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秘密[宗逆]

本来是想虐的,写着写着想想还是不要了,动画已经够惨了……
————————————————————

确实是很久没见面了,上次是在三个月前的干部会议上。一身整洁的西装,精心打理的头发,专心看着面前的显示屏,而因此只吝啬地对刚踏进会议室的自己展露的侧颜,一切都耀眼地让人难以置信。这时,他转过头来看向自己,视线微微向上,嘴角也浮现出了笑容。

他说:"好久不见了,逆藏。"

逆藏呆楞在原地,他没想到,三个月前的画面此时会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宗方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这里,坐在他的桌前,看见他回来,起身向他走来。

"你怎么来了?"

逆藏回忆了一下,确实没有收到过任何上级会来视察的消息。私下里,宗方也没有告知过自己会来。

"在附近有些工作要做,所以顺便来看看你。最近还好吗?"

说话间,宗方已经站在了逆藏的面前。他比逆藏略微矮一些,站在那里,还需要微微抬起头来,才能直视他的眼睛。

逆藏将右手手臂举平,弯起手肘,用左手拍了拍因此凸起的二头肌,他笑着说:"还不错。"

宗方伸出手来,抓住了逆藏左手的手腕,就只是抓着,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宗方抓他的力气有些大,这让逆藏感到了困惑,以及一丝心虚,他害怕宗方这么握着,能感受到他逐渐变快的脉搏。

"怎么了?"

宗方听到逆藏的疑问,有些如梦初醒似的,把手收了回去,他说:"不是还不错吧,我看你是比之前见面的时候更壮了。"

"有吗?"

"有,逆藏的肌肉锻炼的很不错。"

宗方的话,让他感到高兴,这份喜悦难以掩饰地流露在了脸上。这样的情感变化,让宗方又变得有些失神,他紧紧盯着逆藏的脸,让后者变得不自在。

"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吗?"逆藏说着,用手抹了抹脸,倒是引来了宗方的一阵轻笑。

宗方说:"很久没见你了,想多看看你。"

宗方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让逆藏心里号角长鸣,锣鼓齐响。为了不让宗方发现自己的动摇,他绕过宗方,朝着自己的办工桌走去,边走边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逆藏对宗方的这份感情隐藏了多年,像这样无意识的撩拨,也不是头一回了。就宗方而言,这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但是对逆藏来说,却几乎是致命的诱惑。刚开始的时候,他会找借口逃走,找没人的地方调整心态,可现在的逆藏已经可以做到迅速整理好自己的心情,等该做完的事做完了,再一个人偷偷地回味。

当逆藏坐下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回复自然。虽说如此,他还是不敢再去多看一眼宗方,专心地摆弄起了面前的电脑。

"等我忙完,让你慢慢看。"没人会知道他皱着眉说这句话时,心里正在经历多么激烈的惊涛骇浪。

"好。"

宗方答应着,在逆藏的对面坐下,可依旧还看着逆藏。就这样,没过几秒时间,逆藏就开始坐如针毡了。

"你说的工作忙完了?"逆藏开始寻找话题,好让气氛显得不那么尴尬。

"忙完了再来找你的。"宗方平淡地说着,眼神丝毫没有移开的意思。

"那你什么时候走?"

"明天吧,我得先把你看够了。"

逆藏开始觉得宗方有些奇怪了,他抬眼想要偷瞄一下宗方的表情,却不小心与他四目相对。这个时候如果迅速把视线移开,一定会显示出自己的心虚,因此逆藏把眉头皱得更紧了些,努力让自己带上些怒意,瞪着宗方的脸。

"大男人有什么好看的?"

"这么凶的脸确实没什么好看的。"宗方边说边伸出了手,手指轻轻地触到他的眉间,"别老皱着眉。"

宗方的温度从指尖传来,虽然只是这么一个微小的触点,也足以将逆藏脸上的血液全带动起来。他假装镇定地向后躲开,又将视线转回了显示屏上。

"一直都这样,改不过来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啊,一直摆出一副很凶恶的样子,可骨子里却是个温柔的人。"

逆藏觉得自己今天是做不完这些工作了,本来宗方出现在这里就足够让他分神的了,而罪魁祸首还不停地说自己的好话,使他的大脑都不能好好运转了。

逆藏觉得必须要说点什么,好让宗方停止做这些让他脑袋充血的事。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宗方又做出了让他难以理解的事。他不解地看着自己被合上的笔记本电脑,以及放在电脑上的,宗方骨节分明的手。

"副会长命令,今天不必工作了,陪久违的老朋友去喝杯酒吧。"

对方既然都搬出了副会长命令,那逆藏也只能举起双手以示投降了。

"那请问副会长大人,想要去哪儿喝呢?"

