上吗?”

“你要是晚上不乐意去杀人,那就到六国饭店来找我。”

“操你妈。”

田大林把照片放进了口袋里,转身就走。

“你倒是告诉我选哪个?”

“杀人。”

 

这天晚上,北平火车站出了人命,死了个汉奸,可杀人的是哪路英雄谁都不知道。而这位英雄,自己也是个被人忽悠的主儿。稀里糊涂地,到了第二天才从梁家大小姐口里得知,叫他去杀人的人,就是在他杀人的那个时候乘上了回南京的火车。

“吴志国我操你大爷的。”

虽怒不可揭,却也只能骂句脏话解恨。



FIN



虽然肉完了就没人催我了,但还是要善始善终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