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偷马贼(JOJO7部)(尼可拉斯&迪亚哥)

“吱呀……”

破旧的铁门发出的声音让人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将马厩的大门打开,拿起放在地上的油灯和清洁用具走了进去。

马厩里很黑,很臭,任谁踏进这里的时候都会皱起眉头来。黑暗中,只能听见马儿们参差不齐的呼吸声,还有我手中提着的水桶和拖把敲击时发出的声音。

打扫马厩,是我每日的工作,除此之外,打扫猪圈,还有厕所也都是我的工作。说是因为我还小,只能干些轻松的活儿,可事实上,他们只是想把这些臭烘烘没有人愿意干的事推给我罢了。

我朝着马厩深处走去,手里的油灯摇晃着,微弱的灯光,只能照亮周围一尺左右的距离。有几匹马,因为突然出现的灯光而显得有些不安。

“是我,不要怕。”

我轻声安慰着它们,继续向前走去。

“咴……”

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尖锐的马嘶声,是一匹叫雷光的母马,她不久前怀孕了,所以情绪不太稳定。

“雷光,是我啦,我来打扫马厩的。”

我边说边朝着她走去,灯光渐渐将前方照亮,然后我发现了异样。在雷光的栅栏旁的柱子后面,站着一个人。

“什么人?”

他似乎想将自己隐藏起来,可是马厩里并没有能藏下一个成年人的地方。

“啊哈哈……”

他尴尬地笑着,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

“被发现了呢。”

是个男人,年纪不算大,着装整洁,不可能是牧场的工人。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向后退了一步,大晚上的,在马厩里遇见个陌生男人,是谁都会警觉起来。

“呃,我是谁呢,怎么说好呢……”

他挠着头,看上去很苦恼,连自己是什么人都说不上来,实在不像个好人。

“你……你该不会是偷马贼吧!”

我突然放大了音量,他和马儿们都被吓到了。

“啊?偷马贼?我看上去像吗?”

看上去不像,可是大晚上的一个人跑到这里来,除了偷马我想不出其他可能了。

“你不是偷马的,你在这里干嘛?”

我又向后退了几步,想着拉开一点距离之后就跑出去喊人。

“我来看看这里的马,想挑一匹适合自己的。”

果然是来偷马的啊!

“那你挑到了吗?”

差不多了,再向后一点就可以了。

“我才刚进来没多久,还没来得急看呢。”

他将手放在了雷光的头上,摸着她脸上的毛。

“这,这样啊……”

距离足够了,是时候跑了。

“对了,你来帮我挑挑看吧。”

他一个跨步来到了,刚想转身的我的面前,并且用力握住了我的肩膀。

“咦?我,我,我不会挑啊。”

背上都是冷汗。

“不会吗?我看你刚才还和它们说话呢,应该挺有天赋的吧?”

他掰着我的肩膀,让我转了个圈,背对着他。

“来挑挑看嘛。”

他推着我,使我不得不向前走去。

“我,我看今天就算了吧,我还要打扫马厩,再晚它们该睡了。”

和偷马贼说这些大概没有用吧。

“也对哦,时间不早了。”

咦?

“不过我来都来了,总得试一匹吧,这样,你随便去牵一匹到外面空地上,碰碰运气怎么样?”

他为了拖住我,不让我去叫人,所以才叫我去牵马吗?

“我只是个下人,不能随便带马出去的!”

我挣扎起来,想要摆脱他的钳制。

“那么晚了,不会有人发现的啦!”

他放开了我,这让我失去了重心,向前跌撞了几步。

“快点去,我在门口等你哦!”

说完便自说自话朝门口走去。

“天哪……”

我蹲在地上,不明白为什么会遇上这么匪夷所思的事。马厩的出口只有一个,我根本无处可逃,该怎么办才好?

“咴……”

雷光又在嘶鸣了,不过这次像是在安慰我。

“谢谢你雷光,可是我……”

可是我如果照他的话做了,被牧场主发现的话,一定又会被打。那个该死的男人,一点破事就要折磨自己。明明是他害死了妈妈,却好像是我欠了他一条命一样。

“不管了!”

