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花和尚 (鲁史)

 放过我好不好,再不行我吃禅杖……


 

所谓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梁山上成百上千的好汉,虽然都是称兄道弟的关系,可这兄弟之中还能细分出知己来。有些个爱附庸风雅诗词歌赋的,每日在一起吟诗作对。有些个喜爱舞刀弄棒的,每日切磋武艺。山上还有些鸡鸣狗盗出身的,也聚在一起讨论些偷鸡摸狗的事。

矮脚虎王英与小霸王周通二人,也可说是一见如故,臭味相投。平时扈三娘在的时候,王英还知道收敛。恰巧这几日扈三娘回扈家庄去了,这王英可算是猛虎出笼,嘴里污言秽语,小媳妇大姑娘全蹦出来了。众人在聚义厅喝酒呢,他和周通二人,也不顾有女将在场,只顾在那儿开黄腔。 

旁人碍于兄弟情面,都懒得理会,只有一人是个直肠子,肚里藏不住话,那就是花和尚鲁智深。

鲁智深猛地把酒碗砸到桌上,砰地一下,桌上的酒坛子全跳了起来,撒了一桌子酒。一瞬间鸦雀无声,只见这胖和尚一脸黑气,表情凶恶,半点没有出家人的慈眉善目。

鲁智深说:“你们这两个鸟人,嘴里尽是些欺男霸女的事,哪里像好汉,洒家不愿与你们同桌共饮。”说罢站起身来,大跨步就走出了聚义厅。鲁智深一走,有另几个人也纷纷起身离开。

周通吃过鲁智深的苦头,见到这个情景不免心里发慌,就不敢再言语了。王英就不乐意了,也没见其他人说什么,鲁智深这脾气也不懂是哪儿来的。王英扯了周通到一边,与他抱怨,他道:“你说这花和尚,平日里只见他喝酒吃肉,不曾见他吃斋念佛,怎么一说男女之事就摆出了道貌岸然的出家人样子?这是存心和咱们过不去,找不痛快!”

周通其实心里也不高兴,可嘴里还是说:“哥哥你可不知道那和尚的厉害,甭管他是怎样的人,他要是不愿听,以后就莫在他跟前说了。”

王英听他这么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拿拳头在周通背上使劲一锤,锤得周通一个踉跄,他说:“那和尚有什么了不起,你矮爷爷非要治他一治。”

周通忙说:“万万不可啊,那和尚的本事可大着呢,怕是你我联手也打不过他。你单瞧他手里那把禅杖,足有六十二斤,他挥舞起来活动自如。就咱们这身板,他还不是跟提小鸡似的。”

王英一跺脚,又拿拳头一顿捶打,他说:“难怪要被那和尚欺负,你就这点出息,俺也想打你!”

“那咱们是打不过他呀!”周通一边躲着拳头,一边还想继续劝说。王英觉得自己花力气锤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也没什么用处,就懒得再动手。

王英又道:“大家都是自家兄弟,不管打不打得过,为这么点事出手总是不好的。”

“你刚还打我呢。”

王英白了周通一眼,说:“俺自有办法,俺倒是要瞧瞧,这花和尚到底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说着,做了个手势,让周通附耳过去。

周通把耳朵凑了过去,就听王英将他那方法讲了。听罢,周通惊叹:“哥哥好计啊。”二人对视,一同笑了出来。

鲁智深生性豪爽,碰上什么不顺心的就要动怒,可怒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没过几日,他就把周通和王英这个事连同这两个人一起,忘了个干净。 

又是一日,打虎将李忠忽寻得鲁智深,说是要下山采买些军需,希望鲁智深陪同。

李忠是九纹龙史进的开手师傅,鲁智深平日与史进交往甚密,可与李忠并没有过多的往来,要找人陪他下山,怎么也轮不到鲁智深。鲁智深觉得怪异,可他却是个热心肠,爽快地答应了下来。此去山下,一来一回,花了大半日。一路上,李忠一直没说话,看上去心事重重。鲁智深见他如此,心中不快,暗道他与自己同行如此郁郁寡欢,既是不情不愿,又何苦来找这个不痛快?

鲁智深口直心快,问了李忠一回,李忠却只给了他一个欲言又止的表情,至此两人的话就更少了。待采买完了,回到山上,已日落西山。鲁智深同李忠是一刻都待不住,再加上腹中有些饥饿,就更急于离开。李忠见状,又把鲁智深拦下了。鲁智深这下可算是忍无可忍,把手里的禅杖往地上恶狠狠地一戳,破口骂道:“你这厮,到底要做甚!你要洒家陪你采买,洒家去了。如今采买完了,还不让洒家离去,又是何意?洒家看不得你这种扭扭捏捏不爽快的样子,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李忠不得已,把心一横,扑通就在鲁智深跟前跪下,他道:“哥哥,我有话同你说!”

“你说便是了,这又是作何?”

