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回家

给戳戳的生贺,戳戳生日快乐!!!!

爆豪胜己从警局里出来的时候,就见到一个红色的脑袋抵在警局大门边的墙上。脑袋的所有者注意到他出来了,立马抬起了头,瞪大着眼睛,嘴里还叼着个肉包。爆豪见了他没有主动搭话,扭头就走开了。
切岛本是蹲在地上,看见爆豪要走,连忙站起身来,小跑着追了上去。
“好慢啊,我都饿死了!”切岛迅速吃掉了嘴里的肉包,对爆豪抱怨道:“怎么要问这么久?你饿不饿,要不要先去吃饭?”
切岛的问题就像连珠炮,一个接一个不停。爆豪默默地走着,一句话也没答。他这样是有些反常的,要是在平时,切岛大概说到“听说警局会有猪排饭吃是不是真的”的时候,就该被炸一脸了。
切岛看他不搭理,也不气馁,干脆靠上去用一只手搂过爆豪的肩膀,在他耳边接着说:“我可等了你好久了,他们几个都回去了。我们要不要到哪儿去玩儿一会,难得不用去学校上课不是吗?”
依旧没有得到回应的切岛不由地叹了口气。爆豪的侧脸就近在咫尺,这张脸向来都是烦躁的,或是自命不凡的,而此刻却一丝戾气都没有,在阳光的映照下意外得柔和。切岛看着顿时有些失神,不知怎么地突然他吐出了一句:“爆豪,我能亲你吗?”
爆豪依旧在走神,切岛一咬牙又说:“你不出声我就当你答应了啊!”
说完,也不顾马路上的过往行人,侧过头就要去亲爆豪。此时不管爆豪再怎么心不在焉,突然有个脑袋出现在眼前,而且脸还越凑越近,怎么也都要回神了。
“我操,做什么你这个狗屎头!”伴随着脏话,爆豪抬手就给切岛脸上来了一记结实的爆破。
“太可惜了,就差一点!”脸部硬化的切岛似乎做出了一个惋惜的表情,但实在有些难以分辨。
“你搞什么鬼!”
切岛解除了硬化,嬉皮笑脸地说:“你不是不理我吗?”
爆豪一听,翻了个白眼,又不出声了。
切岛跟在他身边说:“你有什么苦恼的事吗?”
“没有,你别烦我!”爆豪把不耐烦写在脸上,这反而让切岛有些安心。
“也是啊,爆豪才不是那种会被区区烦恼束缚的人。就算有的话,也一定会说,一群垃圾,看老子把他们全炸了!”
爆豪停住了脚步,朝切岛看去,后者依旧是一脸的嬉笑。他心想,没烦恼的人是你吧。
“我现在有烦恼。”
切岛的表情产生了变化,他疑惑又有些担心地看着爆豪,问:“怎么了?”
“我的烦恼,就是你这个狗屎头一直在眼前晃来晃去,烦的要死!所以老子要把你炸了!”
话音一落,切岛撒腿就跑,边跑还边喊:“我现在明明不是狗屎头!”
爆豪在身后骂着,手里不断产生着小规模爆破。
在过往行人的眼里,这大概只是两个不良少年翘了课,跑大街上来打架。而对两个少年来说,这既是疏解苦恼的方式,也是增进情感的必要举动。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