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最初的星星(JOJO3部)(何莉&乔纳森)

身体像灌了铅一样,连日来的高烧,使我浑身无力。家里除了我,就只有一些不认识的医生。爸爸和承太郎都不在。他们去哪里了?在我生着重病,连从床上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的情况下,他们去了哪里?我努力回忆着,可是脑袋昏沉沉的,根本无法好好思考。

我尝试着睁开眼睛,光是这样就似乎要用尽我浑身力气。我看见有人坐在我身边,可是眼睛看不清楚,很模糊。是谁呢?身形好像很高大,看上去还挺年轻的,是承太郎吗?

“承太郎?”

我尝试着叫了他的名字。他听到我的声音,显得有些慌张,四处张望着。他不是承太郎吗?

“不是承太郎吗?你是谁?”

我的视线开始变得清晰起来,脑袋也稍微清醒了一点。我想起了,这个人不可能是承太郎的理由。

“你能看得见我吗?”

他好像刚刚意识到我在和他说话的样子。

“恩,看得见。”

我没有去思考他为什么要问我这个奇怪的问题,直接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现在的我,想要去思考什么,实在是太累了。

“也对,你的话,应该是能看得见我的。”

我看清了他的相貌,是一个纯种的欧洲人,白色的皮肤,碧绿色的眼睛。他身上穿着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衣服,有种百年前的英国贵族的感觉。明明应该是第一次见到他,可却让我觉得很熟悉。

“你是谁?”

我又问了一次。我的语气透露出明显的疲惫感。说话让我感到很辛苦,希望他能快点回答我的问题。

“怎么说呢,说出来你大概不会相信。我是个幽灵。”

幽灵?是承太郎说的那种恶灵吗?那也就是说他是我的……

“你是我的替身吗?”

他伸出手,抓了抓后脑勺。看上去很意外,我会问这个问题。

“严格来说,不算是替身。”

不是替身吗?那也就是普通的幽灵先生?

“那,幽灵先生,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呢?”

“我想应该是你的替身,把我召唤到这里的。”

他的意思是,他不是我的替身,而是我的替身召唤而来的?这个因果关系,我一瞬间根本理解不了。我陷入了混乱。

“我头有点晕,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他看上去有点担心。

“那就不要想了,反正就是你生病的这几天,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意思。”

身患重病的时候,在身边陪伴我的将不是我的爸爸和儿子,而是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呃,幽灵?

“那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虽然是头一次见面,但是感觉却不陌生,也不排斥让他一直看着我的病颜。这种感觉还挺奇怪的。

“我的名字是乔纳桑·乔斯达。”

乔斯达,他也姓乔斯达啊,果然跟我们家有关系,不然怎么会和承太郎长得那么像……诶,不对,他说他叫什么?

“我是你的曾祖父哦,荷莉。”

我的大脑终于还是超负荷了,我又再一次陷入了昏迷。

 

我正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眼前是一幢我从没见过的房子。我曾经在电视上见过这种建筑,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房子应该是上个世纪的产物了。我尝试着向前走去,走进了房子前巨大的庭院里,庭院正中央的喷水池正喷着水,水花在阳光的照射下变成一个个金黄色的光点。稍微有些晃眼,我快速从喷水池旁走过。房子的正门就在前方不远处,我开始犹豫要不要上前去敲门。就在这时,我听到了狗吠声,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有一条斑点狗正朝我跑来。它扑到了我身上,让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然后它开始舔我的脸。

“别舔,好痒。”

我并没有推开它,只是抱怨了一声。这一句话,却让我吃了一惊。我发出的不是自己的声音,那是一个还没有经历过变声期的少年的声音。

“JOJO,你在干嘛?我不是告诉你,乔斯达爵士叫你一下课就回家了吗,你又跑到哪里去了?”

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了另一个少年。

“你怎么又在和这条蠢狗玩了?”

他的语气听上去很不耐烦,似乎和我这个身体的主人关系很不好。我抬起头,想看看这个少年的相貌,可是他背对着太阳,刺眼的阳光让我眯起了眼睛,更别说看清他的长相了。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是我还是能看到,他有一头漂亮的金发。

 

我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和梦中不同,这里是晚上了。没有刺眼的阳光,没有大房子,没有斑点狗,也没有两个关系不好的少年。身边只有那个自称是我曾祖父的幽灵先生。

“你终于醒了,我刚刚是不是吓到你了?”