是啊,那个男人做了那么多坏事,被偷掉几匹马也活该!我干嘛要为他的牧场考虑那么多!

“哼,就挑匹最好的马!”

说到这个牧场里最好的马,首选自然是黑玫瑰。 黑玫瑰,马如其名,全身的马毛都是黑色的,站在阳光下乌黑油亮,看上去就很有气势。它身材高大,是牧场里跑得最快的马。只可惜脾气不太好,难以驯服。黑玫瑰确实是匹好马,所以就算它性子再烈也会有各种骑手和贵族富豪想要买它回去。可无论是多有名的骑手,刚骑上它便会被甩下来。被甩下来的人,也不生气,反倒更想要驯服它了。隔三差五来光顾牧场的人可不少,牧场主都对他们说,希望黑玫瑰能找到个适合它的主人,不想轻易把它卖了。话说得好听,其实就是想抬高价钱。

“黑玫瑰?”

我走到了黑玫瑰的栅栏前。它可是牧场主的摇钱树,不管是饲料,还是饮水,样样都是最好的。要是那个偷马贼能把黑玫瑰偷走,牧场主肯定会气到吐血。

“跟我出去散散步吧。”

“咴……”

它轻声嘶叫,表示同意。

我打开了栅栏,将黑玫瑰牵了出来,朝门口走去。

偷马贼正背对着门站着,听到身后的动静,回过头来。

“你还挺快的嘛。”

“嘿嘿……”

我干笑了两声,将黑玫瑰从马厩里牵了出来。

今天晚上的天气不错,月光和繁星都能让人看清眼前的事物,可要看清楚人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是不可能的。

“哦……”

应该是不可能的才对。

“这可真不得了。”

我却看见了他的表情变化,就像发现了宝物一样,眼睛一下就亮了。

“它叫什么?”

“黑玫瑰。”

我回答他,并将手里的缰绳递给了他。

“它脾气不太好,希望你能成功把它骑走。”

他接过缰绳。

“能这样就好了。”

他牵着黑玫瑰,朝马厩前的空地走去。黑玫瑰看上去还算平静,我稍微有些期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就在这里吧。”

他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了我一眼,翻身上了马。

“咴……”

不出所料,黑玫瑰不安分了起来。身上突然多了个人,这多余的重量让她不安地蹬着前腿,想把背上的人甩下去。

“哇啊!!”

他还没有被甩下来,可是看样子也坚持不了多久。

动静太大,我开始后悔了。又是马叫又是人叫,肯定会把其他人引来。

“你不行就快下来!”

虽然这么说,但是他想平安无事下来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完了,被人发现的话可不只是被打一顿那么简单,肯定会被送去拘留所。

“别担心,我没问题的!”

都这样了,还没问题吗?!我不该把黑玫瑰牵出来的,随便牵一匹温顺点的,品种金贵一点的也可以的嘛!

“好了,冷静些!”

他的这句话不知道是说给马听的还是说给我听的。

“对,就这样。”

不管是在对谁说,这句话都非常奇妙地使我和黑玫瑰都冷静了下来。

“乖孩子。”

黑玫瑰渐渐不再挣扎,不再疯狂地想要把他甩下去。

“看,我说没问题的吧!”

它被驯服了,马蹄子轻轻地在地上踢踏着。

“很好,来走几步吧。”

他拽紧了缰绳,黑玫瑰慢慢朝前走去。我跟在他们身后,紧紧地跟着。就像是要确认自己看到的是不是现实。

“你,你……”

这种情况应该说些什么比较好?

“你到底是……”

“什么人!”

我的话被人打断了,被一个我非常熟悉却又非常厌恶的声音打断了。因为刚才的经历太刺激,让我完全没注意已经有人朝着马厩这里走来。

“迪亚哥?你怎么晚了在干什么,黑玫瑰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个男人又是谁?”

