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睡美人[C影弓][咕哒玛修]

*我有病,我有病,我有病,重要的话要说三次!
*全员ooc注意,千万要注意!



王子踏上了他的冒险之旅。他从年轻的国师那里听说了这样一个故事。


在遥远的东方,曾经有一个繁荣的国家,国王和王后诞下了一位漂亮的公主。然而在公主16岁的那年,不幸被邪恶的女巫施下了诅咒,从此一睡不醒。国民也因为女巫的诅咒而变成了可怕的僵尸,繁荣的国家日渐衰败,如今已成了一座死城。想要拯救这个国家的话,需要一位勇敢的王子,突破重重难关,去往公主身边,并以亲吻唤醒公主,便能解除女巫给这个国家所下的诅咒。


王子历经千辛,终于来到了这里,站在了城堡外的森林里。这座森林笼罩在黑暗之中,没有人烟,甚至连动物都没有,只有徘徊在这里无法离去的幽灵和僵尸。


曾经也有很多和王子一样的勇士来过这里,想要拯救这个国家,拯救美丽的公主,但是他们都失败了。王子在踏入森林后没多久,就了解到了这一点。因为森林里的亡灵都等待着这样的人类,它们前赴后继地袭击过来,让人难以招架。


王子击倒了不知第几个攻击他的僵尸,他找了颗树靠着坐下,想要喘一口气。抬起头来,他能看见森林深处那座落败的城堡,可是从几个小时前,他就无法再靠近那里半步了。


王子叹了口气,掏出了一些干粮,打算补充一下体力。就在这时,他刚才击倒的僵尸,突然站了起来,朝他扑了上去。王子来不及做出反应,条件反射一般地闭上了眼睛。


“Ansuz!”


一声咒语在不远处响起,话音一落,王子听见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睁开眼睛看的时候,那个打算攻击他的僵尸已经化作了青烟。


王子朝咒语所在的方向看去,他看见了一个穿着兜帽衫的男人,从树荫里走了出来。


“差点就死了呢小子。”


男人脱下了帽子,露出了蓝色的长发,看上去像是个巫师。


“谢,谢谢你救了我。”


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以表示他对巫师的敬意。


巫师挥了挥手里的法杖说:“举手之劳罢了,像你这样的毛头小子我可救过不少了。”


巫师嘴里说的那些毛头小子,恐怕是和王子一样是前来拯救公主的人。


“我可以问一下,那些人都怎么样了吗?”


巫师听到这个问题冲着他笑了,那个笑容充满了深意,让王子毛骨悚然。


“有的跑了,有的死了。”巫师说:“不听我劝告的,都死了。”


“所以,只要听你的话,就能到城堡里去是吗?”


巫师听了王子的话,突然大笑了起来。


“你倒是个聪明人!来吧,我给你带路。”


巫师转身朝森林深处走去,王子小跑着追上了他,紧跟在他的身后。


巫师向他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他的名字叫库丘林,是这座森林里的贤者。原本这里并不像现在这样充斥着冤魂,在公主遭到诅咒之后,方圆几十里都受到了影响,变得像墓地一样没有生气。库丘林想要解开诅咒很久了,但是女巫的法力在他之上,他甚至都无法进入到城堡里。只有能够突破万难的无畏的勇士,才有资格进入到那里。所以库丘林能做的,就是为勇者引路。


“那个诅咒真是让人恶心,什么叫无畏的勇士?看不起法师!有本事给老子一把枪,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勇士!”


对于库丘林解说中混进的抱怨,王子选择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他本能地觉得要是接口的话,库丘林能把自己的英勇事迹描述三天三夜。


有库丘林引路,王子变得轻松很多。库丘林的魔法用来应付亡灵绰绰有余。只是亡灵的数量太多了,长时间的战斗让库丘林看上去越来越烦躁。


“还有完没完了?”


库丘林大喊了一声,突然释放出了大量的魔力。周围的树木因此而产生异变,它们的树干扭曲着聚拢了过来,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人型。


“全部燃烧殆尽吧,Wicker Man!”