地点最后选在了逆藏的家里。逆藏很意外地发现,宗方居然连他珍藏多年,从不拿出来给外人看的大吟酿也知道。被点名了之后,就只能乖乖地贡献出两瓶来,哄这位副会长开心。

酒瓶一打开,宗方就连倒了好几杯灌了下去。逆藏看着他,终于决定把憋了老半天的话说出来。

"怎么喝这么急?你今天感觉有点奇怪,出什么事了吗?"

宗方放下杯子看向逆藏,白净的脸上泛出了淡淡的红。

"我做了个梦。"宗方停顿了一下,"我很害怕。"

逆藏很难想象出,什么样的梦可以吓到宗方。在逆藏的认知里,宗方京助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他就像神一样,可以将任何事都引向一个完美的结局。

"我梦见千纱死了。"

逆藏听到这句话,手不由地颤了一下,酒杯里的酒随之晃动。

"你也死了。"

逆藏把酒杯放在了桌上,让杯子里的液体渐渐恢复平静。

"我们不会轻易死掉的。"

"我知道,你们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死掉的人,可你们会因为我而死。"

宗方边说又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仰头,杯子里的液体带着酒精的灼烧感,从喉咙流进了食道里。

逆藏不得不承认,宗方说的话是正确的,应该说,宗方说的话总是正确的。所以如果有一天宗方说,我要你为我去死,逆藏也一定会义无反顾地尊崇他的愿望。

"别担心,你一定不会让事情发展成那样的。"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信任我?"

如果此时,酒杯不在桌上,而是在逆藏手里的话,那这一杯子的酒肯定都要浪费了。

"我是一个会被绝望欺骗而害死你的人。"

宗方说完,又开始给自己灌酒,似乎这样可以让他的罪恶感减轻不少。

"那你也不必如此信任我。"

宗方听到这句话,停下来看他。

"你也是因为太信任我了,所以才会因为这种事而痛苦。"

是的,因为信任,他才会被绝望欺骗,这点逆藏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拿起酒杯,看着里面的液体,高纯度的大吟酿清澈见底,与隐藏了多年的自己截然相反。赌气一般地,他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下,又拿过酒瓶,嘴对着瓶口一股脑地往下灌。

宗方见状便过来抢酒瓶,可奈何逆藏比他壮了一圈,一扭头,一转身,拿背对着宗方又灌下去好几口。

"你还说我,你怎么突然也喝这么急?"

宗方说着,起身绕到了逆藏面前,酒瓶子抢下来的时候,已经灌得只剩个底了。再去看逆藏,一张脸胀得通红,眼睛里爆出了血丝,嘴角处有来不及灌下的酒一路流淌的痕迹,从嘴角向下流过下巴,顺着脖子流到了胸口,流进了领子里,在白T恤上留下了一道水痕。

"心情不好的人是我吧,怎么你喝成这样了呢?"

逆藏用袖子擦了擦嘴,抬起头来迷迷糊糊地看着宗方。他说:"你真的别这么信任我,我瞒着你的事多了。"

"是个人都会有秘密,你不愿意说,我可以等到你想说的那天。"

逆藏伸出手,环在了宗方的腰上,把额头抵在了他的肚子上。宗方也伸出手,抚摸着他的后脑勺。

"你说的啊。"

"嗯,我说的。"

"听了可别生气。"

"那可说不准。"

"那我还是不……"

逆藏的声音越说越轻,最后他保持着搂着宗方腰的姿势睡了过去。宗方无奈,费了老大的劲才把这个身高一米九浑身是肌肉的壮汉弄到了卧室。

躺到床上的时候,逆藏醒了一下。这个时候,宗方正因为重心不稳,被他带着,倒在他身上。逆藏一睁眼,就看见了宗方近在咫尺的脸,冲着他笑了。

"京助……"他捧住了他的脸,轻轻在他的嘴唇上碰了一下,"好喜欢你。"说着又睡死了过去。

宗方发现,他已经得知了逆藏的一个秘密。

[FIN]

评论(6)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