他看到我醒了,担心地看着我。

“确实是被吓到了呢。”

我老实得回答着,他的声音和刚才梦中的某个少年有一丝相似。不过因为已经过了变声期,不能很好得辨认。

“呜啊,果然吓到你了,不告诉你我是谁就好了。”

他懊悔地捂着脑袋。他虽然是我的曾祖父,可是外貌却还停留在他死的时候,看上去很年轻,应该大不了承太郎几岁吧。按照承太郎的性格,从来不会在我面前做出这种动作。因此让我感到很新鲜。

“没关系啦,是我身体太差了,所以才会晕过去的。”

很想伸手揉揉他的头发呢,不过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真可惜。

“可是,你的身体会变成这样,追根究底也是因为我。”

他的神情变得有些灰暗,让我想要将他抱在怀里。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知道,现在你能在我身边陪我,这让我感觉安心很多。”

这么安慰他似乎还挺有用的,他对着我嘿嘿笑了两声。

“哦对了,虽然辈分上你是我的曾祖父。但是外貌上,你是个年轻小伙子,而我已经是个中年大妈了。要我叫你曾祖父的话,感觉怪怪的。我能叫你乔纳桑吗?”

大概是有人陪我说话的关系,我的精神比之前好了很多。

“当然可以啊,我也不习惯有人叫我曾祖父啦!”

他看上去开心了很多。

“那,乔纳桑,我有一个请求,你能答应我吗?”

“不要那么客气啦,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我小时候每次生病,爸爸都会握着我的手。现在他人不在,你能代替他握着我的手吗?”

我边说边把手从被子里伸了出去,我的力气似乎只够做这个动作了。

“呃,我是幽灵,没有实体的,握着也不会有感觉……”

他为难地说着。

“没有关系啦,没感觉,就假装捏着好了。”

他还是有些犹豫。

“我好累,说不动话了,答应我这个小小的要求有那么难吗?”

我开始撒娇了,这招对付爸爸最有用了,曾祖父的话,应该也有效果吧。

“好吧。”

他答应了。他将手伸了过来,在触碰到我手的一瞬间,手上传来了奇怪的感觉。

“咦?好像能摸到?”

真的呢,他虽然是幽灵,可是我却能摸到他。他的手很大,好像比爸爸和承太郎都要大些。他的体温很低,不过这种温度现在摸起来特别舒服。

“好暖和。”

他轻声说道。他以幽灵的形态存在已经有上百年了吧,这么久以来再一次感受到人的体温。他的心情会是怎么样的呢?

“谢谢你,荷莉。”

大概是手被人握着的关系,让我感到很轻松,很安心。拜他所赐,我又一次昏睡了过去。

 

我正坐在河边,上次那条斑点狗正趴在我的脚边。我只是静静地坐着,偶尔会摸一摸它的脖子。我似乎在等谁,会是上次梦见的那个金发少年吗?

“JOJO,对不起,我来晚了。”

等的人来了,不过听声音,这次似乎是个女孩子。我回过头,看见了她。她正捂着胸口,看来一路跑来让她呼吸急促。

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呢,虽然同样是金发,但是和上次那个少年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没关系,我也来了没多久。”

我开口说话了,这个声音不出意料,果然不是我自己的。

他好像变得有些紧张,能明显感觉到心跳变快了。他肯定很喜欢这个女孩子吧。好厉害呢,明明还那么小,已经有女朋友了啊。真希望承太郎什么时候能带个可爱的女孩子回来。

她正对他笑着,笑容像太阳一样温暖着人心,却有些刺眼。河面反射的阳光也很刺眼,她金色的头发也很刺眼。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刺眼,这使我不得不闭上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并没有从睡梦中醒来。而是站在了一个大房子里,应该是上次的那幢房子的内部。大厅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尊女性雕像,像是房子的守护神。我走上了二楼,走到一间房间门口,推开了门,走了进去。我扑倒在床上,把头埋在枕头里。

“呜……”

在哭,我,不,他在哭。他就这么哭着,场景又发生了变化。

我在奔跑,在橄榄球的球场上奔跑着。视线的高度,和跑动时的感觉,都清楚地告诉我,他的身体成长了。不断有人朝我扑来,三个人,四个人,他们正在阻止我向前。我传球了,球朝着后方飞去。那里应该会有人接住,并将球带向终点。会有一个人出现在那个地方,我确定。是谁呢?是谁冲了出来,看不见,我的视线被汗水所模糊,伸手去擦了擦脸,却发现场景又变了。

