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过年随明信片寄的JOJO段子

#乔西乔#

所谓情人节,那是属于人生赢家的节日,比如说某些长得帅气,又特别会讨女孩子欢心的意大利男人。除了这类赢家之外,剩下的人,在这个日子里,也会举行一些盛大的活动,比如说组织一群人上街游行,又比如说跑到赢家面前说对方对自己始乱终弃。

西撒是属于赢家的那一类,每年到这天的时候,他都会犹豫该和哪个女孩出去约会,也会很头疼该怎么应付那些明显来找茬的输家们。当然,到最后能完美解决这些事的,才能称得上是赢家。

“西撒酱~~”

然而,今年的情人节,他却遇到了他根本不曾想象到的状况。

“真是的,这个姑娘是谁,你不是说好要跟人家出去约会的吗?”

来想象一下,一个身高195公分,年轻健壮,身上都是栗子肉的成年男子,将他那壮硕的身体塞进一件可怜的连衣裙里,并在自己和自己的女友面前掐着嗓子,用“腻死人”的声音向你撒娇的场景。

“你是白痴吗?”

这种做法,虽然不会让人产生这个人脚踏两只船,好过分,的想法,但是也足够让你身边的女孩感到恐惧。

“耶,成功让西撒被女孩子甩掉了!”

女孩匆匆离去,输家得意洋洋地炫耀着。

“你想太多了,她那是看到变态,吓的。”

“变态?哪里有变态?”

“就是你啊!”

“哪里变态了!我可是很有自信的啊!如果有像我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我一定会跟她交往的!”

“……乘早,多吃点好的。”

“等等,你什么意思?你这一脸残念是什么意思?不要拍我肩膀!”

输家在这一天,想尽一切方法想要妨碍赢家。赢家嘲笑着他,却没有更多的责备。虽然是应该和女孩子一起度过的一天,可用来和输家斗嘴也不赖。



SBR #GJ#

他从睡梦中醒来,不知何时下起了雪,他被半埋在雪里,有些冷,可身体里还残留着一丝尴尬的燥热。他做了个梦,一个春梦。这无止境的赛道,让他的身体开始感到焦躁。

“杰洛,我抓了只兔子。”

同伴正在不远处的火堆边坐着。他的腿脚不方便,行动基本靠爬。因此他的裤子和胸口上,显然要比其他部位更脏一些。

“我还找了些草药,这里头有一种,可以让我的指甲长得很快。”

他起身走到他身边坐下,面前的火堆让他暖和了不少。

“还有,我发现我的能力还挺方便,可以用来卷意大利面,还能刷牙。”

他自顾自地说着,他却没怎么听进去。他闻到了一股香味,不是火堆上那口锅里煮着的兔子散发出的香味,这个味道来自他的同伴。

“你给我看看你找的草药。”

对方楞了一下,俯下身,趴在地上,去拿自己放在一边的包袱。他原本盘起的双腿因此伸展了开来。或许是因为没有知觉,这双腿的肌肉已经变得松弛,被他那紧身的裤子包裹着,让他们看上去不像是男人的腿。

“你以后要采什么草药,野果之类的,先拿来给我看一下,万一有毒怎么办?”

他身上散发出的香味让他越发觉得焦躁,那可能是和他吃了什么奇怪的草药有关。那味道让他心乱,让他晕眩。

“知道啦,不过……”

他甚至想要伸手去摸他那没有任何感觉的双腿,多亏他残留的理智,让自己还只停留在“想要”的阶段。

“不试试,怎么能知道呢?”

同伴的话,让他停留在半空中的手,颤抖了一下。



#欧拉亲子#

我记得小时候自己曾经被诱拐过,对方是那时候一个很有名的幼女诱拐犯。我被他关在一个小黑屋子里,那里除了我,还有好多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她们哭着,叫着爸爸妈妈。可我却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没有哭喊,没有求救。因为我认为那是没有意义的行为,只会浪费力气。我不知道她们的父母是否有能力将她们从这里解救出去,可我知道,我的母亲只是个弱小的女人,她做不到,我也不希望她遇到危险。至于我的父亲,我不认为一个已经三个月都没回家看过老婆孩子的男人,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或许是我表现得太过冷静,犯人一次都没有对我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来。他只是对我说了一句,我当时完全无法理解的话。

