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巧克力(光速21)(蛭真)

 情人节,一个属于情侣们的节日,也是向喜欢的人传达爱意的最佳时机。依照日本的传统,在这天,女性会送自己亲手制作的巧克力给心仪的男性。而对于男性来说,这天可以是甜蜜的,也有可能是苦涩的。

“我第一次在情人节收到这么多巧克力。”

小早川濑那看着自己面前桌上放着的一堆巧克力,不禁流下了眼泪。他活了10多年,自懂事起,他每年的情人节,都只会收到青梅竹马姐崎真守的义理巧克力。

“真是太好了呢,濑那。给你,这是今年的份。”

虽然今年因为他加入了美式足球队,名声大造,收到了不少巧克力,可真守也还是像往年那样给他准备了一个义理巧克力。

“谢谢真守姐!”

他接过了巧克力。粉红色的包装盒外,绑着明黄色的缎带,这包装看上去很简洁。

“铃也有准备巧克力哦!”

泷铃音给的巧克力是装在塑料包装纸里的,从外面可以看见里面的东西。一颗颗心型的巧克力看上去很可爱。包装纸外面贴了一只小熊的贴纸,封口用的是粉红色的缎带。

“给,给我的吗?”

濑那显得有些紧张,他慌忙接过,不停点头道谢着。

“铃,你那个是本命还是义理的?”

铃遭到了真守的调侃,活动室里的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真是的,你们不要乱想啦!”

铃涨红了脸,濑那也低着头,不敢抬起来见人。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巧克力大家都有份,都来拿吧。”

真守说着,从书包里掏出了一大堆相同包装的巧克力。

“哦哦,姐崎你可真是个好人啊。”

队员们一拥而上,其中显得最激动的就是雷门太郎,简直是拿出了正式比赛的气势在抢巧克力。

“啊,我也有准备啊!真守姐为什么总是抢在我前面!”

铃着急地把包里的巧克力全倒了出来。她抓起了一包巧克力,看了一眼围着真守的人群,决定放弃。接着她开始环顾整个活动室,然后她发现了一个坐在角落里,没有参与抢巧克力大军的人。

“妖一兄,给你巧克力!”

蛭魔妖一正坐在活动室的角落里,嘴里嚼着口香糖,手里拿着下一场比赛对手的资料。听到铃的声音,便抬起头看着她,又看了看她手上的巧克力。

“你这个是本命的还是义理的?”

铃发现自己似乎在一分钟之前刚听过这句话,不过她没有细想。

“有关系吗?”

蛭魔看着她,吹了个泡泡,再把破了泡泡吃回嘴里。

“不是本命的,不收。”

说完又将注意力转回到了资料上。铃被晾在一边,看上去很尴尬。

“咦?这样吗……”

“等一下!”

铃原本想想,既然碰了一鼻子灰,那就把巧克力收回去好了。可有人却抓住了她正在往回缩的手。

“女孩子为你做了巧克力,不管是不是本命的,都应该微笑着收下,这点礼貌你也不懂吗?”

突然插手的人,自然是刚巧分完巧克力的真守了。

“礼貌?我觉得情人节到处发巧克力,等到白色情人节再厚着脸皮到处去讨回礼的人更没礼貌。”

“你!你觉得铃像那种人吗?”

“啊,真守姐,你不要生气,我觉得妖一哥也很有道理嘛!又不是本命还给人送巧克力,到了白色情人节要是收到回礼会很不好意思的啦!”

铃着急地想阻止两人的争吵。

“好了好了,我把巧克力收起来了,你们不要为这么点小事吵架啦!”

铃说着,就走回了桌边,把她刚才倒出来的巧克力又重新塞回了包里。

“啊!我还没……”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喊到一半大概是看气氛不对又收声了。

“好吧,既然铃这么说的话。”

真守深吸了一口气。

“不过,我可不像铃这么好说话!”

她将手里剩下的最后一盒巧克力里塞到蛭魔面前。蛭魔抬起头瞪着她,两人沉默了许久,没有人有进一步的动作。

“你这个,是本命的还是义理的?”

最后还是蛭魔开了口,不过还是同样一句话,依旧不见有动摇的迹象。

“当,当然是义理的!”

真守稍微结巴了一下。

“不收。”

果然,还是相同的答案,只是这次对象换成了真守,她可不是轻易就会退让的人。

“我不要你的回礼。”

“就算不要回礼,我也不收。”

“为什么!”

“因为我对你的手艺没有信心,肯定很难吃。”

真守看上去更生气了。

“不会很难吃啊,还挺好吃的呢。”

突然插嘴的人是栗田良宽。那个体重超过140公斤的大胖子,已经忍不住把拿到手的巧克力拆开了。

“你看,人家说不难吃,这下没有理由再拒绝了吧?”