我不断做着有关于他的梦,梦见了他的初恋,他的少年时期,他的校园生活,还有父亲的死,大房子被烧了。我的梦变得混乱不堪。在这些凌乱的场景里,我发现一开始见到的一些东西,再没有出现过,比方说那条斑点狗,那个可爱的女孩子,还有那个看不清脸的金发少年。

他结识了新朋友,和他们一起展开冒险,可是目的地在哪儿?他们要去和什么东西战斗?我感觉有人不断将这庞大的记忆塞进我的脑子里,让我变得越来越辛苦。

他与她又相遇了,这是我在梦中看到得最令人欣喜的片段。他们的心情与当初一样,还是喜欢着对方,因此他们结婚了。这将成为他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这种幸福感感染了我,让我的精神状态好转了不少。这使我忘记了,命运从一开始就注定,我现在梦见的只会是一场噩梦。

当窒息感从我的肺腔里传出时,他记忆中有关于那个金发少年的事便一股脑倒进了我的脑子里。他要夺走他的一切,他的身体,他的未来,他的幸福。气管被割裂,无法呼吸,无法打败他。他似乎经常遇到火灾,船着火了,那熊熊燃烧的大火理应让人热到皮肤都要融化。可是身体只感受到了冰冷,想要大声呼喊,想要将他唤醒,可是我喘不过气,我发不出声音。

“呜!咳咳咳咳……”

我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这次是真的醒了。但是那种临近死亡时的恐惧感,和窒息感却依旧没有离开。我大口喘着气,可是不够,空气还不够。

“荷莉!”

我听见了乔纳桑的声音,可是我没空理会他,我现在需要呼吸,不停地呼吸。

“哈……哈……哈……”

我不断喘息着,贪恋着呼吸的感觉。

“荷莉,对不起,对不起。”

他将我抱在怀里,不断向我道歉着。我想对他说,这不是你的错,请不要向我道歉,可是我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了。

 

打那次之后,我的身体越来越差,醒来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乔纳桑总是会用很担心的眼神看着我,我有很多话想对他说,可是却没有说话的力气。我唯一能指望的,就是我的想法能够通过我们紧握着的手传递给他。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梦都只剩下一片黑暗。但是我知道这依旧是他的记忆,虽然看不见任何东西,可偶尔还是能听见四周传来水流的声音。这个声音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可就算之后有人声出现,我还是看不见任何东西。

“啊!救命!”

偶尔会听到惨叫声。

“DIO大人……”

偶尔会听到陌生的声音,喊着那个人的名字。

“JOJO,你一定死不瞑目吧。”

偶尔会听到那个人自言自语般地,喊着他的名字。

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可是他却无法离开。他被那个人束缚了,他无法离开自己的身体,也无法去天堂,他只能存在于黑暗之中。

能够离开那里,到这里来,他应该很开心吧。可是看着每况愈下的我,看着我每天因为他的记忆而做噩梦,他变得悲伤起来,他会向我道歉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乔纳桑……”

我尝试着叫着他的名字,我想告诉他,不要悲伤,因为我一定会没事的。

“荷莉?有哪里不舒服吗?”

已经到了现在这种样子,也说不清舒不舒服了。

“嘿嘿。”

我对他摇了摇头,并且傻笑了一声。我想告诉他我没事,我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彻底垮掉。不过现在的我,笑起来肯定特别难看吧。

 

我依旧会做梦,可是却不是梦见乔纳桑。我梦见自己开着飞机,在天空上翱翔。我梦见自己在罗马竞技场里,和看上去比我厉害好多倍的男人战斗。我梦见自己在学校里,被一群女学生围着。

我梦见了充满伊斯兰风味的城镇,梦见了被迷雾笼罩的村庄,还有一望无际的沙漠。

就在我梦见自己站在了那个人所在的大屋前的那天,妈妈来日本看我了。对着我这个除了能叫妈妈之外,其他任何话都说不出来的没用女儿。妈妈说出了我这么多天来,最想说的话。

“相信承太郎和乔瑟夫吧。”

是的,请你相信爸爸和承太郎,相信你的子孙。

你是这场宿命的开始,你也是我们的引导者。你是天边闪耀着的第一颗星星,我们追随着你。我们继承了这份命运,更继承了你的精神。你的子孙不会逃避,就算被打得浑身是伤,就算爸爸倒下了,还有承太郎。我也在这里,在这里看着他们,支持着他们。左肩上的星形胎记,是乔斯达一族的象征,我们不会让他失去光芒。

“时间是我停止的。”

去相信吧,他们比你想象中的更可靠。

“时间再动了。”

去相信吧,就像我相信承太郎一样,他们也都是你的孩子啊。

“噢啦噢啦!”

