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犬化(CP:切爆)

开车注意,R18注意


这或许是英雄们歼灭敌联合之后,第一次遭遇的重大恶性犯罪事件。一个遍布全球的人口买卖黑市被揭露,英雄们再次集结了起来,去打击罪犯,去拯救被拐走的孩子们。

当爆豪胜己看到未接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他把事务所所在地区的据点炸成废墟之后的事了。

绿谷出久给他打了不下十个电话,隔三分钟一次。本来看见这个名字,爆豪就会感到烦躁,更何况在打开来电提醒的时候,一口气看到十多个,害得他差点把手机捏碎了。

此刻让爆豪产生是不是该拨回去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被安排和绿谷同赴一个据点的切岛锐儿郎。以切岛的能力来说,这么简单的任务根本无需担心,可是能让那个废久给他打这么多通电话的理由,爆豪实在是想不出别的了。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手机再次响了起来,依旧是绿谷。爆豪接通了电话,绿谷那边才刚说了一声:“小胜!”就被爆豪打断了。

“你他妈什么事要打这么多通电话!不说出个令我信服的理由,我要你好看!”

电话另一头的人,沉默着等他骂完,然后开口道:“小胜,不是我有事……是切岛君……出了点问题。”

绿谷在这些年有了很大的长进,和爆豪对话的时候不再是战战兢兢的了。可这回,绿谷的语气似乎回到了中学时代,带着一些惊慌无措的颤音。就算如此,爆豪还是很难相信切岛那个硬骨头会出什么大问题。他随口问了一句:“什么事?”就等着绿谷把话说完。

“情况有些难以形容,切岛君中了某种个性,现在……啊呀切岛君那边不能去!”绿谷的话说到一半,突然把手机拿远了,后面那半句显然不是对爆豪说的。

爆豪皱起了眉,听着电话那头一片嘈杂,心里有一窜火,止不住地要往外冒。

“啊,小胜,我实在没法在电话里说清楚,我给你发个地址,你赶紧过来吧!”绿谷焦急地声音再一次传来,说完之后他迅速地挂掉了电话。

爆豪心里这把火忍不住窜了出来,他一边大喊着:“一个废久而已,怎么跟大爷我说话的!”一边逮住了路过他身边的被警方押送着的一个罪犯,狠狠地又补了几脚。

爆豪自从这次的事件开始,就没再和切岛见过面了。若是一对恋人,几个月没有见面,再见面的时候,一方目睹另一方正蹲在女孩子脚边,被摸头摸得一脸满足的话,很自然会被当成出轨,当然前提是要先忽略对方屁股后那条毛茸茸的红色狗尾巴。

“这算什么?”

爆豪在赶到绿谷告诉他的地址时,眼前的景象只够让他吐出这么一句来。

切岛像是听到了他的声音,把头抬了起来。看到爆豪的一瞬间,身后的尾巴迅速地摇摆起来,然后冲着他喊了一声:“汪!”

“我操……”

爆豪感到了无力,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仍站在原地,看着不远处那个好像是自己恋人的犬科生物。而对面那个生物,却手脚并用朝他跑了过来。跑到他身边停下,又绕着腿跑了两圈,最后趴到了爆豪脚边,那条尾巴依旧激动地甩着,表达着他的喜悦。

丽日茶子跟在切岛身后小跑了过来,她抱怨地说:“切岛君真是过分,见到主人就不要我了呀!”

爆豪狠狠地瞪着丽日,咬牙切齿地说:“大饼脸,这怎么回事!”

丽日走到了切岛身边,又把手放到了切岛脑袋上揉了起来,她说:“看了不就知道了嘛,切岛君变成狗狗啦!爆豪君你看,不仅有尾巴哦!”丽日边说边拨开了切岛头顶两侧的头发:“头发遮住了看不清吧?耳朵也是有的哦!”

爆豪确实地看见了,切岛头顶上长出的两只长着红色绒毛的狗耳朵。那双耳朵被丽日拨弄了几下,不自觉地抖了抖。然后切岛抬头看着爆豪地脸,又配合地“汪!”了一声。

爆豪胸腔里的无力感突然就变为了愤怒,他一把拍掉了丽日放在切岛脑袋上的手,恶狠狠地又问了一遍:“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丽日摸着被打疼的手,一脸苦恼,她说:“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在把被拐的孩子抱出来的时候不小心被咬了。”

“被什么咬了?”爆豪问。

“被孩子咬了呀!”

