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鲁史段子

自东平,东昌两战告捷之后,梁山已及一百八人。天降石碣天书,上刻各好汉对应天罡地煞。众兄弟于石碣之上寻得姓名,知晓所属星宿。众人暗自揣摩星宿之意,实属情理之内,九纹龙史进亦是如此。只是他前思后想,实在想不明白,这天微星的微字究竟是何意。自己一人想不明白,便去了那花和尚鲁智深的住所,好与他一起讨论出个门道来。

“哥哥你说,我这个天微星究竟是何意?”

鲁智深瞧他眉头紧锁,确有苦恼之色,心中不解,心中暗道就这么个鸟事有甚可想?

“想那王英哥哥身形矮小,所属地微星,那也是有些道理。可我一表人才,玉树临风,怎就对了个微字?”

鲁智深没有言语,只是目光所及之处,从史进的脸上一路向下,停在那下三路处。史进可不是憨傻之人,猛地把酒碗砸在了桌上,站起了身。

“大朗莫要生气,洒家只是开个玩笑。”

鲁智深自觉有错,连忙安抚。可史进不予搭理,站在那儿解起了裤腰带。

“啊呀,你这是做什么!你喝了这么多酒,在俺这儿脱裤子,是想要解手不成!”

史进手上没停,外裤已经落地。

“让你瞧瞧小爷我是不是微!”

鲁智深顿觉尴尬,伸手阻挡,两人就这么较起了劲。

“兄弟,是洒家不对。”

史进几番想解开里裤不成,心中便有些恼怒。

“你这秃驴,这种事怎能随意说笑!兄弟我今天不仅要脱自己裤子,也要瞧瞧你那鸟东西,想来它还未必有我的大呢!”

说罢,舍了自己裤头,反倒去解鲁智深的。鲁智深措手不及,裤子被史进拉下一半。

说来也是巧了,那行者武松,白日里无聊,找了杨志,施恩,张青,孙二娘,一干二龙山来的兄弟,带了几坛酒,也到了鲁智深的住处。没曾想,一推门,就见鲁智深与史进二人拉拉扯扯衣冠不整,愣在原地。

“武松兄弟,你这么大个人别挡在门口啊!”

孙二娘在他身后推了一把,把头往里一探,也是一愣,可反应快了武松许多。她硬是把武松往后拽了一步,闪身上前,把大开的门又给关上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其他几人不明所以。

“没事,啊不,有事,哥哥他有事,我们改日再来吧!”

众人竖耳听得门内听听框框一阵混乱,心道看来确实有事,便都扫兴而归。也没人去注意门内鲁智深那几声“撮鸟”。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