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来个方世玉梗

乔家二小姐年芳二九,正是风华正茂。乔家老爷英俊不凡,夫人年轻貌美,这掌上明珠相貌自然也不俗。至于性格……也是相当不俗,不提也罢。可眼看着到了适婚年纪,却无人登门提亲。家中长辈心急,商议再三,决定为小姐比武招亲,由乔夫人亲自主持。在擂台处设一巨型石柱,淋上油,顶端放一瓶龙舌兰酒,招亲者攀爬油柱,同时与乔夫人比试武艺,若能不被乔夫人推下,且爬上柱顶夺得龙舌兰酒,便可娶乔二小姐过门。

擂台设好半天有余,竟不见有人来比武。那油柱被炎阳烤得发热,四周散起一股油雾,本是炎夏,这会儿更是酷热难耐,连来凑热闹的人都少了许多。

乔家小姐头带红绸,酷暑之中已是难以忍受。伸手欲掀头盖透气,却被乔夫人拍落。乔夫人此刻也渐渐失了耐心,盘算着如何不失面子撤了这擂台。恰巧此时,一位外乡男子不明真相,被凑热闹的当地人怂恿着要上擂台。

这男子相貌俊美非常,一头金发于日下闪闪发光,一双碧眼不知能勾去多少姑娘的魂。乔夫人一见便觉满意,恨不得把这男子直接绑走和自己不争气的女儿成亲。可擂台摆在这儿,乔家家大业大,不能折了面子。乔夫人强忍心中念想,起身来到擂台前。

外乡人报上姓名,竟是意大利的谢家长子。谢家家业与乔家相比,绝差不了多少,乔夫人一听,这门当户对,更是欣喜。

谢公子彬彬有礼,让乔夫人先上石柱,乔夫人未有推诿,伸出两根芊芊玉指,轻点在石柱上。顺时,指尖仿若有电流窜出,将手指紧紧吸附于油面之上。乔夫人轻轻跃起,两双玉手交替扶在石柱上,一下蹿上一丈有余。谢公子抬头,与乔夫人对视,欣然一笑,如法炮制,用了相同的波纹气功术追了上去。

乔夫人瞧谢公子,年纪轻轻,竟有如此修为,便下定决心定要他做自己女婿。出手的力道也就轻了几份,皆让谢公子挡下。两人一边过招,一边向上攀爬。爬到中途,忽觉出这谢公子有些不妥的毛病来。

这毛病,就在嘴上。

“乔夫人,或许是在下太过失礼,您看上去顶多二十岁,不像是已经生养过孩子的。”

“乔夫人保养地如此好,不知是有什么诀窍。哦,在下失言了,您是天生的美貌。一定是前世行善,上天便赐您今世不老容颜。”

“我若是老天爷,一定将您这样完美的女性留在身边。不过您既然落入凡间,那便是上天给在下结识您的机会。”

谢公子一条巧舌,花言巧语说个没完,听得乔夫人心中烦躁,下手渐渐重了,谢公子就有了难以招架之势。毕竟年轻,功力岂能与乔夫人相比,内劲波纹眼看就要见底,身子摇摇欲坠。乔夫人心里还在犹豫,到底女儿是让他娶走呢,还是不让。见谢公子坚持不住,第一反应是伸手去捞。谢公子一看,以为乔夫人是要补刀,本想躲避,可已然来不及,只能想出借力打力的招式来。反手将乔夫人的手腕制住,往自己怀里一带。乔夫人未有防备,这一下却和自己未来的女婿抱在一起。

石柱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见这场面,更是热闹非常。人群中有个德国佬,竟是喊出了一句“干脆把丈母娘一块儿娶了吧。”。

乔夫人羞愤难忍,一把将谢公子推开。谢公子为稳住身形,手指抠进了石柱上的缺口中。乔夫人见状,惊呼一声小心,一脚把谢公子踩落。就在此时,石柱中喷射出了一股滚油,谢公子若不是挨了这一脚,怕已身首异处。他急急抬头看去,乔夫人早已轻身跃过油面,脚下放出波纹,稳稳踩在油面上。

“母亲,小心!”

这也是始料未及,本在一旁观战的乔小姐,因为母亲突遇危难,情急之下竟是揭开了盖头。谢公子为睹小姐芳颜,赶忙将头转向看台。

乔小姐原本端坐在看台上,只看身形,确实比普通女子健壮不少,谢公子对此并不在意,只当她是丰满。谁曾想,站起身后,竟会比自己更高大威猛,一身腱子肉把紫色连裙撑满。那脸更是好看,浓妆艳抹,却盖不住那鹰目剑眉,脸型硬朗飞凡。这样的长相若是一名男子,自是能与自己相提并论的好男人,可惜竟是长在了女人脸上!

谢公子惊吓非常,眼珠一转,收了波纹,从石柱上滑了下去,落到了地上。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