李忠说:”我这是为我那兄弟周通跪的。哥哥,我说之前,望哥哥能答应,千万不要与我那兄弟一般见识。“

”你起来说话。“鲁智深伸手去搀扶,李忠却不肯站起来。

”哥哥,你答应我,我就起来。“

鲁智深一摆手,就说:”哎呀,洒家为何要与他一般见识?你到底有什么事,不说洒家就走了,你跪着吧。“

”我说,我说!“李忠见鲁智深真的转身要走,赶忙把事情始末细细说来。

原来那日聚义厅上,鲁智深黑着脸离开,王英和周通二人就想了法子,合谋要对付鲁智深。他们知道比功夫,那是远远不及鲁智深,但又想让他服软,就想出了个法子,叫鲁智深与他们一样晓得女子的好,自然就不能再与他们不和。二人到山下寻了家青楼,花银子买了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上山来。让李忠找理由把鲁智深支开,他们就将那女子安置到鲁智深房中,待鲁智深回屋,便叫这女子用浑身解数,好生伺候 。

听到此处,鲁智深道:“那洒家不予理会,叫她下山便是。”

李忠道:“可不只是这女子,周通和王英二人,向那妓院老鸨讨来了一壶酒。”

“什么酒?”

“如今天下不平之事许多,有良家妇女被迫无奈,在青楼妓院卖身。有些性子烈的,打死不从,老鸨便骗那些女子喝下此酒。一旦喝下,就会情难自控,急于与人交合。无论男女,皆是如此。若是哥哥不知情,被那女子骗喝了那酒,那事也成了。”

“那洒家要是不喝呢?”

“他二人,知道哥哥不会轻易喝那酒,便叫那女子编个凄惨的身世,在哥哥面前哭诉。说自己本是良家女子,家境贫穷,只得卖身作妓。此番被买上山来,遇见哥哥,脱离了苦海,应当谢你。用那酒来敬你,哥哥定要饮下。哥哥一旦喝了,这事就成了。”

鲁智深听罢,怒不可遏,就要去找那二人晦气。李忠跪在地上,一个劲为他那兄弟周通讨饶。

”我兄弟只是受王英挑拨,他自从在桃花山被哥哥你教训过之后,再也没做过欺男霸女之事,哥哥你饶过他吧!“

鲁智深心想,你李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两个人都开罪了洒家,怎地只为周通求情,好似那王英被洒家打死也无妨。

“洒家知道了,不去找他便是。”

李忠闻言,再次拜谢,站起身来道:“不知哥哥是否有需要小弟效劳之处?”

“不必了,洒家这就回去,把那女子赶走。”

说罢,鲁智深再不多言,急忙赶往住处。行至屋外,把门推开,往屋中瞧去,竟是一个人影都没看到。 

他进到屋中仔细瞧来,只见桌上确实放了一坛酒,这酒他清早下山时不曾再此。再瞧到床上,早上离去时他已将被褥叠好置于墙角,此时却是铺开了的,被窝隆起,定是有人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鲁智深来到床边,冲着被子里的人说:“姑娘,请你上山的人,要你做什么说什么,洒家都已知晓。若你能听得一句劝,洒家就不为难你。”

鲁智深说完,等待了片刻,见那被子里的人毫无理会,心道,莫不是等候许久,睡着了?

他伸手抓住了被角,想将这女子拽出来说话。就在此时,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这手虽是细长白净,却比寻常女子大出一圈。手掌中有茧,不是常年做重活,或是习武,断然长不出这样的茧子来。这手握着他的手腕,手劲极重,绝不是女子所有!

就在鲁智深惊诧之际,被子里的人用力一掀,想把被子盖到鲁智深的脸上。他伸手去挡,把被子推到一边,这才看清了被子里的人。

竟是他那兄弟,九纹龙史进。

鲁智深心中一惊,道:“兄弟你为何再此?”

史进未答,手上一用劲,拧着鲁智深的手腕,想把他拽到床上。鲁智深身似千斤,被史进一拽,虽是未倒,身形也是有所晃动。史进伸出腿挂到了鲁智深腰上,下腰用力一沉,终于把把鲁智深绊倒。

鲁智深仍不明所以,可毕竟是常年习武,见史进与他有相斗之意,便较上了劲。他一只手被史进抓着,另一只手撑住床板,稳住身形,还是没有扑倒。史进腿上再用劲,也无法动摇他分毫。史进干脆放开了鲁智深的手腕,把手在床上一撑,腿勾着他的腰,一个挺身从床上翻起,竟是坐到了鲁智深的后腰上。鲁智深身上坐了个人,可仍旧未倒。

史进一只手按着鲁智深的后颈,一只手握成拳头在他的后背上一阵捶打。鲁智深一身的膘肉,拳头落在身上发出了啪啪啪的声响。虽然声儿大,可史进毕竟下不去狠手,鲁智深觉得疼,但却不是极疼。鲁智深心想,若是此时自己一挺腰,就能把史进从身上甩下去,再用手把在按在床上,那便是风水轮流转了。 

鲁智深正想着,史进却停了手,他开口问道:“你这秃驴,既已出家为僧,为何还要行这等苟且之事?”
  鲁智深不知这质问从何而来,便反问他:“洒家什么时候做过苟且之事?难道兄弟你还不清楚洒家的脾气!”