去相信吧,你的孩子们即将让这份宿命彻底结束。你不必再担心我们,我们完全可以超越你,比你更坚强。

“荷莉?你怎么突然坐起来了?”

因为他们赢了啊,妈妈。我的身体恢复了,它不再沉重,不再发热,我就和平时一样。

“妈妈,爸爸和承太郎,他们两个要回来了啊!”

我的爸爸和儿子就要回来了,而代替他们一直守在我身边的乔纳桑就要离开了。他的身体变得透明起来,伸手去摸却摸不到。

“荷莉,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我点点头。

“我和你见过面的事,能跟其他人保密吗?就算是乔瑟夫和承太郎也不能说。”

秘密啊,和曾祖父之间的秘密,连爸爸都没有见过的曾祖父之间有了一个秘密,这是多么让人自豪的事。

“谢谢你了,荷莉。”

他向我道谢,我摇了摇头,因为该道谢的人是我们才对。

“还有,你们一定要……”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身影也越来越模糊。我根本没听见他的最后一句话,可是我却能理解他的意思。那是长辈最想传达给子孙的愿望。

 

爸爸和承太郎回来了,虽然两个人都带了一身伤。但是看到我充满活力迎接他们的样子,就算再辛苦也无所谓了。

“荷莉啊,过几天我们一起去英国旅游吧。”

爸爸才刚回来没几天,就想着出去玩了。

“是全家人都去吗?”

不过去英国的话,也不是不能理解。

“最好是全家人一起啦,想跟你们介绍一下乔斯达家的风光史呢。”

不只是这样吧。

“是不是还可以顺便探望一下乔纳桑?”

不好,乔纳桑叫顺口了,一不小心就冒出来了。

“乔纳桑?”

糟了,爸爸一定会追根问底的。

“你怎么直接叫你曾祖父的名字?我都不敢这么叫。”

好嘛,果然开始问了。

“啊呀,人都死了那么久了,怎么叫都没所谓的吧。”

这种说法听上去超级不孝的。

“不对,肯定不是这个原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爸爸?”

“没,没有啦,爸爸你想太多了。”

怎么办,要怎么圆过去?都答应要保密的了,怎么就说漏了呢?

“不要骗爸爸,你在想什么爸爸都……”

“喂,老头子。”

承太郎突然出现,打断了爸爸的话。

“别叫我老头子,你太没大没小了。”

“我是没大没小,不仅叫你老头子,还叫她臭婆娘。”

承太郎边说,边用手指指着我。

“所以,臭婆娘叫一声乔纳桑会很奇怪吗?”

爸爸一下子被承太郎问倒了。原来这孩子是想替我解围啊。

“还有,外婆找你有事,你快点去。”

“喂喂,叫我老头子,叫丝吉外婆吗?你故意气我是不是!”

“啧,真难搞。”

承太郎用他的口头禅回答了爸爸的抱怨。爸爸也没多说什么,就去找妈妈了。看来比起教训外孙,妈妈更加可怕一点。

“喂,到底什么事?”

怎么怎么了,怎么连承太郎也问起我来了!

“没事啊!怎么连承太郎也觉得我有什么隐瞒的呢?”

“你知道你的撒谎技巧有多差吗?”

恩?有很差吗?

“唔,不管,反正就算是承太郎,我也不会说的!”

好么,这样不就承认自己有事瞒着了吗?

“切,不说算了。”

还好承太郎的性格很怕麻烦,这样就不会继续追问了。

我不会对任何人说,我曾经在我的曾祖父死后一百多年的时候和他相遇,并且还目送他成佛。因为那是我和他之间的秘密。

在他真正离开人世的时候,他对我说了谢谢。

“承太郎,谢谢你哦。”

道谢的理由,是自己作为长辈,在看到自己的孩子成长得比自己更坚强时,内心中充满了感动和欣慰。

“说什么呢?”

同样作为长辈,我能够理解他离开时所说的另一句话。那是每个父母,每个长辈共同的愿望。

“还有,一定要永远幸福哦。”

 

替身名:星星的思念

使用者:荷莉

形态:藤条状

能力:可以召唤家族中已死但还没成佛的灵魂,并获取他们的记忆。被召唤者以实体出现,可以加入战斗,无替身者不可见。(召唤方式大概是葫芦娃【唔噗……)

     可以与还活着的家族成员心意相通,距离远时只能单向读取,10米之内可相互读取。

破壞力:(视被召唤者而定)
速度:(同上)
精密控制性:A
射程範圍:A
持續力:B
成長性: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