“他妈还不是中了敌人的个性,居然是被小屁孩咬了?”

丽日点了点头,她说:“当然啦,敌人怎么可能咬伤切岛君呢?那个孩子因为受到了惊吓,乱咬人,切岛君怕那孩子受伤,就没用硬化,结果就变成了这样。”

丽日无奈地摊开手,又补充了一句:“现在小久去问那个孩子到底是什么的个性了,具体的你等会儿问他吧。”

丽日说完,又要弯下腰去逗切岛,爆豪见了,冲着她喊了一声:“喂!”

丽日抬起头来,一脸不悦,她说:“又怎么了呀!”

“你……”爆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刚才那声只是下意识喊出了口,他斟酌了一下措辞,才说:“你去看看废久问得怎么样了。”

丽日眯起了眼睛看他,半晌又一脸的恍然大悟,她低头对着切岛说:“啊呀,切岛君,你主人好小气,不让我和你玩,要支开我呢!”

爆豪气结,被人一下看穿就有点恼羞成怒,五官都变得狰狞起来,手掌里头噼噼啪啪地窜出火星来。

丽日一看,赶紧往后退了好几步。“你等等!”她一只手做出了防御姿势,另一只手指向了爆豪身后,庆幸地说道:“来了来了,小久回来了!”

爆豪听了她的话,转过身去,看见了不远处快步走来的绿谷。

“废久!”

爆豪这一声喊,让绿谷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缩了缩脖子。

“快说怎么样了!”爆豪急切地问着走近的绿谷,脸上的表情像是随时会把对方生吞活剥了一样。

绿谷咽了口口水,说:“还没找到那个孩子的父母,不能确定具体是什么个性。”爆豪听了这句话脸上的表情更难看了,绿谷急忙说:“不过刚刚送去医院做检查了,应该是咬了对方之后,会让人变成动物的能力。那孩子刚觉醒个性不久,效果不会维持太长时间。”

“不会太长时间是多长?”

“这个,医院报告还没出来……”

“那他父母呢,有线索了吗?”

“还,还没……”

“你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你真的是没用,你怎么……我操!”

爆豪正找着词儿骂绿谷呢,又突如其来地被切岛吓了一跳。切岛不知何时站了起来,双手扒着爆豪的肩膀。爆豪觉得半边身体一沉,嘴里蹦出个脏话来。转过脸去,就看见切岛的脸离自己只有一根手指这么近 。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切岛就伸出舌头,从爆豪的下巴开始到鼻尖,从下往上,舔出条口水印来。

爆豪脑子里的一根弦终于是崩断了,对着眼前这张留着哈喇子嘿嘿傻笑的脸,一巴掌呼了过去,掌风里头还带着火药。

“小胜不行啊,切岛君现在不能用个性!”

爆豪这个人,就算多么恼羞成怒,脑子里总有块地方是腾出来思考的。绿谷这一声喊,他听见了,也听进去了,那一巴掌呼到一半硬是转了个弯。手心里的硝化甘油已经炸开收不回来了,砰地一下,在切岛的脸颊边上炸出股青烟来。虽然离得近,可没直接炸脸上就没什么大问题,但总是会被爆炸产生的高温烫到。再加上耳边上这么大一声爆破声,把已经几乎完全是狗的习性的切岛吓得嗷了一声,双手抱着头又趴回了地上。身后的尾巴也耷拉到了地上,没了精神。

爆豪看着脚边呜呜发着悲鸣的切岛,又看了看自己手心里还冒着的烟,然后他转过头去瞪着绿谷。

还不等他开口,绿谷自己就说了:“被咬了之后就不能用了,什么原因也要等报告……”

爆豪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整理情绪。睁开眼的时候,他无力地迈开步子走了,只留下了一句:“我去买根狗绳。”

这年头能让人稀奇的事儿不多,隔壁住一对同性恋人稀奇吗?不稀奇。这对同性恋人是在职的英雄稀奇吗?也不稀奇。可如果这对同性恋人英雄大白天一个扮做狗,让另一个用狗绳牵着在大马路上溜达这稀奇吗?简直不要太稀奇!