他说,我不会傻到去伤害你,因为你是那个人的女儿,是最好的底牌。

在我这十多年来的成长历程中,一次都没有理解到这句话的含义。

除此之外,我不理解的事,还有在我被诱拐的第二天,我的父亲,那个企图在我的生活中彻底消失的父亲,为何能够突然推开小黑屋的门。

我也想不起他当时的表情,更想不起他那时对我说的那句话。

 

现在,我虽然已经不小了,可是叛逆期却达到了巅峰。我依旧讨厌自己的父亲,怀揣着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隐藏在我心底的谜团,冲他发脾气,对他大吼大叫。然后,不知为何,又突然陷入了和当时一样的局面中。

很奇妙,我一瞬间就明白了那个诱拐犯的意思,也成功地回忆起了父亲的表情,还有他当时对我说的那句话。

“只要是你的事,我都很关心。”

就和现在一样。

“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木大亲子#

“DIO大人,有个女人怀孕了。不知该如何处置。”

“……随她去吧。”

“我还以为您不是那种想要有后代的人。”

“我确实是那样的人。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我只是觉得,能够在我DIO这里活到现在,还怀上孩子的女人,她的生命力足以称之为奇迹。所以想看看,她是否还有能力十月怀胎。”

“原来是这样,不过我认为,以她的身体状况,应该撑不到孩子出生。”

“那可不好说。女人一旦知道自己要做母亲了之后,就会变得比以前更强韧。是很奇妙的生物。”

“DIO大人,是我肤浅了。”

“艾斯,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要孩子吗?”

“我认为,您不需要。”

“我确实不需要,可这不是主要的原因。你或许不知道,孩子,那是很可怕的物种。当你觉得他很可爱,或者觉得他如此弱小,可以任意欺负时,他却在想着怎么能让你从他的视线中消失,甚至不惜将你挫骨扬灰。”

“这我确实不知道。”

“是的,你们都不知道,可我知道。因此我不需要孩子。更何况,如果是我DIO的孩子,那一定会和我一样。你知道的,这个世界,不需要两个王。”

“您说的是。那若是那个女人成功生下了孩子,我是否要将那个孩子杀掉呢?”

“随你喜欢吧,不过,要是他你手上还能活下来的话,那他的将来还真是令人期待。”

 

“乔鲁诺大人,已经结束了吗?”

“是啊,麻烦你了,还要你大老远陪我来埃及。”

“不,我很乐意为您效劳。”

“我们回意大利吧,谢谢你了,席菈E。”




#布加特里#

“特里休,我把粉丝的信都带来了,还真是增加了不少。”

“你能那么受欢迎真是太好了。怎么,你在写歌吗?真是认真啊。”

“不不不,当然是认真好,公司上下所有人都期待着你的表现。”

“你也知道,现在啊,像你这样,长得漂亮,唱歌又好听的女歌手越来越少了。”

“你可别谦虚,我说真的。只不过,有一件事我必须提醒你。”

“现在娱乐圈可是相当难混的,那些粉丝很敏感,动不动就粉转黑。特别是……”

“特别是当他们知道,他们喜欢的女明星毕业的时候,啊,就是有男人的时候。立马就会将你弃之不顾,卖了以前买的专辑,写真集之类的。这些还算好,有些会把光碟都掰断,海报杂志全撕了。更严重的,还会做出伤害自己前偶像的事来。”

“我知道我啰嗦,可我也是为了你好。就像上次你被狗仔队拍到,和一群一看就不像正经人的男人一起吃饭。那个事可是我花了好大劲才蒙混过去的啊。”

“所以说,我的意思就是,你现在要以事业为重,懂吗?感情的事先放一……”

“行行行,我知道你跟他们没那方面的感情。但是大众不会这么想啊,而且你也别跟那些不三不四……”

“行行行,没有不三不四,可你能说他们都是有正当职业的社会成功人士吗?不能吧?所以说,你不要嫌我啰嗦……”

“什么?你说我影响你写歌?好好好,那我不打扰你了,我走行了吧。”

“诶,话说,你家墙上这个是什么东西?”

“装饰品?这东西是油漆刷的还是镶在上面的?”

“知道了,知道了,我马上走。你这孩子真是奇怪,那么大个拉链,就好像……就好像……”

 

“就好像有个男人藏在里面,对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