牧场主一连串的问题让我不知所措,我只能看向偷马贼,看看他的反应。

“呀,牧场主吗,抱歉打扰到你们了。”

他已经从马上下来了,正很有礼貌地向牧场主打着招呼。

“你是?”

“他是我儿子。”

从牧场主身后走出了一个中年男人。他穿着价值不菲的衣服,神情举止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像个贵族。

“咦?是乔斯达先生的儿子吗?那也就是……”

牧场主边说边打量着这个被我误认为偷马贼的男人。

“我叫尼古拉斯。”

他微笑着,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啊!您就是那位在前不久的全国青年马术比赛上拿到冠军的尼古拉斯·乔斯达先生吗?”

他尴尬地笑笑,点了点头。原来是那么厉害的人吗?

“难怪能驯服黑玫瑰呢,原来是这样啊。”

牧场主一定已经在心里盘算起了怎么让他们出高价把黑玫瑰买回去了吧。

“尼古拉斯,你怎么一个人自说自话跑到马厩来了?”

“抱歉父亲,我实在没忍住……不过我找到匹好马呢!”

牧场主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下就睁大了。

“尼古拉斯先生喜欢黑玫瑰吗?”

尼古拉斯点了点头。

“可是很抱歉,黑玫瑰已经有买家了。”

来了,要开始抬高价格了吗?

“有没有可能让对方放弃呢?”

乔斯达先生不负众望地上了钩。

“那个,我觉得不必担心!”

突然插嘴的我成功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订了黑玫瑰的先生,其实只是想要收藏用,他说如果有骑手能驯服它的话,很乐意把它让出来。”

哼,让你抬价,气死你!

“咦?是这样吗?”

牧场主瞪了我一眼。

“这个怎么说呢……我看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谈比较好?”

牧场主对乔斯达先生提出了建议,这种谈生意的事情果然还是私底下谈比较好。

“也是,尼古拉斯,你也来吧。”

尼古拉斯看了一眼他的父亲,看了一眼黑玫瑰,又看了我一眼。

“父亲,我除了马之外还有一样想要的东西。”

大家都疑惑地看着他。他微笑着,伸出手,把我拽了过去。

“我觉得这个孩子很有才能,将来一定能成为了不起的骑手,所以能不能把他也带回去?”

咦?咦?他在说什么??

“尼古拉斯先生,他只是个小工而已……”

“这和他是什么人没关系。”

我是不是应该也说些什么?

“尼古拉斯,你确定吗?”

乔斯达先生问道。

“我觉得他没什么才能,这孩子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他要有才能我还不希望我们这里出个优秀的骑手吗?”

骗子,他知道我什么!

“你看着他长大,也不能一口咬定他没才能吧?这样,你不服气,那我们现在就让他骑上试试!”

等等,为什么话题会变成这样??

“就骑这匹黑玫瑰怎么样?”

喂喂,再怎么也不能试黑玫瑰吧?至今为止就只有你没被甩下来啊,我怎么看都不可能成功的吧??

“呃,既然您坚持的话……”

牧场主看上去有些尴尬,可其实心里在偷笑吧!

“等,等一下……”

我试图出声阻止。

“你想清楚了,你要是不试的话,等下那个牧场主会怎么对付你。”

尼古拉斯弯下腰来,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我……我……”

是啊,我先是半夜给不认识的人牵马,接着又坏了他抬价的好事。要是把握住机会能离开牧场,那我的人生将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可要是没能离开,那我……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好了,别扭扭捏捏的。”

尼古拉斯托住了我的腰,硬生生把我从地上举了起来。

“咦,等……”

不给我拒绝的机会,他把我扔到了马背上。黑玫瑰吃了一惊,开始挣扎,我死死抓着缰绳,勉强跨坐了上去。

“咴……”

黑玫瑰似乎一点都不给我这个每天给它喂食,为他打扫马厩的人面子,拼命想要把我甩下去。

“啊啊啊!!!”

