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手汗

 复健写了个段子,前几个月一直在写白话文,有点掰不回来…… 


————————————————————————————



“绿谷你,可真是个宅男啊……”

这是绿谷出久将自己多年来辛苦记录着各种英雄事迹的笔记本,拿出来给同学共享之后,所获得的评价,可说是意料之中。

“真是好厉害,每个英雄的个性,战斗过的事迹,甚至连可以获得的家庭情况都记下来了。我说,这些本子要是落到敌人手上会发生什么?”

“不要说这么可怕的事!”

“哇,我这一整本都是欧尔麦特!”

“这儿还有一本呢……”

同学们一边翻阅,一边七嘴八舌地说着,绿谷在一旁看着,时不时回答几句同学抛过来的问题。

“我看到爆豪了!”

上鸣的话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纷纷把手上拿着的本子放下,把他围了起来。切岛毫不客气地伸手去抢,嘴里还叫唤着:“快给我看看!”

“嘘……你们轻点……”

上鸣用胳膊挡了一下,紧张地指了指不远处坐在位子上翘着二郎腿的爆豪,然后把笔记本摊开放在了桌上。

“绿谷,你连爆豪也记了啊,他知道吗?”

绿谷摇了摇头,也凑了上去,小声地说:“我把觉得厉害的个性全记下来了,小胜要是知道有这本的话,一定不会让它存在于世上的。”

听了绿谷的话,众人不免又向爆豪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绿谷又说:“其实我最近在收集班里同学的资料,大家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想再做本新的。”

众人纷纷点头答应,绿谷笑着道了谢,接着又把注意力放回到了笔记本上。

绿谷和爆豪胜己打小就认识,他对后者的了解除了欧尔麦特之外,超越了任何一位英雄。笔记本上记录的信息,详尽到令人吃惊的地步。什么样的情况下,会让爆豪发怒,会让他的爆破威力大增,又是什么样的情况下,他会心血来潮,炸你一下,免去了你到理发店烫发的麻烦。

“记得这么详细,你有实践过吗?”

“让他生气的那几点我倒是都试过了……”绿谷如此说道。

上鸣一页页翻着,大家不时地发表些小意见,直到翻到某一页上密密麻麻地全写着计算公式。大家又把头抬了起来,看向了绿谷。

“你这天是不是没带上课用的笔记本?”有人问。

绿谷看了看桌上的笔记本,显得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开口。这些公式不是上课时记的,它们也和爆豪的个性有着紧密的联系,只是绿谷不知道是不是能向其他人说明。可是他不说,在场的,也有聪明人能看懂。

“等等!”八百万轻轻喊了一声,把笔记本拿了起来,仔细端详了片刻,她说:“我知道这是什么了。这么说来……你有没有摸过?”

绿谷听到这个问题,猛地摇起头来,一脸惊恐,冷汗都冒了出来,只说:“我还不至于如此挑战他的底线。”

“也是……”

众人被他们两个的对话搞得一头雾水。

切岛锐儿郎是个急性子,也是个笨蛋,他想知道却自己看不明白,只能着急地问:“到底是什么东西,摸什么?要摸什么??”

他这一急,嗓门自然也大了,吓得绿谷赶紧去捂他的嘴。切岛拽开他的手,还是追问着:“到底是什么?”

绿谷和八百万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八百万说:“上面的公式,计算的是,爆豪每次爆破需要出多少手汗,才能产生足够量的硝酸甘油。”

众人沉默了片刻,切岛又第一个开口问:“所以结论是?”

“恩……跟你直说怕你听不懂,总之不少。”

切岛又转过头问绿谷:“你没摸过?”完全忽略了八百万言语中充满的,学霸对学渣的那份浓浓的鄙视。

“我不是说了吗?我哪儿敢呀!”

切岛听到这个答案,做出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他说:“这有什么不敢的?”

“那什么,不是所有人都像切岛同学这样,不怕炸的。”围观群众中,有人插了一句嘴,绿谷一听,忙跟着点头。

切岛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他突然就有了一种使命感,腰杆子也更挺直了些。

“我去摸摸看!”

说着,不待众人做出反应,已经朝爆豪走了过去。大伙儿只能看着他的背影,为他祈祷。

“小胜!”

“别叫我小胜!要我说几遍!”

开场就不是很好呢,切岛君。众人想道。

“把手借我一下。”以切岛的性格而言,毫不意外地是个直球。

爆豪在位子上坐着,看得到那群围在一起讨论的人,也隐约听见了自己的名字,只是没听清。他问:“要干嘛?”

“不干嘛,反正不是玩训练狗狗的游戏啦,你放心。”

爆豪内心充满了疑惑,看着眼前这个顶着红色脑袋的家伙,撇了撇嘴,别过头,切了一声,把手伸了出来。

切岛一把将他的手抓在手里,把爆豪吓了一跳,再回过头去看他,发现他正咧着嘴笑。只听他说:“果然是湿的。”

爆豪不由地皱紧了眉头,一瞬间,就把这种无聊事的始作俑者定义到了绿谷身上。侧过头,越过切岛,朝绿谷瞪了一眼。和绿谷处在同方向的一群人,同一时间感受到了一股凉意。不免地,又一次为切岛祈祷了一回。紧接着,便听到了一声熟悉的爆破声。仔细看去,爆豪和切岛的手还握着,只是从两只手的缝隙之间,冒出了一股青烟。

“这回怎么样?”爆豪又看向了切岛。

切岛在爆豪爆破的时候愣了一下,当发现爆破的量不大,并且自己也不觉得疼时,又变回了刚才那一脸傻笑。

“手干了!好厉害,像变魔术一样!”这会儿,他笑得更开心了,像是小孩子发现了什么有趣的新玩具。他弯下腰,把爆豪的另一只手也捞了起来,高兴地说:“再来一次!”

爆豪无奈地又给这个白痴变了一回“魔术”。

不远处的同学们,看着那两人四只手紧握在一起,心中百感交集,各种滋味,难以言喻。


评论(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