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酒后乱性(JOJO3部)(花承♀)(除花京院外全员性转注意)

 花京院不明白,为什么同行人里明明有埃及人,还会错把酒当成饮料买回来。而让他更不能理解的是,平时看上去那么厉害的一群女人,喝了酒之后就……更厉害了呢?

“啊!花京院你个笨蛋!!”

波尔纳雷夫正毫不遮掩地骂着他,她一手抓着头,一手抓住了花京院的领子。

“你说你怎么这么讨厌!嗝……”

波尔纳雷夫边说边打了个嗝。

“为什么对着她们都笑眯眯的,对着我就像看到脏东西一样,你说啊!!!”

她看上去罪得不轻,抓着花京院的领子不停摇晃着。

“波尔纳雷夫,你酒品好差呀。”

一旁的乔瑟夫拍掉了波尔纳雷夫的手,把她挤到了一边。

“就是因为老是这么死缠烂打,男人才会不喜欢啊!”

乔瑟夫说着,就伸出手,把两条手臂架到了花京院的肩膀上。

“花京院好可爱啊,我好喜欢你啊。”

花京院紧张地抓住了她的手臂,想要把她拽开,可却又不敢太用力,怕会碰到什么不该碰的地方,比方说,乔瑟夫那大得离谱的胸部。

“乔斯达小姐,你喝醉了,请不要这样!”

花京院的挣扎在乔瑟夫眼里似乎让他显得更为可口,干脆整个人都挂在了他身上。

“乔瑟夫,你这样很难看哦。”

乔瑟夫听到阿布德劳的话,身体僵了一下。

“什么意思?”

她的声音有些不满。

“和年轻的男孩子这样黏在一起,不觉得不妥吗?”

阿布德劳倒是没有喝醉的迹象,还在淡定地喝着酒。这让花京院觉得,或许她就是想看闹剧,才没有提醒他们这些是酒。

“有什么关系?爱情不分年龄!”

乔瑟夫的手臂有收紧了一些,雄伟的胸部紧紧贴着花京院,让他不自在。

“爱情?呵呵,你说真的?”

阿布德劳的语气里带着明显地嘲笑。

“你觉得一个男高中生会和你这种年近30的阿姨产生爱情吗?”

她放下了手里的酒瓶,也凑近了花京院,贴上了他的背部。

“你不觉得,比起和不解风情的老女人谈情,还是和充满神秘气质的女性来个一夜情会更好吗?”

阿布德劳在花京院的耳边低语道。花京院确定,这三个人全都喝醉了。

“啊,你们好狡猾!!我也要抱!!!”

刚刚被挤到一边的波尔纳雷夫终于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花京院!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我也是个充满魅力的女人,不要老把我和厕所联想在一起!”

波尔纳雷夫边说边扑了上来,花京院已经没有余力推开她。他就这样被三个比自己年长的女人抱着,前胸后背,大腿手臂,还有脸上,都是女性身体柔软的触感。可是说实话,一点都不愉悦,她们三个人身上散发出的酒气,刺激着花京院的神经,让他反胃。

“你们快放开……”

“够了!”

还在挣扎花京院,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分量变轻了,脸上的东西也少了,他抬起头,看见承太郎正站在自己面前。一只手拽着波尔纳雷夫的衣服,把她甩到了一边,另只手抓住了乔瑟夫脖子上的围巾。

“啊,啊,快,松手,要,要死了!!”

乔瑟夫断断续续地说着,看上去非常痛苦。

“JO……JOJO,你快放手吧……”

花京院出口阻止,再勒下去,乔瑟夫恐怕真的要一命呜呼了。

“咳咳咳……”

承太郎放手了,乔瑟夫在一边喘着粗气。承太郎看上去脸色很差,这样目前还算平安无事的两人不由地发寒。

“玩笑开过头了呢。”

阿布德劳很识相地松开了手。花京院松了口气,发自内心地感谢承太郎给他解围。

“你还愣着干嘛?”

就在花京院还在感慨着,虽然不用陪着一群发酒疯的女人,但是接下来可能要接受承太郎的制裁时,阿布德劳在身后推了他一把。

“咦?”

花京院没有防备,阿布德劳这一下也挺用力,他整个人都向前扑了过去,直接扑在了承太郎怀里。花京院的脑子当下就当机了,头埋在承太郎柔软的双峰间,呼吸都有些困难。出于条件反射,花京院迅速抬起了头,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我……我,我不是……”

嘴里结结巴巴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手不停摆动着,不知道想表达什么。

“这是误会!”