我摔在了地上,以我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在黑玫瑰身上呆更长的时间。

“您看他根本不……”

“起来,再来。”

这下摔得还挺疼,不过和平时挨的打比起来要好多了。

“赶紧上马。”

尼古拉斯催促着,我只能从地上爬起来。这次他似乎没有抱我上马的意思了。我看着眼前高大的黑玫瑰,举起了腿,马镫的位置在我的胸口附近,光是上马就费了好大劲。

“咴……”

黑玫瑰嘶叫着,再一次把我摔了下来。

“再来!”

摸着摔疼的手腕,硬着头皮再上。

“再来!”

一次又一次被摔到地上,摔得都麻木了。

“再来!”

我到底在干嘛啊,简直莫名其妙不是吗?

“再来!”

我记得妈妈以前说过我有这方面的天分来着?第一次骑马就快要把我这渺小的希望给掐灭了。

“差不多就行了吧,这样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天分吧?”

“你闭嘴,继续!”

啊,好想放弃啊,放弃就只是被牧场主打一顿而已。我这样摔得满身伤也没区别了嘛。

“快起来,继续!”

好想放弃啊,快点放弃吧,说自己不行吧,说自己没有才能,说自己只能一辈子呆在这个该死的牧场里干粗活,被人打,说自己永远不能成为有钱人将这些该死的混蛋踩在脚下。

“啊啊啊!!!!!!!”

脑子里思考着放弃的语句,身体却做着相反的动作,一次又一次,我一定是疯了。

“啧,你不是跟马的关系很好吗,想想平时你们是怎么交流的,再来!”

怎么交流的?就这么交流啊,只要对它说……

“黑玫瑰是我迪亚哥。”

它就会乖乖把头凑过来蹭我的脸。

“让我骑一下吧,就骑一会儿。”

它会很配合地吃我给的饲料,会很听话地让出马厩让我打扫。

“咴……”

我可以听懂它的回答,可以从它的心跳声,呼吸声中听出它的情绪,它的状态。

“看,不是骑上去了吗?”

所以,它一定会愿意让我骑在它身上。

“呜……呜……”

身上好疼,眼泪止不住,已经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了。我就只是抓着缰绳,坐在马背上,不停地哭,也不明白到底是在为什么哭。

“喂,该下来了吧?”

好高,下不来。

“哇,怎么哭成这样?好啦。”

他伸出手,把我从马背上抱了下来。腰上好像摔伤了,掐着有点疼。

“说实话,我还真没想到你能那么安稳地坐在上面。”

不是你让我骑的吗?

“你果然是有才能的嘛,而且还很有毅力,摔那么多次还往上爬。”

不是你让我爬的吗?

“我,我可以离开这里了吗?”

“当然。”

 

时间过得很快,当我也到了能站在颁奖台上的年纪时,偶尔还是会想起那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夜晚。

“哟,乔尼·乔斯达,这次又是第二,有什么感想吗?”

拿了冠军之后还要去第二名面前显摆的习惯又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呢?

“啧,管你屁事,你离我远点!”

同样是姓乔斯达,性格完全不一样呢。

“我也不会一直输给你的!”

咬牙切齿的样子还真难看啊。

“你真觉得自己能赢我吗?”

 

“我试了那么多次才成功,真的没问题吗?”

在我停止那丢人的嚎啕大哭的时候,乔斯达先生已经和牧场主离开了。

“没问题啊,你的才能和毅力都算是一流的。不过……”

 

“才能和毅力那是每个骑手都必需的素质,这种东西根本算不上成为冠军的必要条件。”

 

“什么意思?不是在试探我的才能和毅力,那是想确认什么东西,才要我骑黑玫瑰的?”

尼古拉斯手里抓着黑玫瑰的缰绳,我跟在他身边,朝马厩走去。

 

“想要成为冠军,还有更重要的东西。对于无忧无虑的大少爷来说,那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可对于我这种什么都没有的人来说,却是与生俱来的。”

 

“当然是野心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