库丘林的话音落下,巨大的树人突然燃烧了起来,将周围的幽灵和僵尸都烧成了灰烬。


王子站在热浪里,看着扑面而来的火光,冲着库丘林大喊道:“别在森林里纵火啊!!!你真的是森林的贤者吗!!!”


万幸,库丘林在酿成惨剧之前,被王子召唤回了理智,除了王子的头发稍微被烧焦了一点之外,其他并没有什么损失。只是王子开始怀疑,自己跟着这个缺心眼的巫师真的是正确的决定吗?


“总觉得没有很困难啊。”


王子仔细想了一下,只要躲避得好,其实这些幽灵僵尸, 他也是可以应付的。


“太天真了!真正麻烦的家伙还没出现呢!”


库丘林刚说完这句话,一把剑就从不远处的树丛里射了出来,插进了王子脚边的土里。


“看,这就来了!”


库丘林边说边朝树丛里丢了个火球。王子一看,哭丧着脸,拉住了库丘林的衣角。


“求求您了,别再搓火球了。”完全失去了一个王子应有的傲气。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在森林里放火是想同归于尽吗?”


从树丛里走出来个骂骂咧咧的人,边骂边拿起手里的弓,朝着这边又是一剑。不过这次不是冲着王子的,是针对库丘林的,而库丘林灵活地躲开了对方的攻击。


王子仔细看了看那个人,他肤色较深,头发银白,一身肌肉把黑色的紧身衣撑满,左边的脸上有几道红色的血痕,就好像皮肤裂开了一样,蔓延到眼角,看上去有些可怕。


然而这样一个,一看就是个二boss的男人,头上却长着一对猫耳,身后还跟着一条黑色的尾巴。


“怎么感觉有点……”一言难尽,王子觉得一言难尽。


“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吧?”


库丘林接上了王子的话,让王子觉得他终于还是保留了一些常识。


“是啊,实在是……”


“实在是太可爱了对吧!”


王子决定收回刚才的评价。


“Archer我们又见面了,有没有想我啊?”


库丘林说着朝着那位“Archer”扑了过去,后者往后退去,却没躲开,被库丘林一把抱住。


王子觉得接下来的画面会越来越辣眼睛,他决定转过身去,但是声音还是会传来。


“给我放开!”


“又说这么冷淡的话,明明就是口是心非。”


“你脑子是怎么长的,快放开我,是不是来打架的?”


“打架也是想打的,但也想干点开心的事情呀!”


“只有你会开心而已,快放开……啊!你在摸哪里?”


“这里啊,你不是喜欢被摸这里吗?”


“住,住手,不要摸了……”


“啊呀,真是可爱。”


“住口,啊……”


王子听不下去了,他捂住了双耳,蹲在了地上,祈祷这一切能赶紧结束。


王子在那里蹲了很久,蹲得至少比一边上厕所一边肝活动的时间还久,终于等到库丘林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王子一脸埋怨地抬起头瞪着库丘林,而后者却一脸春光满面。


“已经没事了,他跑了。”


能跑掉可真不容易!王子在心中肺腑。


“不过该干的都干了,让他去吧。”


王子一点也不想了解这个两个“干”字里的另一层含义。


“走了,已经没有阻碍了,让我送你最后一程。”


这听着好像要送我去死,王子想。


“快起来呀!”


“起不来,麻了。”


王子被库丘林扶了起来,站在原地缓了很久,之后又继续上路。


“不是很懂现在人的口味。”


王子还是没忍住嘀咕了一句。


“我也这么觉得。”


王子跟在库丘林身后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从他那低沉的声音里听出了无奈。他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大概库丘林对于自己这种奇怪的性取向也感觉有些自卑,而自己却毫不在意地揭了他的伤疤。


“啊……我……”


“我还是觉得狗更可爱一点。”


王子把到嘴边的歉意又咽了回去。


历经千辛,王子终于在贤者的指引下来到了城墙边。库丘林无法再多向前一步了,他给王子指了一条不会被女巫发现的路,便离开了。


王子还是感激库丘林的,虽然对方刷新了他对法师的认知。他调整了一下心情,斩开荆棘,踏入了城堡里。照着库丘林所描述的路线,他找到了公主的寝室。


美丽的公主躺在床上双目禁闭,她有着洁白的肌肤,秀丽的面容,和一头清爽的粉色短发,这和王子想象的稍微有些不同,但改变不了他一眼就被她吸引的事实。


王子回忆起了国师的话,想要解开公主的诅咒,需要王子的亲吻。王子老脸一红,犹豫了一下,拿袖子擦了擦嘴。


“失礼了。”


他道了个歉,低下头去,因为太过紧张而闭上了眼睛,可他的脸突然埋进了一个毛绒绒的东西里。他惊讶地抬起头,看见了一只白色的不明生物。


“什么东西?!”


