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泡芙(光速21)(蛭真)

这里是泥门高中美式足球社活动室,时间是晚上8点。当姐崎真守的胃里传出饥饿感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外面已经乌起码黑了。

“啊,糟糕了。”

真守放下了手中的资料,拿出了放在书包里的手机。

3条短信,5个未接来电,都是家里人打来的。真守没想到自己整理资料会那么投入,居然没有听到手机铃声。

“喂妈妈,我是真守。”

她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没听到电话响很抱歉,我还在学校。”

电话那头,母亲的声音听上去很生气,但却带着安心。

“恩,我知道。”

母亲在催促她早点回家。的确时间也不早了,一个女孩子那么晚了还留在空无一人的学校活动室里,确实不太像话。

真守看了看桌上的资料,决定带回家继续整理。

“我这就……”

“砰!”

活动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这打断了真守的话。她抬起头看向门口。

“喂死经理,那么晚了还不回家,想拿东大的保送名额吗?”

突然闯进来的人,嘴里正吹着口香糖,巨大的泡泡遮住了他的半张脸,可是他那金色的头发和耳朵上的耳环,很容易让人认出来,他就是害的真守大晚上还要留在学校的罪魁祸首——蛭魔妖一。

“妈妈,我等一下给你打电话。”

真守说着,挂断了手机。

“什么保送名额,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蛭魔撕掉了黏在脸上的口香糖。

“你不知道吗?泥门以前有个学姐,在学校复习功课太专注了,天黑了才想到要回家,离开学校的时候,就在……就在路过活动室旁边那条巷子时。”

他边说边指了指那个方向。

“她被摸黑混进学校的痴汉伏击,后来学校为了遮丑,就给了她一个保送东大的名额。”

蛭魔说得头头是道,听上去一点不像假的。

“你,你来就是为了吓我吗?”

真守被他说怕了,说话还带着颤音。

“嘻嘻嘻,我有这么无聊吗?”

蛭魔笑起来样子让人更加不安了。

“那你干嘛来的?”

蛭魔伸出刚刚一直藏在身后的右手,将手上拿着的东西递到了真守面前。

“给你送慰问品来的。”

真守看清了蛭魔手上的东西,那是一个盒子,一个印着“雁屋”两个字的点心盒子。

“这是!”

真守脸上的表情突然变了,她一把抢过了盒子,打开盖子,里面不出所料,是她最喜欢的泡芙。

“这么晚了还能买到啊?”

真守看到听到这个问题后蛭魔脸上的表情之后,开始后悔自己问出这句话来了。他一定又是用他那本威胁笔记,逼着他们给他现做的吧。

“喂,你连句谢谢都没有吗?”

蛭魔对着真守坐着的椅子腿踢了一脚。

“谢,谢谢。”

有了这句道谢,真守也就没什么顾虑,抓起了盒子里的泡芙就往嘴里塞。

“嗯~”

真守发出了充满幸福的声音。原本她就已经饿扁了,有吃的自然好,有自己最喜欢吃的东西那就更好了。

真守边吃边用手机给母亲发了条短息,说要再晚些回去。

蛭魔拉了个椅子,在真守身边坐下。桌上的资料分门别类地堆放着,不过似乎进度并不乐观。

他看了一眼真守,才一会儿工夫她已经吃掉了三个泡芙。有那么好吃吗?这么想着,他伸手到盒子里拿了一个。

“诶,你……”

真守想要阻止他,可是想想泡芙是他买来的,吃一个两个也是应该的。她看着蛭魔将泡芙送到嘴里,一口咬下,泡芙中奶油顺着牙印流了出来,流到了他的手指上。

好浪费,真守这么想着。

蛭魔并不喜欢甜食,在咬了一口泡芙之后,他更是确信这点。嘴里被甜腻的奶油填满了,有些甚至还流到了他的手上。他没有特意去擦,因为他正闭着眼睛思考着下一场比赛时可以用的对策。

西部大枪客队,四分卫是基德,那个出生在奥运射击冠军家中的男人。他的投球,无论是速度力道还是准头,都毫无瑕疵。同样是四分卫的自己,要用什么样的策略去打败他。

蛭魔不断想象着,思考着,然后他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他的手被人抓住了,手指上有个湿润的东西在游走着,手指上的皮肤在那个东西的触碰下阵阵发麻。当他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进入到了某个潮湿又温热的空间时,他不得不睁开眼睛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前的景象太糟糕了,对一个男人来说。

真守自己也很意外,为什么只是看着奶油流到了蛭魔的手上,就会像着了魔一样,抓过他的手,舔起那上面沾着的乳白色的奶油。就算是把蛭魔的手指含到了嘴里,她脑子里也只有雁屋的奶油果然很好吃,流出来了果然好浪费之类的念头。

“喂,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蛭魔决定在自己理智还没崩溃之前,好心地提醒一下眼前这个蠢女人。

“啊……”

真守听到蛭魔的声音,猛地抬起头,瞪大着眼睛,看上去完全不明白自己刚才做了多么危险的事。

“你……是真的很想去东大吧?”

蛭魔的这句调侃,让真守羞愧地涨红了脸。

“我,我只是想把奶油舔掉……”

她结结巴巴地说着,表情非常不安。

“可我怎么看你都是在邀请我。”

蛭魔不停地在真守面前挥动着自己那只沾着她唾液的手。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一边辩解着,一边找了张纸巾,开始给蛭魔擦手。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虽然不断辩解着,可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且无论是她此刻脸上的表情,扭捏的动作,都在使情况变得更糟。

“够了。”

蛭魔把手抽了回来。

“你有没有自觉的啊?”

他感觉自己快被气死了。

“不想再和你呆在一个空间里了,一秒钟都不想。”

蛭魔摇着头,一脸无奈地站起了身。

“你等等,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

真守看他要走,迅速整理起东西来。

“你急什么,留下来能去东大啊。”

真守拼命地摇着头,可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

“我不要去啊!”

她急得都快哭了,不过就算这样她也不会忘了桌上那盒还没吃完的泡芙。

“快点。”

蛭魔站在门口催促着,明明说不想和真守呆在一起,却还是站在那里等她。

“来了来了。”

真守一手拿着书包,一手拿着点心盒,起身跟了上去。

 

 

这里是雁屋面包店,时间是晚上7点。一个金发的不良少年,吹着口香糖从门口走过。

1分钟后,他又退了回来。这个少年在附近很有名,很多人对他都是闻风丧胆,各种意义上的。少年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仔细听可以听见他嘴里正嘀嘀咕咕地说着“对待苦力也要适当给点福利”。

5分钟后,面包店里传出了哀嚎。

半个小时后,少年拿着印有“雁屋”二字的点心盒,消失在夜色中。

评论

热度(9)

  1. 异想天开早春红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