爆豪买完狗绳就把切岛栓上了,绿谷和丽日也不敢拦他,就让他牵着切岛先回家。切岛现在全身心都像只狗,不仅对路过行人投来的热情目光毫无察觉,还因为能在外面遛弯儿而兴奋不已。

爆豪对于一路上所接收到的目光洗礼,用他特有的方式予以回报。配合着一句“看你妈逼。”,摆出一张神佛皆俱的臭脸,就好像在对人说:“老子就是爱玩这种play。”

爆豪就在街坊邻居的夹道欢迎下打开了自家的房门。这间房子是从雄英毕业之后,和切岛一起选的。当时也有想过,两个人要去的事务所在不同的区域,平时根本见不上几回面,每个月花钱供这么间房子有没有必要。后来发现虽然见面机会少,但是一旦休息时间都合上了,谁都不想出门,两个人可以在家里窝上好几天。由于这间房子平时空门的时间比较多,爆豪会请保洁人员上门来打扫,所以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屋子里并没有因为积灰而让他感到更烦躁。

切岛比爆豪先一步进了房门,也不懂要脱鞋,一进门就往里头跑。爆豪拽紧了手里的狗绳,硬是把他拽了回来。两个人都刚从现场出来,战斗服都没来得及换下,切岛更像在泥里打过滚,手脚往地上一放,就是四个爪子印。幸好切岛的战斗服结构比较简单,爆豪死拽着他,把他的鞋和裤子都扒了下来,自己先脱了鞋,拉着狗绳把切岛拖进了浴室,再在浴室门口把自己也扒光了。

“老实点,给你洗澡。”

爆豪让切岛蹲进浴缸里,打开喷头对着他。水刚浇下来的时候,切岛还呜呜直叫,想逃出去,可抬头一看爆豪,又老实地蹲了回去。这把澡洗的相当困难,一开始切岛还挺听话,把洗发水抹到切岛头上,还有那条沾满土的大尾巴上之后,使劲搓洗,搓得干干净净,再去拿喷头的时候,切岛狗的习性出来了,一甩头糊了爆豪一脸泡沫。爆豪来了气,拿着喷头对着切岛的脸,导致自来水直接呛进了气管里,让他咳个不停。这下切岛又消停了一会儿,爆豪赶紧把洗发水冲了,又给他洗身体,又搓下来一层泥。搓干净才看到了切岛被咬伤的地方,在左边脖子的颈动脉附近。爆豪用手摸了摸那四个被尖牙咬出来的伤口,又用指甲抠了一下,这让切岛不得已缩了缩脖子。爆豪抬眼看了一眼切岛的后脑勺,看他似乎没有回过头来的样子,便低下头去衔住了他的脖子,手下按着的肩膀在一瞬间变得僵硬。颈动脉在唇下有力的跳动着,伸出舌头轻轻舔着伤口,舔着伤口周围微微凸起的皮肤,然后用牙齿照着伤口的位子用力咬了下去。切岛嘴里发出了悲鸣,身体想要逃开。爆豪一只手按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穿过他的腋下,紧紧勒住了他的胸口不让他逃开,直到嘴里渐渐有血腥味蔓延,爆豪才把他放开。抬起头来看着切岛脖子上的伤口被他新咬的覆盖,心里总算痛快了不少。

切岛捂着脖子回过头来看他,眼里还挂着泪。两个人就这样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最后爆豪叹着气站起了身,拿喷头把两个人冲干净了,再开始擦身。可擦了一会儿,切岛一抖毛,又给溅湿了。无奈之下,只能全身光着,湿哒哒地走出了浴室。切岛跟在他身后,在地上留下了一条水迹。他们走到了客厅,爆豪叫切岛坐在地上,拿了吹风机给他吹毛。开关一打开,巨大的吹风声就充满了整个房间。爆豪揉着手底下的脑袋,洗掉了发胶之后变得柔软顺滑,不禁意间摸向头顶上多出了两只狗耳朵,那个脑袋就会忍不住晃动起来。

“汪!”

爆豪隐约听到了切岛的叫声,权当他是不满,按着他的脑袋,说了一句:“别动。”

“汪!”

切岛又叫了一声,紧接着又是一声,手底下的脑袋也开始不安分。爆豪一下没抓住,切岛就跑开了。等他关了吹风机才知道切岛在叫什么,原来是他的手机在响。爆豪的手机放在裤子口袋里,而他的裤子,现在还扔在浴室门口的地上。


车点地址:http://ww2.sinaimg.cn/mw690/006lBKkogw1f56b2g06xsj30c853g4qp.jpg

评论(3)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