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我,我是说……咦?”

承太郎抓住了花京院的手臂,没说话,拽着就走。她本来力气就很大,大概是喝了酒的关系,手上没轻重,花京院被她抓得有点疼。

“你听我解释……”

没有回应,连头都没回,她只是拉着他,打开了房门,把他拖到了隔壁的房间里。他们在这间旅馆里总共定了三间房,刚刚一起喝酒的那间是乔瑟夫和阿布德劳的,现在这间是花京院自己的。

 两人一踏进房门,承太郎就顺手把门甩上,然后一使劲,把花京院扔到了床上,转身,再把房门上了锁。这一系列的动作,让花京院觉得自己就像是马上要被恶霸强奸的良家妇女。

“那个,承太郎,我们有话好好说。”

花京院也喝了不少酒,反应有些跟不上。在他看见承太郎脱了外套鞋子,爬上床的时候,就更是头晕目眩了。

“咦……咦……等……”

承太郎越凑越近,表情比起刚才稍微有所缓和。她伸出手,按住了花京院的肩膀,把他整个人都摁到了床上。

“承……”

“闭嘴!我问一句你回答一句。”

承太郎的脸凑得很近,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喷在花京院的脸上,带着酒气。

“哦……”

花京院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这宾馆不好,床有些硬。

“你喜欢我吗?”

 花京院持续当机中。

 “诶……承太郎你喝多……”

“回答问题。”

不是请求,也不是命令,单纯的在等待着答案,用迷惑人心的声音,让人产生动摇。

“我喜欢你。”

花京院看着承太郎的眼睛,她是英日混血,他在她碧绿色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那,你想和我接吻吗?”

充满诱惑的语言从唇间流出。

“可以说想吗?”

没有得到回答,应该说承太郎用行动给了他答复。她将自己的脸凑近了花京院,将身体压在了他的身上。

“碍事……”

帽子影响了她想要进行的事,她伸手把帽子摘下,扔到了一边。

这次是真的了,越来越近的脸,越来越近的双唇。花京院的心脏跳得很快,呼吸也有些急促。

只是触碰,单纯的将嘴唇贴在一起,柔软温热,让人不想仅止于此。他微微张开嘴,伸出舌头,舔着对方的嘴唇,她也很配合地张开了一条让他侵入的缝隙。

“唔……”

酒味,烟味,混在一起的味道,此外还有令人动摇,令人失去理智的味道。

舌头纠缠在一起,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呼吸,这会让人变得兴奋,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或许是出于男人的本能,花京院伸手按住了承太郎的头。这让两个人可以换气的机会变得更少了。

同样是出于本能,在激吻中的男人,手就会开始不老实。他将另一只手放在了她裸露的腰上,轻轻抚摸着。

“嗯……”

她打了个冷颤,喉咙里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声。

承太郎的腰上没有赘肉,结实但却有着属于女性应有的柔软。花京院想,既然她没有什么反抗,应该还可以再进一步。他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摸着她的背部,光滑,与正常体温相比稍微有一丝偏高的皮肤。

承太郎依旧没有反抗,与其说是没有反抗,不如说,她似乎渐渐开始失去了和花京院厮磨的兴趣。虽说接吻的主导权有些被花京院夺走的迹象,可她好像连配合的动力都没有。动作变得迟缓,最后干脆把舌头收了回去。

“承太郎?”

花京院放开了她的头,然后她的头便无力的倒向了一边。

“咦?承太郎?”

答复他的只有渐渐平缓的呼吸声。

“……睡着了?”

没有回应。花京院此刻很想哭。

“这个姿势睡觉会很辛苦的哦。”

并且为自己此刻的理智感到钦佩。

“唔……”

承太郎呢喃了一声,开始扭动身体,想要找个舒服的姿势。一个发育健全甚至可以说意外健全的女性身体,在一个差点就要擦枪走火的少年身上不停摩擦着,时不时还用大腿蹭着他的股间。简直就是折磨。

“天哪,放过我吧。”

花京院深知此刻如果把持不住的话,明天就会和世界说再见了。他强忍着,幸好,承太郎扭动的时间并不长。最后她的头枕在他的肩上,大半个身体还是压在他身上。

“晚安,承太郎。”

他无奈地说着,和她一起入睡。

 

第二天早上承太郎醒来时,毫不意外地在花京院脸上赏了一拳。再加上半边身体被压了一晚上,花京院很有幸地体验到了传说中的左半身失调。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