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肥皂泡(JOJO2部)(西撒中心无CP)

我正在找一个人,一个人渣。六年前他抛妻弃子,舍弃了意大利人最重视的家人。我憎恨着他。因为他的消失,我失去了母亲,失去了兄妹。因为他,我不得不在贫民窟里变成一个穷凶极恶的流氓。因为他,我无法看到自己的未来。一切都是那个人的错,一切都是那个曾经被我称为父亲的人渣的错。

我不知道他在哪儿,六年来,我没有再见过他。这满腔的怨恨让我变得冷酷,也让我变得迷茫。我该去哪儿,去哪儿才能找到他,去哪儿才能终止我这毫无意义的人生。

“这位先生,如果不知道自己该去向何方的话,不如来占卜一下吧。”

贫民窟里不知何时来了这样一个老女人,她在一个偏僻的巷子里摆了个摊位,给路过的人占卜。她很有名,不过不是因为她的预言很准,而是大家都很好奇,她为何能在这乌烟瘴气的地方安下心来摆摊。

“您正在找人是吗?”

会知道我在找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我一直在打听他的消息。

“你可以看到他在哪儿吗?”

我很意外自己会搭理她。可能是因为我用尽了手段,结果还是找不到他的关系吧。我并不准备相信她的说辞,只是想要一个目标而已。

“嘿嘿,当然可以,我的占卜很准,特别是为年轻帅气的男人占卜的时候。”

她的脸上布满了皱纹,这么一笑,整张脸都变了形,看上去很渗人。我开始后悔让她占卜了。

“啊有了有了,您找的人在罗马。”

罗马?还真是很大的地方呢。不过无所谓了,反正一开始也没指望能占卜出些什么来。

“先生,您是我今天的第一个客人,我决定给您点特别优惠。”

她似乎并不想让我那么快离开,又开始不着边际地说着些什么。

“不必了,这些钱给你。”

我从口袋里拿了些钱给她,希望她能快点闭嘴。

“不不不,请您务必听完我的话,这对您非常重要。”

“臭老太婆你到底想说什么?”

她成功地激怒了我,我抓起了她的衣服,把她一把从摊位上拽了起来。

“我只想告诉您,虽然您找的人在罗马,可是您不能去那里。去了的话,您将会面对您无法想象的局面。好不容易逃开的宿命,又会再次找上您,就算想逃,也不可能再逃掉了。”

她说着一堆乱七八糟,让我完全听不进去的话,我的耐心已经差不多被磨光了。要是她下一句话还没有重点,就算她是个老人,是个女人,我也会毫不手软地揍她一顿。

“您的宿命,最终只会给您带来灾难,您会因此而死。”

我果然不应该期待她说出什么有价值的话来。

“算命的都喜欢把人说死,然后在对方询问解决方法时,敲诈他一笔巨款。你觉得这种伎俩会对我有用吗?”

我说着便松开了手,没必要为这种小事斤斤计较。

“您不相信我说的话吗?没关系,去了罗马您就会明白了,您将面对多么可怕的未来。您会死在一个破旧的大房子里,身体被压在巨石下,死状惨不忍睹。更可悲的是,到最后您会在改变不了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死去。”

“说够了没有!”

“真是可怜啊,您就像个肥皂泡一样,啪地一声就消失了,什么都没留下。”

“疯婆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笑得喘不过起来,就像个疯子一样。我离开了这个疯婆子所在的巷子,走出很远还是能听见她的笑声。完全不明白她在笑什么,不过再听她的疯言疯语下去,我说不定也会发疯。

 

我在罗马找到了我想找的人,不仅是这样,我在那个阴暗的洞窟里,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那些东西确确实实地让我感受到了,缠绕在我身上,无法逃开的宿命。就像那个疯婆子所说的那样,我的人生开始不受我的控制,它朝着越来越奇怪的方向发展着。我无时无刻地在想,她说的话会不会成真。我的父亲死了,他因我们家族世世代代都逃不开的这份宿命而死。父亲死得如此可悲,他抛弃了家人,被自己的儿子憎恨,死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自己保护的年轻人,就是那个恨他恨到想要杀死他的儿子。而我又如何呢,我也注定会踏上和他相同的道路,之后或许还会得到一个比他更可悲的结局。

“我需要能够与那些柱中人战斗的战士。你身上背负着这份宿命,你的身体也非常适合修习波纹。我希望你能让我训练你,使你成为那样的战士。”

她名叫丽莎丽莎,父亲死前,让我来威尼斯找她。她是谁?她为什么会对我抱有期待?她的身上充满了谜团,我唯一知道的是,她和我一样,因为那些柱中人,背负起了无法逃开的命运。

“我不会勉强你答应,我知道与他们为敌是非常危险的事。如果你无法真心诚意地跟我学习,那我在你身上花时间也只是浪费力气。你考虑考虑吧。”

考虑什么?考虑自己该不该去送死吗?说实话,到现在我还是没有明白,为什么只是找到了抛弃自己的父亲,就会变成非要和那些可怕的怪物为敌的局面。父亲在我眼前,为保护我而死。原本我活着是为了杀父亲,可是现在我的怨恨却变得莫名其妙。我想要报仇,想要将为父亲报仇。可是我有成功的可能吗?现如今,那个预言变得越来越真实。

会死的,与他们为敌,我一定会死。

“丽莎丽莎小姐,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就问一个问题就好了,得到您的答案,我一定可以做出选择。”

我开始寻求她的帮助,希望她能给我做出选择的勇气。

“你问吧。”

她答应得很爽快。

“比方说,您有一件非常非常想做的事,只是打个比方,您非常想要去做这件事,可是您如果去做的话一定会失败,您甚至知道自己会死,那您还会去做吗?”