库丘林离开了城堡,心里还是有些忐忑。这么多年来,能随他深入到这里的人,只有王子一个。他想了想,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畏畏缩缩,就凭那样的诅咒就可以拦住他库丘林的去路吗?不可能,他是凯尔特的光之子,是勇敢无畏的战士!那个年轻人眼中的坚定唤醒了他心中深藏的热血,他应该回过头去帮他!


库丘林打定主意,刚想转回身,却看到了树丛里闪过一道黑色的身影。


“又遇到了啊,一天遇到两次真是难得!”


库丘林朝他追了过去。你说他的热血呢?那是什么东西,血都往下半身充去了好么!


王子的一声惊叫,没想到居然唤醒了沉睡的公主。公主从床上坐了起来,抱住了往她怀里钻的不明生物。


“啊,我睡了多久?”


少女看上去有些慌张,但对于她的问题,王子只能摇头。


“这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这位前辈。”


前辈?


“前辈也是来打倒那个暴君的吗?太了不起了,我刚进城堡就被发现了,东逃西窜跑到了这里,因为太累了,就睡着了。”


王子脑子里一团浆糊,根本跟不上事情的发展。


“有了前辈的加入,我们一定能拯救这个国家的!对不对芙芙?哦对了,这孩子叫芙芙哦。”


少女说着把不明生物举到王子面前晃了晃。


“等等!”王子打断了少女的话:“你不是公主吗?”


少女一脸迷惑,她说:“我不叫公主,我叫玛修·基列莱特,是个见习勇士。”


王子发现他好像拿错剧本了。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随时都会发现我们,我们要尽快准备对策!”


就在玛修说着话的时候,从房间外突然闯进来一个人。她身穿黑色的盔甲,身上散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黑暗气息。


“好么,终极boss也出来了。”


王子觉得怎样都好了,既然到了这步,那就把boss击倒拯救国家吧!


“竟然跑到这里来了,受死吧!”


黑色的暴君向他们步步逼近,手上黑色的圣剑正在蠢蠢欲动,想要吞噬他们的血肉!


“前辈,我已经调查过她的弱点了,快躲到我身后!”


玛修说着,一个箭步跑到了房间中央的餐桌边,把桌子一把掀翻,挡在了身前。


“黑色的saber啊,你下得了手的话,就尽管将这张桌子一劈两半吧!”


“为什么拿张桌子挡着啊,她的弱点是桌子吗?!”


王子忍不住吐起了槽。


“太卑鄙了!我,做不到,是你们赢了。”


“桌子而已啊?为什么要认输??”


“不过,这里还不是尽头,想要拯救世界的话,就去往下一个特异点吧!”


黑色的暴君开始消失,她那因为诅咒而变得漆黑的铠甲,渐渐变回了原来的颜色。


“没关系的,我们一定还可以再见面的,是不是前辈?”


“够了,我不管选哪个选项,剧情还是会自顾自地前进的吧,我知道的。”


“前辈,诅咒解开了,我们做到了!”


“可喜可贺。”


王子觉得怎样都行了,虽然他没有如愿地得到公主的芳心,但至少这个后辈看起来也挺可爱的。把她带回去,也会受到国民的祝福吧。


“好了,让我们前往下一个特异点吧,那里正遭受着双足飞龙的摧残!”


“等等,还有下一个??”


在王子的疑问中,一道白光闪过,他们将会开启新的冒险。


而王子最终选择放弃了思考。







所长:等等,我的戏份呢??


雷夫:哈哈哈,死人要什么戏份!


所长:太过分了!


评论(2)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