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G先生(光速21)(蛭真)

雷门太郎在打开活动室门的一瞬间,对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只有一个评价:一定是我开门的姿势不对。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就一定是他今天起床的方法不对。否则他绝对不可能在一大清早,校园里四下无人的情况下,看到和自己参加同一个社团的好友,和自己暗恋的社团经理抱在一起躺在活动室的地上。

果然是开门的姿势错了,没关系,我重来一遍。他这么想着开始拉动手上的门把,可是才拉动了几厘米,门就被人按住了。他疑惑地转过头。

“关什么门啊,死猴子。”

站在身后的,是有着一头金发的……恶魔。

“里面那两个,敢在活动室做这种事,一定已经有所觉悟了吧。”

恶魔露出了上帝一般的微笑,是的,是想要让人去见上帝一般的微笑。

 

这里是泥门高中的操场,美式足球社正在晨练的操场,时间是早上7点。

今天所有的队员都感受到了来自上帝的恶意,上帝为什么要让那个叫做蛭魔妖一的恶魔降临在世界上,这是此刻所有人心中最大的疑问。

“我,我不行了……”

首先倒下的,是体力最差的雪光学。

“我也……好想死。”

还有训练强度不知为何比其他队员多了好几倍的小早川濑那。

虽然平时蛭魔就是个很鬼畜的人,但是今天也太过分了一点。操场上弥漫着美式足球社集体队员的怨念,哦不,不是集体,还有个人是例外。

“呵呵呵,濑那你这是活该啊。”

众人是不知道门太,濑那和蛭魔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喘得像狗一样的门太,实在不明白他在得意些什么。

“他妈的,都给我起来,谁让你们休息的?”

蛭魔提着枪跑了过来。

“饶命啊!!!”

濑那哭着趴倒在地上。

“我冤枉啊,放过我吧蛭魔学长。”

濑那使出了标准的土下座姿势。

“哈?死矮子,敢做敢当懂不懂?”

蛭魔踩住了濑那的头。

“我什么都没干啊,这一切都是误……唔噢……”

蛭魔使劲将还想再辩解什么的濑那的头踩向了地面,导致后者完全无法说话了。

濑那都已经被欺负成这个样子了,但是很奇怪,到现在还没见到他的监护人,哦不,保护人姐崎真守提着拖把冲出来和蛭魔开战的身影。

真守不出现的话,不只是濑那,其他人也快没活路了。

那此时的真守到底在干什么呢?让我们将镜头切换到活动室。

 

这里是泥门高中……好吧不再继续这句话了。

真守正一个人呆在活动室里,她其实很想出去,立刻,马上,可是活动室的门被反锁了。

“这根本就是监禁!”

真守痛斥着蛭魔的这种惩罚方式。

“不要出来,千万不要出来啊。”

真守坐在椅子上,将腿蜷起,抱在胸前,嘴里不断念叨着上面的那句话。拖把就在身边,她一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

“嘤嘤嘤……”

她在发抖,看上去非常害怕,害怕地哭了起来。

“蛭魔君你快回来。”

她边哭还边叫着蛭魔的名字,可惜没有人给她回应。

空荡荡的社团活动室里,除了真守就没有其他人了,是的,只是限定在“人”这点上。活动室里还有其他生物,它正躲在黑暗中。真守能感觉到,它正用它那双漆黑的眼睛瞪着自己。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真守看来已经精神错乱了,念经是对付不了那种生物的。

“嗡……”

安静的活动室里,出现了细微的声响。

“嗡……”

没有听错,确实有,真守伸出手,握住了拖把柄。

“呀!!!!!!”

真守发出了惨叫,因为她看见了,那个浑身漆黑的生物,它从栗田柜子后面的缝隙中飞了出来。

“去死吧!!!!!”

真守大叫着,举起了拖把。

 

当蛭魔再次推开活动室的门,看见散落一地的物品,东倒西歪的桌椅,还有抱着拖把躺在桌子上瑟瑟发抖的真守时,产生了和本文开头时,门太相同的心情。不过蛭魔的反应自然不会和门太一样。

蛭魔吹着口香糖,走进了活动室。

“死经理,你搞毛啊?”

蛭魔踩到了一本《少年JUMP》。

“唔……唔……”

真守正在呜咽着,听上去像是刚哭完。

“到底怎么了?”

蛭魔跨过无数障碍物,终于走到了真守身边。

“G……”

她的声音很轻。

“啥?”

蛭魔根本听不见她在说什么,只能把脸凑近了。

“G……是G啊!!!!!!!!!!!”

真守突然坐了起来,怀里的拖把差点就扫到了蛭魔。

“你发什么疯!”