“史进也知哥哥是光明磊落之人,可史进亲眼所见还能有假?”说罢,史进抬手又要捶打。

鲁智深知他此刻什么都听不进,便照着心中所想,一抬腰,把腰胯一甩,真就把史进甩到了床上。不等史进做出反应,一把将他抱住,牢牢地压在身下。

鲁智深把史进抱住才得以仔细打量他这兄弟,他涨红了脸喘着粗气,大约是气的。他那双如明星般的眼睛整瞪着自己,泛着红,眼眶之中竟有些湿润。鲁智深瞧着心下一惊,便道:“大郎你作何打俺?是受了什么委屈?”

史进扭了扭身子,发现鲁智深抱得极紧挣脱不开。便喊了一声:“快放开!”

鲁智深说:“话说清楚了,洒家自会放开!”

史进无奈,再不做挣扎,只得将自己所见详细说来。

史进说:“今日小弟闲来无事,本打算来找哥哥你喝喝酒说说话。可到了哥哥住处,非但没见着哥哥,还在哥哥屋中碰见个妖艳的女子。那女子见小弟进门,殷勤地迎了上来。她一口一个大王,还说要服侍小弟。小弟心想,哥哥你是什么样的人物,怎能在房中藏这样一个风尘女子?便呵斥了她,并叫她离开。没想到这女子忽然跪在我跟前,说若是不能讨好我,买她上山的人就要打死她!小弟顿时怒上心头,问她是何人买她来的,她却说自是这屋中主人!”

鲁智深听到此处终于明白了始末,他道:“兄弟,你误会洒家了。”接着,他将周通王英二人如何与自己结怨,又如何找来那青楼女子都与史进说了。

史进听罢又羞又恼,脸更是胀得通红,眼中满是后悔,湿漉漉的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鲁智深,两片嘴唇微微张着,气息比方才更乱。鲁智深见了更是心疼,又把史进抱紧了些,他道:“大郎莫要自责。那女子想是也不知是何人买她上山,既然把她安置在俺屋中,她定就以为是洒家买的她。这便让大朗你误会了。”

史进点了点头,轻声道:“小弟原本不信这女子所说,只想送她下山后就回来找哥哥核实。可回到这里后,却依旧不见哥哥,小弟在此等候,不禁越想越多,越想越气。”嗓音之中带着一丝沙哑,显得有些无力。

鲁智深道:“这不是大郎的错,既然话也说清楚了,你也就别想太多了。”

史进没有接话,鲁智深仔细瞧他,见他双眸有些失神,怕他还在胡思乱想,就又说:“啊呀,其实刚洒家把被子一掀,看见床上躺的竟是大郎你,心里除了诧异,还有些欣喜。俺说呢,就那两个厮,怎知道洒家比起女人,跟喜欢兄弟你呢?”鲁智深是故意拿话逗史进,好让他消气。

这句话倒是真有了点效果,史进把视线移到了鲁智深的脸上,直愣愣地瞧着他,他问:“哥哥,你这是何意?”

史进脸上的潮红仍未退去,嘴依旧是微长着喘着气,吐出来的气息温热,似乎还带着酒气。鲁智深这时才有所惊觉,他问:“兄弟可是喝酒了?”

史进冲他眨了眨眼,又点了点头。

鲁智深又问:“喝的是什么酒?”

史进慢慢扭过头,看向床边的桌子,又把头扭了回来,道:“就是桌上那壶,小弟在此等候哥哥,实在是心烦意乱,就拿了哥哥的酒喝。”

鲁智深大叫不好,赶紧把史进放开,想下床去看看,史进是喝掉了多少。可他一送开手,史进反倒是伸出胳膊缠到了鲁智深的脖子上,不让他起来。

“哥哥要去哪里?”史进搂着鲁智深,把嘴贴到了鲁智深的耳朵边上。说的话不响,却一字一字全钻进了耳朵里。引得鲁智深耳廓一阵瘙痒,心中一阵扰乱。

鲁智深定了定神,用力去掰史进的手,可刚掰开些又被搂上,掰了几回,史进有些不高兴了,他问:“哥哥方才还抱着小弟,怎么此时却不让小弟抱着哥哥。”

鲁智深不知如何作答,心中百感交集,既怕史进喝了那春酒情难自控,又怕自己见了史进这番模样难以自制。

“你喝了多少?”鲁智深心想,若是喝得不多,那让史进一个人晾一会儿也会好。可史进偏偏却答:“心中烦闷,所以全喝了。”

”啊呀,你喝的可不是一般的酒!那是……“

”管它是什么酒?“史进打断了鲁智深的话,他道:”我还于你便是了。“

http://g.picphotos.baidu.com/album/s%3D550%3Bq%3D90%3Bc%3Dxiangce%2C100%2C100/sign=24941a4165d0f703e2b295d938c12000/622762d0f703918f0e6b719c563d269759eec42a.jpg?referer=7aad5152339b033b759fc8ea24e8&x=.jpg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