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棒棒糖(光速21)(蛭真)

这里是泥门高中美式足球社活动室,时间是早上6点。天才刚亮,可这却是美式足球社的队员们即将开始晨练的时间。

“早上好,真守姐你好早啊。”

推开活动室门的是球队的主将小早川濑那。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够早了,却没想到推开门之后,看见了球队经理姐崎真守正埋头在一大堆资料里。

“啊,濑那你来啦,早上好。”

真守抬起了头,和濑那打招呼。

“没办法啊,某个人叫我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资料整理好。”

濑那听到真守的抱怨,苦恼地笑了笑。对于真守口中的某个人,就算是身为主将的自己,也只能乖乖听话。

“真守姐,你不要太勉强自己了。”

濑那边说边走到了自己的柜子前。

“我这才不叫勉强呢,倒是你濑那,以前明明那么胆小,现在居然都成美式足球队的主将了,真的没问题吗?”

真守对这个比自己小一岁从小就保护着的如同弟弟一般的少年,有着操不完的心。与其说她像濑那的姐姐,倒不如她更像濑那的妈妈。

“没问题的啦……应该……”

虽然已经是美式足球队的主将了,可是那种犹犹豫豫又有点唯唯诺诺的性格,似乎是很难改掉了。

“真是的,你拿出点自信来啊。”

果然还是很让人操心呢。

“哦,哦,我去训练了,真守姐你累了就休息休息。”

濑那换好了队服,离开了活动室。真守看着他打开门,又关上门,她又将视线转回到了桌子上。

桌上的资料其实已经弄得差不多了,自己为什么会天还没亮就跑来继续整理,只是想给刚才提到的某个人更多的时间,去想下一场比赛的对策而已。

“嗯~”

真守伸了个懒腰。

“还有一点点,加油!”

话音刚落,活动室的门又打开了,不过这次开门的人很粗鲁,是用脚踢开的。

“哟,死经理挺早的嘛~知道自己效率低,所以就用勤奋弥补啊。”

进来的不出所料,果然是某个人。

“我就快好了,你别影响我!”

真守抱怨着,但是连头都没抬一下。

“嗯?是嘛,让我看看。”

他拿起了桌上的一沓资料。

“死经理工作质量还是不错的。”

他是个很少夸人的人,一般要表示赞赏的话,会直接在对方屁股上赏一脚。

“你快点去练习吧,濑那已经来了。”

真守催促道。

“知道啦,你就是烦。”

他放下了手中的资料,走到了柜子前,放下了包,开始拿防具,还有他无时无刻都需要用来醒脑的口香糖。

“完了……”

这种丧气的词还真是很难听到呢,真守这么想着抬起了头。

“怎么了?”

她发现他正站在柜子前发呆,这个人会有这种反应,让人忍不住觉得大概是天要塌了。

“口香糖没带……”

真守沉默了。

“现在小卖部也没开门。”

他看上去很消沉。

“没有口香糖我集中不了精神。”

真守觉得他下一秒钟就会回过头来,用他那张非常欠揍的脸,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恶魔般的笑容,对自己说“蠢女人,我当然是骗你的”。

“你有没有口香糖?”

他确实是回过头来了,可却不是真守想象中的那样。真守有种无力感,她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个吐槽角色,可是这个状况槽点太多了。

“那什么,蛭魔君,我觉得我大概是睡太少了……”

“我他妈在问你有没有口香糖,你跟我说你的睡眠状况做什么?”

恩,没错,这种语气是蛭魔妖一没错。

“呃,我没有口香糖……”

真守侧过身,翻找起了放在旁边凳子上的书包。

“我有棒棒糖,你要不将就一下。”

 

现在是早上6点30分,泥门高中美式足球队全员到齐,开始晨练。今天他们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个很特别的景象。他们的四分卫,一个被恶魔附身,哦不不不,是原本就是个恶魔的蛭魔妖一,此刻并没有嚼着他就算是冒着被噎死的风险也要在比赛中一直嚼着的口香糖,而是叼着一根棒棒糖。

“渣滓们!”

蛭魔妖一的心情很糟糕,他身上围绕着的暗黑气息似乎增多了两倍。

“发什么呆,还不给我跑!”

蛭魔拿出了一把机枪,对着众人扫射。

“快跑,快跑!!”

操场上硝烟弥漫,完全不像是高中的美式足球队在训练的样子。

在活动室进行最后校对的真守因为这巨响,无法集中精神。她来到了操场上,想叫蛭魔安静点。

“真守姐(姐崎)救命啊!!!”

队员们纷纷发出惨叫,可是这该怎么救呢……

“那个蛭魔君,你能安静点吗,你影响到我了。”

蛭魔停下了扫射,走到了真守面前。

“咔吧,咔吧……”

蛭魔非常习惯地嚼起了嘴里的东西。

“好啊,等你搞完了……”

蛭魔原本是想说等你搞完了,我再加倍犒赏那群渣滓。可是因为嘴里叼着的是棒棒糖,刚刚那么咔吧咔吧地嚼,棒子很自然的就跟上面的糖分开了。他一张嘴,棒棒糖的棒子就掉到了地上。

“咔吧,咔吧……”

他闭上了嘴,可还是不停嚼着嘴里的糖。真守看了一眼地上的棒子,只好蹲下身去捡。

“你还有吗?”

