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鱼【枪弓】【狂王弓】

算是黑帮paro?反正是个恶棍和上班族的故事

(一)

在这座城市里,有无数的人,每天都过着平淡的日子,千篇一律,就像池子里的水,十年没有人打理过,没有游鱼,只有水草,就犹如对这种日子感到不甘的情绪一般,不停生长着。偶尔从水面上拂过的微风,并不会激起波澜,只会让池子里的水草随之起舞罢了。

他就像这城市里的其他人一样,每天早起为自己准备一份早餐,出门挤上早高峰的地铁,经过一天忙碌的工作,到了下班的时候,再装模作样地加班一个小时,回家的路上买上一些食材,想着哪些该今天吃完,哪些可以留到明天再用。过了这条街,穿过那条小巷子,他租下的廉价公寓就在那里。一如既往地,他向那条小巷子走去,却不同往常地,在巷子口停下了。

说起来可能有些老套了。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下班回家,在昏暗的巷子里,捡到了一条浑身是伤的狗。它可能是被附近的小混混打了,又或许是跑到马路中间被车撞了。它满脸的血污,前爪上还有狰狞的伤口。他将手里的塑料袋放在地上,蹲下身去检查它的伤势。接着将它捡回家,包扎伤口,洗个澡,等伤好了,去领个狗证,让它从此和自己作伴。如果是这样的话,都只是水面上的微风,并不会打破平静。如果不是在他伸手的时候,手腕被握住,一切都只会是微风拂过。

“你伤得很重。”

对方没有松开手,使得他手腕上传来了阵阵痛楚,如果对方没受伤,或许可以直接把他的手腕扭断。

“你需要治疗……”

“不需要。”

那人有着一双赤色的瞳孔,看着他的眼神中带着敌意。

“好吧。” 

他叹了口气,既然对方不需要自己的帮助,那不如就随他去了。可当他想要把自己的手腕从对方的钳制中抽走时,却又失败了。眼前这个男人虽然说不需要帮助,可也没有想要让自己走的样子。

他发现他的目光并没有像刚才那么咄咄逼人了,应该说,他其实没有再看着自己。目光所及之处是他放在地上塑料袋。

“你是不是饿了?”

男人没有答话,只是将目光移回到了他的脸上。

“如果是饿了的话就跟我来吧。”

他站起了身,将男人也搀扶了起来。后者晃晃悠悠地,半边身子都靠在他的身上。好在他平时经常锻炼,身形还比这位稍微高大了一些。

他将那人带回了家,粗略地检查了一下伤势,发现男人身上并没有什么夸张的伤口,至多是一些擦伤,连包扎的必要都没有。

他没有问他,那你这一身血是哪儿来的,而是指了指他的浴室,说:“去洗个澡,我不希望别人脏兮兮地吃我做的饭。”

趁男人洗澡的时候,他开始准备晚饭。他自己也已经饿坏了,所以一切从简。一份蔬菜色拉,两块汉堡肉,两碗味增汤,一锅白米饭管饱,饭后甜点是冰箱里的提拉米苏。

当一切准备妥当的时候,男人也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男人的脏衣服被他拿去洗了,他应该是为他准备好了自己的干净衣服放在浴室里,可眼前这个人,此时却一丝不挂地走向自己。
他的肤色偏白,头发也不是亚洲人那样纯黑的,而是透着点蓝。身材修长却不失肌肉,他的身体上汶有刺青,胸口上一片红色的纹身,还有脸上,两颊之上也是同样的图案。

他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并不喜欢这身刺青,觉得像是某种图腾,又好像是什么古老的诅咒,让他毛骨悚然。

“我给你准备了衣服,你应该穿得下。”

男人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向了餐桌,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捧起碗来,把一碗白饭一股脑地倒进了嘴里。

他有些生气了。这一定是他有生以来接待过的,最没有礼貌的客人。可他并没有说出口,因为他不能因为对方没教养,就让自己显得那么小气。更何况他也饿了,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争辩什么。因此他也坐了下来,开始享用延迟了大约两小时的晚饭。

这顿饭吃得无比安静,他们谁也没有向对方搭话,唯一一次对话发生在男人问他要第二碗饭的时候。

用完餐之后,他开始洗碗,而男人就坐在他身后的餐桌前看着他,依旧浑身赤裸,不着片物。

“虽然现在天气不冷,但还是该穿件衣服。你的衣服要明天才会干,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这么一直光着身子比较好。”

他边说边擦干了最后一个盘子,擦了擦手,转过身,却发现那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

他凑得非常近,近到他能感受到吐在自己脸上那火热的鼻息。

“怎么了?”

他本能地向后躲去,可身后就是水槽,根本退不得半步。他看见男人眯起了眼睛,他也看见了男人弯起了嘴角。

“你是猫吧。”

他被看穿了,在男人露骨的眼神前,他觉得自己已经一丝不挂。

“那你就是狗了。”

可他并不是个容易示弱的人。

“我讨厌别人这么叫我。”



下文点链接↓

http://img0.ph.126.net/crRD_p4D2FRPkQ-9Q0W3Tw==/6632455349372934717.png

评论(8)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