蛭魔用手按住了真守的脑袋。

“有G,活动室里有G!!!!!!!”

真守大叫着推开了蛭魔的手。

“G?你说蟑螂吗?”

栗田经常会在活动室里吃东西,每次真守都会把他吃了一地的残渣打扫干净。但就栗田的性格和体格而言,他的柜子里也肯定都是食物吧,会引来蟑螂其实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不要说那两个字!!!!”

真守光是听到“蟑螂”两个字就会害怕地发抖,刚才又被反锁在活动室里,和它独处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已经是在精神崩溃的边缘了。

“嘿嘿,你还怕蟑螂,这可要记下来。”

蛭魔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他的威胁笔记。

“我都说了,不要说那两个字啊!!!”

真守挥舞着手中的拖把,直接朝蛭魔脸上招呼。

“脏不脏啊你。”

蛭魔一把抢过了拖把,扔到了地上。

“发够疯了没,发够了就把活动室收拾收拾。”

他从来没见过哪个人为了打蟑螂把房间搞得像被打劫了一样。

“不行!”

真守从桌子上跳了下来。

“还不能收拾,G还……没……”

真守的语速突然慢了下来,她直愣愣地盯着蛭魔……哦不,是蛭魔的身后,然后打了个冷颤。

“嗯?”

蛭魔本想转过头去看看身后有什么,可是真守却大叫着朝自己扑了上来。他往后退了一步,刚好就踩在了刚刚扔在地上的拖把上。

“啊!”

伴随着真守的尖叫,两个人跌倒在地上。

“你又发什么疯啊?”

蛭魔很庆幸自己还穿着防具,不然散落一地的杂物肯定能让他提前告别秋季大赛。

“呜呜……”

真守趴在蛭魔的胸口上,小声地哭着。

“别哭了。”

他抚摸着她的头发,想起了早上的情形。

“我看可以让你也上场打球了,只要在你面前吊只蟑螂,你能把眼前所有人都推到了。”

蛭魔感觉到自己手底下的脑袋正在使劲摇晃着。

“你要哭到什么时候?”

蛭魔虽然性格恶劣,可毕竟是个男高中生,有女孩子趴在自己胸口上哭应该是件很享受的事,当然前提是他必须无视自己腰下面垫着的踢球板,脖子下面横着的椅子腿。

“对不起。”

真守小声说着,微微抬起了头,就像是想要偷看蛭魔的表情一样,只是微微地露出了她那双蓝色的眼睛。

“谁要听你道歉,赶紧起来。”

蛭魔不耐烦地抓住了真守的头发,想要把她从身上扒开。

“好疼,蛭魔君,快住手。”

真守一边被扯得直喊疼,一边伸手去掰蛭魔的手。

“嘻嘻嘻……”

蛭魔松开了手,真守的头发被她弄得乱糟糟的。

“你觉不觉的这姿势挺不错的?”

真守正骑坐在蛭魔身上,两只手为了保持平衡撑在他的胸口。由于刚才一系列的动作,真守的呼吸有些急促,脸上的汗水黏住了她的几缕头发。

“什,什么啊?”

真守涨红了脸,经蛭魔的提醒,她发现这个姿势确实不妥。

“怎么了?不是你把我推到的吗?”

“我又不是故意的,是因为……”

真守想起了刚才让自己失态的罪魁祸首,回想起来似乎还没将它消灭。想起了这点,她利索地从蛭魔身上爬了起来,顺便捡起了掉在一边的拖把。再次进入了备战状态。

蛭魔看到她这种反应,觉得有些无聊,而且躺在地上也不舒服,便也爬了起来。

“嗡……”

出现了,它再次出现了!真守紧紧握着拖把,眼睛盯着它飞行的方向,蓄势待发。

蛭魔从地上坐了起来,看到真守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可是下一秒他却笑不出来了。

“蛭魔君不要动!”

真守大叫了起来,紧接着便是她手上那脏兮兮的拖把朝着蛭魔的面门而来。

“呸……呸……你!”

蛭魔拍掉了脸上的拖把头,准备好好“教育”一下真守。真守看着他的脸,向后退去。是明白自己刚刚的行为,一定会遭到蛭魔的报复吗?

“喂,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真守还在向后退。蛭魔从地上爬了起来,想要抓住她好好问问。

“你不要过来!!!!”

真守大叫着,扔下了拖把,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活动室。

“喂……你……他妈快给我回来!!!!!!!!!”

蛭魔的怒吼,使在操场上训练的所有队员都打了个冷颤。

蛭魔君,先去洗把脸吧……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