蛭魔没几下就把糖嚼没了。

“有……”

真守预料到会发生这种状况,所以带了一根出来。

“啊……”

蛭魔张大了嘴,一脸等投喂的表情。

真守也没说什么,剥掉了糖纸,然后把棒棒糖塞到了他嘴里。

“葡萄味的啊?”

蛭魔有点不满地皱着眉。

“没别的了,将就着吃吧。”

“死经理,你工作做得不到位,你怎么能不了解好队里人的喜好呢?而且你居然没有随身带口香糖的习惯,这点太让我失望了。”

蛭魔取出了嘴里的棒棒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我干嘛要带口香糖在身上!你自己没带还怪我不好吗?”

真守有点生气了。

“就是你的错,白痴大胃女。”

真守非常生气,她拿起了刚刚被蛭魔扔在地上的机枪。

“去死吧混蛋!”

虽然看上去挺暴力的,可是他们两个刚才一系列的互动,在其他队员眼里似乎有另有风味。

 

“呼……终于搞定了。”

真守长出了一口气,外面安静下来之后,她回到了活动室,没多久就把最后的校对工作做完了。

人一放松下来,就想吃点什么。刚刚给蛭魔吃了两根棒棒糖,那自己也来吃一根好了。真守这么想着,打开了书包。

“不会吧,已经吃完了吗?”

真守努力在包里翻找着。

“哦,太好了,还有一根。”

真守拿起棒棒糖的时候稍微犹豫了一下,想着要不要留给蛭魔。可是看看时间,小卖部就快开了,应该没关系吧。

“哼~哼~”

真守含着棒棒糖,嗓子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棒棒糖的甜味在嘴里蔓延,手捏着棒子,用舌头在糖球上舔了一圈,嘴里发出了“啧啧”的声音。将舔过的棒棒糖从嘴里取出,可以看到糖球与舌头之间仍然连接着,还未断裂的透明的唾液。

“死经理,快给我棒棒糖!”

真守刚享受了没多久的安静时间,活动室的门又打开了。

“你怎么吃的那么快,不是刚给你一根吗?”

蛭魔似乎比刚才见到的时候更加烦躁。

“才咬了几下就没了,还不够塞牙缝的。”

真守很想告诉他,棒棒糖不是这么吃的。

“小卖部就快开了,你再忍忍。”

蛭魔走到了真守身边。

“忍不住了,快给我。”

蛭魔越来越烦躁,他甚至抓起了真守的书包,自己找了起来。

“喂,你干嘛?已经没有了啦!”

真守将棒棒糖塞回了嘴里,然后伸手去抢自己的包。

“嗯?没了吗?”

蛭魔放开了书包,直视着真守,然后做了一件让真守觉得就算宰了他也难以泄愤的事。

“这里不是还有一根吗?”

蛭魔一把捏住了真守嘴里露出的那截棒棒糖的棒子,一用力,就把棒棒糖抽了出来,然后塞进了自己嘴里。

“?!!!”

由于两个人脸凑得很近,棒棒糖被抽出来时粘着的真守的唾液尚未断开,糖就进入蛭魔的嘴里。

“你,你……”

真守涨红了脸,连话都说不清楚。

“这回是菠萝味的啊。”

蛭魔似乎对菠萝味的也很不满。

“算了,总比没有好。”

他说着就朝门口走去。

“你给我站住!!!!!!!!!”

真守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别那么小气啊,等下去小卖部买两斤棒棒糖还你总行了吧。”

蛭魔想要甩开真守,但是很意外,她似乎用了吃奶地劲死死地抓着他,一时还真甩不开了。

“这不是小不小气的问题好吗?!!!!”

真守的脸越来越红,一是因为生气,二嘛,当然是因为害羞。

“啊呀,你烦得要死。”

蛭魔抱怨着,然后又做了一件让真守想要一头撞死的事。他取出了嘴里的棒棒糖,又把糖塞回了正语文伦次的真守嘴里。

“还你总行了吧!快放手!”

按照现在真守的状况,就算想抓着也抓不住了。蛭魔摆脱了真守,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活动室。

“唔!!!!!!!!!!!!!”

真守想要大叫,可是嘴里叼着棒棒糖。这颗棒棒糖从她的嘴里到蛭魔的嘴里轮回了一圈又回到了自己嘴里,上面沾着他们两个人的口水,仔细品味一下似乎还有刚才蛭魔吃的那根葡萄味棒棒糖的味道。

真守颤抖着捏住了棒棒糖的棒子,但是她没有把糖拿出来,应该说她不知道应不应该拿出来,可是放在嘴里她也没有用舌头去舔的胆量。嘴里的唾液越来越多,可是却不敢咽下去。就算急得快哭出来了,也没有把糖和两个人的唾液都吐掉的意思。

“咳咳咳……”

最后真守因为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而把糖吐了出来。她用力把额头磕在了桌子上,大口喘着气。安静的活动室里只能听见她自己的喘息声和心跳声。

“蛭魔你脸怎么那么红,生病了吗?”

隐隐约约地,似乎还听到了在外面操场上训练的栗田的声音。

“老子会生病吗?我会脸红当然是被你们这群渣滓给气的!”

在某个人的怒吼之后,便是一阵急促的枪声。

“笨蛋。”

真守捂着脸小声地骂着。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