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醉酒 (CP:鲁史)

一口气把写好的几篇全扔上来,还真是引来不少人呢,大家不要光点赞,和我聊聊天好吗_(:з」∠)_

有道云的链接有时效的_(:з」∠)_,我再试试图片,希望不要被删

 肉,慎入
 ——————————————————————————————

话说,这史进几人打少华山上的梁山来,山寨各兄弟,自是要大摆宴席,为哥几个接风洗尘。酒过千巡,这些个好汉们,各个喝得东倒西歪,四仰八叉。

史进高兴得紧,想着一夜间竟交了这么多兄弟朋友,往后还能和他那鲁智深哥哥同住一个山头,喝得自然是多了。他那俊俏白净的脸,这会儿被酒熏得通红,人迷迷糊糊的却还要端起碗来喝。

神机军师朱武,他是个聪明人,兄弟们递过来的酒,能喝的都喝了,能不喝的都避开了。这偌大的聚义堂,上百的好汉,还能好好站着的就只剩他了。他瞧见史进已经喝得稀里糊涂,却还拉着鲁智深拼酒,便上前去劝。

他道,兄弟莫要再喝了,这都喝得要不省人事了。咱们哥几个连夜赶路,你不累啊,赶紧回去歇着吧。说着就想把史进拽起来。

朱武虽说不上是文弱书生,可与常年习武的年轻小伙比起来力气自然是小了许多,再加上这人一喝醉了就会瞎折腾。朱武扯了他半天没扯起来,还挨了他两拳。

哥哥你好生没趣,我还能喝呢。史进嘴里头含含糊糊,脚底下像是踩着棉花,这身子刚被朱武拽起来些,人站不稳,又倒了。这一倒,半个身子都压在了身边鲁智深的身上。

鲁智深也喝得迷糊呢。突然身上压了个暖乎乎的东西,伸手就往怀里一捞。上上下下摸了摸,摸出个人形来。他晃了晃他那颗光头,仔细瞧来,原来是他史家大郎,被他摸得发痒,咯咯直笑呢。鲁智深见他笑,自己也乐了起来。这就叫站在一旁的朱武尴尬非常了。

史进半边身子被朱武拽着,半边靠在鲁智深怀里,怎么都不是个舒服的姿势。干脆把朱武甩开了,一屁股垮坐在鲁智深腿上,整个上半身挂到了他身上,有些个撒娇的意思。

他同鲁智深说,朱武哥哥他,自己不喝,还不让兄弟我喝。

鲁智深听得哈哈大笑,嘴里说,那洒家陪你喝便是了。伸手在酒桌上摸起了酒壶。

朱武在一旁看着,就不想管了,管多了还是自个的不对,便摇着头走了。

鲁智深在桌上摸来摸去,摸了几个壶,全是空的,只得同史进说,酒没了。

史进正迷迷糊糊枕在他肩上,闻言抬起头来,没了?他问。

没了,鲁智深摇头。

史进不信,也伸手去摸,摸了几个颠了颠,确实是没了。

鲁智深见他心中不快,抓了他的手说,大郎若是还想喝,上俺屋去,俺屋里有酒。

史进听了,笑了,忙不迭地说好。

那兄弟你起来,咱们一同去。

史进赖在他身上,直摇头,不起来,起来你要是跑了,我就没酒喝了。

鲁智深随口骂了他一声,又道,那你可抓牢了。说罢,身上一使劲,托着史进的屁股就站了起来。

史进未防,身子晃晃悠悠就要往后倒,赶紧搂了鲁智深的脖子,两条长腿更是缠紧在他腰上。

抓紧了吗?鲁智深问。

抓紧了。史进答。

鲁智深这便迈开步子,朝聚义堂外走去。他也是吃多了酒,本就脚下虚浮,身上又挂了个人,更是走不稳。他怕走着走着,史进就掉下去了,就一路上抱着他的腰。

史进喝多了不老实,在人怀里扭个不停不说,还上下其手,在鲁智深身上这捏捏那摸摸。早些刚结识的时候,他就对鲁智深这一身栗子肉惊羡不已。虽然自个身上多少也有,可总得说来,还是算个清秀少年郎。

你这厮,把洒家当大姑娘摸不成,手脚这么不老实。鲁智深虽然嘴里嗔怪,倒也听不出怒意来,任他胡乱摸着。

史进嘿嘿一笑说,哥哥这身段确实是美妙无比,另弟弟我爱不释手。

这史进虽瞧着年轻,可却是个情场老手。鲁智深听他拿同姑娘风花雪月时说的话来寻他开心,心里自是有些不满。

大郎说笑了,要说身段,当是兄弟你这样的才好。说着在他腰上掐了一把,不算瘦,也没太壮,摸着软乎乎滑溜溜的。

这听上去像个泥鳅。

大郎怎能是泥鳅,你是青龙,下得了水,飞得了天,抓都抓不住。

史进闻言直起了身子,看着鲁智深道,哥哥这不是正抓着呢吗?

说着话呢,这刚好就到了鲁智深的房门口,他也没推门进去,在原地站住了。晚上月色不错,正好能把怀里人瞧得清楚。怀里的人也正瞧着他,一双大眼睛里带着酒气,在月光下熠熠发着光呢。

怕你跑了,该含着才好。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