说得断断续续,不知道她能不能明白我的意思。

“如果你觉得自己一定会死的话,那就不要做了。”

看来她是知道我在说我自己了。

“我需要的是,有死的觉悟的战士,我不需要以死为前提的窝囊废。”

她的话让我打了个冷颤,她是什么意思?她在说我是窝囊废吗?

“死的觉悟是用来告诉自己可能会死,事实上也可能拼尽最后一口气赢得胜利。可是以死为前提的话,你就是告诉自己一定会死,那不管怎么努力,在最后关头还是会放弃求生的欲望。如果一开始你就觉得自己必死无疑,那你就只有死路一条。我不想扼杀一个年轻人的性命。”

是吗,原来是我自己的错,我认定了自己的死,所以才会犹豫不决。其实我应该感谢那个给我占卜的老女人,如果她的预言是真的,那我完全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去改变它。

“丽莎丽莎小姐,哦不,丽莎丽莎老师,我想我不需要考虑了,请让我跟您学习波纹。”

 

现在,我正站在这个预示着我生命终结的地方。虽然过去了4年,那个占卜师的脸至今还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您会死在一个破旧的大房子里,身体被压在巨石下,死状惨不忍睹。”

今天就是打破这个预言的时候,我心中没有丝毫恐惧,反而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兴奋感,它让我回到了自己在贫民窟时冷酷残忍的精神状态。很好,就是这样,将宿命,命运什么的统统打破。

看,我的水泡刀片,你的能力不仅无法将弹开,甚至会把它们吸向自己。就算你逃进大屋里也没用,我的水泡能变成透镜,它们会将你最害怕的东西送给你。

看,是我赢了,我只要再给你最后一击,我的命运便可以改变。柱中人有什么可怕,预言有什么可怕,死也没什么……!

“到最后您会在改变不了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死去。”

我的身体好像被撕裂了一般,好痛,好痛,浑身都是血。他在说什么?是风,因为他的能力刚好是风,所以他可以吹开我的水泡透镜。是我的运气比较差吗?还是像丽莎丽莎老师说的那样,我在最后一刻动摇了?

 

“我说西撒,你的绝招为啥要用肥皂泡?”

这是什么时候的记忆?啊对了,是JOJO正式接受丽莎丽莎老师的训练之后的事。

“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不要用问句来回答别人的问题,告诉我吧,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吧?”

确实没什么好遮掩的,而且如果我不回答他的话,似乎会被他一直缠着。

“因为我觉得人和肥皂泡很像。”

JOJO带着面罩,我看不出他的表情,不过从他那皱在一起的眉毛,我就知道他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人都是很脆弱的,会突然因为各种原因死掉。死了的话,就会像肥皂泡一样,啪地一下,就什么都没了。”

“就因为这个?”

JOJO的语气听上去像在嘲笑我,这让我有点火大。

“对,就这个,很无聊是吧。”

“确实很无聊,西撒你真是个典型的意大利人。”

这跟我是哪儿的人有什么关系?

“不过呢西撒,按照你的说法,我也觉得人和肥皂泡有点像。你看,肥皂泡在光照下五颜六色的对吧。人也是,人也可以因为某种原因大放光彩。这份色彩,就算是肥皂泡破了,人的生命终结了,也会留在见过它的人心里。”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会说话了?

“说得可真好听啊,不过也不能只有我说吧,来说说你的绝招?”

JOJO似乎早就知道我会问这个问题,笑得有些得意。

“因为我是男人啊,男人一定要有钢铁般的蛋蛋才行!”

问这个问题的我一定是哪里有毛病。

 

啊,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先想起了JOJO,如果是想起了美丽的女士该多好。不过多亏了他,让我想到了可以改变命运的方法。

丽莎丽莎老师,我没有动摇。就算在战斗的关键时刻想起了自己的死亡预言,我也没有动摇。就算现在我已经连站都站不稳,我也没有动摇。我不会让预言成真,我不会就这么毫无意义地死去。

“放了解毒剂的耳环?为什么你要把耳环……”

为什么,这不是很明显的吗,我不希望自己难看地死去啊。这样的话,预言就不成立了。

“我在死前展示的是世世代代相传,交托于未来的谢皮利精神!人类的灵魂!”

喂,JOJO,我的灵魂有没有像肥皂泡一样散发光彩?有没有在你的心里留下痕迹呢?

“JOJO,这是我最后的波纹,收下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