真守开始有些得意了起来,似乎觉得自己占了上风。

“我说不收就是不收,你烦不烦!”

蛭魔脾气也够倔,而且还嫌麻烦。拒绝了几次,对方都没退让,这让他的心情变得糟糕起来。就因为这样,他一时脑袋发热,用力拍开了真守拿着巧克力的手。

“啊,我的巧克力!”

可没想到,真守并没有很用力拿着巧克力。蛭魔这么一拍,巧克力盒子掉在了地上,绑得不是很结实的缎带也松开了,里面的巧克力掉了一地。

活动室里十几号人,顿时陷入了沉默,谁都不敢出声。

“真守姐……”

只有濑那,大概是下意识地,轻轻喊了真守一声。真守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的时候,身体微微一颤,像是受到了惊吓,突然回过神来。

“我,我先回去了。”

真守扔下这么一句话,抓起书包就跑出了活动室。

“真守姐!”

铃反应了过来,她焦急地叫着真守的名字。同时也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朝外面追去。

“妖一兄!你个大笨蛋!”

这是她追出去之前留下的话。

“啊,我,我也先告辞了!”

濑那看两个人都跑了,也准备起身去追。虽然他也很着急,但还是不忘在临走前,向活动室里的其他人道声“辛苦了”。

活动室里又恢复了沉默。蛭魔倒也没觉得尴尬,还是捧着手里那堆资料,也不知道能看进去多少。

“就,就这么散在地上也不好吧,我来收拾好了。”

2年级的雪光学,边说边打算去柜子里取扫帚。

“让它去,别动。”

雪光拿着扫帚回头看了一眼。蛭魔还是那样,嚼着口香糖,坐在那里。他觉得大概是自己听错了,因此他拿着扫帚朝蛭魔脚边的那堆巧克力走去。

“我说了,别动。”

雪光这次确信自己没听错,他拿着扫帚僵硬地站在原地。

“就是就是,扫了多可惜!我看看盒子里有没有漏网之鱼。”

栗田不知何时已经吃完了自己的那份巧克力,开始打起了那几个躺在早已被他们踩得肮脏泥泞的地板上的巧克力的主意来。

“别动,听不懂人话吗,死胖子!”

栗田被吓到了,他经常都会对蛭魔说的或者干的事感到害怕,这次虽然也一样,可总觉得和平时有些区别。

“算了,你们都回去吧,活动室我会收拾的。”

队员们倒是很乐意听到这话,活动室里气氛太尴尬,再待下去简直是折磨。没过多久,活动室里就只剩下了蛭魔一个人。

“啧。”

他轻轻咋舌,放下了手里根本没怎么看进去的资料,然后看向了地上散落的巧克力。真守应该是用各种小动物形状的模具做的巧克力,看上去花了不少心思。

“搞什么。”

他烦躁地挠了挠头,接着弯腰去捡掉在不远处的巧克力包装盒。

很可惜,没有像栗田说的那样,盒子里的巧克力全散了。不过盒子里倒不是空无一物,一张白色的卡片从盒子里掉了出来,有字的一面盖在了地上。

蛭魔再次弯下腰,捡起了那张卡片,翻过来之后,便看见了真守那秀气的字。

“To 蛭魔君:

我会在情人节送你巧克力,可不是因为我喜欢你,只是想替其他队员感谢你一直以来为球队做出的努力。

你虽然平时是个很讨人厌的家伙,但我知道你在那副游刃有余的外表下付出过多少,忍耐过多少。你是球队的支柱,这点毋庸置疑。所以请你以后也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你要是倒下的话,这个球队可就有大麻烦了。

对了还有,你不要老是吃口香糖,特别是比赛的时候。我早就想说了,你不怕噎着吗?”

真守写了一大段话,末尾是她的签名。签名下方画着一个好像是做着加油动作的不明生物,和她秀气的字放在一起,看上去更是诡异了不少。

“这画的是啥?”

 

真守在半小时后回到了家里。她在跑出活动室之后才发现,自己在哭,眼泪不争气地一直往下掉。幸好有随后追出来的两个人安慰她,让她心情转好了许多。

真守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放下了她的包。书包和早上她带去学校时相比,真是轻了不少。带去的巧克力基本全都发完了,除了一盒被人糟蹋了以外。

真守还有些恍惚,想做作业,却又不想动脑。她拿出了手机,准备再和铃聊聊天,却发现手机收到了一封邮件,一封未知来源的邮件。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邮件打开了。

“画比巧克力的味道还糟糕,画的是猪吗?”

就只有这么一句话,没有署名,可真守却很快就知道了对方是谁。这让她拿着手机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画的是兔子啦!”

好不容易停下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评论

热度(11)

  1. 异想天开早春红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