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鱼(三)(狂王弓)

*一不小心成了月更!
*Fgo很休闲的!
*我去肝fz了,大家下个月见(喂)
*下个月就要抽狂王了,希望大家都能抽到哦!

(三)

库丘林觉得,Emiya是个很无聊的人。他的这间屋子里,除了一台电视,和平板电脑,就没有其他可供他消磨时间的东西。

Emiya不玩游戏,无论是单机网页还是手游,家里没有游戏机,唯一的一台手提电脑是工作用的,上班的时候就会带走。他喜欢看一些悲情的电影,英雄迟暮,又或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除此之外,没有色情DVD,也没有色情杂志。比较意外的是,他不抽烟,不喝酒,家里却常备了这两样东西。

库丘林会拿他的烟来抽,抽完了,他还会去给他买。酒是做菜时用的,库丘林偷喝过一次,Emiya发现的时候发了很大的脾气,所以现在厨房里正贴着他签过字的便签,上面写着“禁止偷喝做菜用的酒”。

库丘林这几天已经把Emiya的家翻了个底朝天,可却毫无收获。不过,这个家里还有一个地方,是库丘林没有翻过的。Emiya的衣橱里有个上了锁的抽屉,照常理来说,里头放的,应该是现金和一些贵重物品。像这样的抽屉,凭他的力气很轻松就能靠蛮力打开,但他没有这么做。

库丘林本身对金钱并没有太大的欲求,他生存在拳头和枪林弹雨里,只有无穷无尽的争斗才是他的喜好。他若是活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一定会冲在前线,扫平千军万马,无论他是小兵,或是将领,甚至是王。他会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击溃所有向他挑战的人。不断地战斗着,厮杀着,最后终于遇到了可以打败他的对手,被其挫骨扬灰。

他大概自己也没想过,他会在一个认识不到一周的男人家里,心安理得地吃着零食看着那人收藏的无聊的悲情电影,然后将他对杀戮的渴望,发泄在这个无辜的男人身上。

占有他,贯穿他。

却无法得到他的恐惧。

那个男人抗拒着他的所作所为,却又同时在某种程度上纵容着他。那双眼睛向他传达的是排斥的情感,却在做爱的时候,偶尔露出了不舍的神情。

撕咬着,啃食着,威胁着他的生命。可对方却不断寻找着突破口,试图让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对等。

和这个叫做Emiya的男人相处,本身就是一场厮杀,让他意犹未尽。

库丘林几乎没怎么看进去电影的内容,他的脑海里浮现着Emiya动情时的样子。在这场厮杀中,只有在那个时候,Emiya才会露出败者的姿态。虽然不甘心,却无法反抗,只能沉醉在欲望之中。

库丘林不由地舔了舔嘴唇,看了一眼时间,是下午四点,离Emiya下班到家,至少还要等3个小时。

库丘林关掉了电视,起身走向了阳台。时值傍晚,已是夕阳时分。Emiya昨晚洗的衣服还在阳台上挂着,库丘林不耐烦地把它们一件一件收下来,丢在洗衣篮里。

这间公寓坐北朝南,日照还算不错。库丘林从阳台上看出去,正好能看到Emiya遇到他的那条巷子,巷子外面就是马路。那条巷子和这间公寓有着一定的角度,库丘林可以从这里看见马路上的过往行人,可马路上的人却很难看到他。就好像是一开始租下来的时候,就故意挑选了这种适合藏匿的房子一样。

库丘林给自己点了根烟,将手臂支在了阳台的护栏上,看着巷子外过往的行人。这几天,他多少见过几次,身着黑衣的男子从巷子前走过。那些人是否是像Emiya所说的那样到处在找他,又或着只是普通的路过,他却很难分辨。

库丘林取下的嘴里的烟,朝着阳台外弹了弹。

“您最好别这么做。”

接着他的这个动作,他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他转过头去,看到了站在隔壁阳台上的女性。那是个漂亮的女人,有一头浅蓝色的头发,20岁出头30岁不到的样子,却看上去有种成熟女人的韵味。

库丘林已经一周没见过女人了,更何况还是个漂亮的女人,这让他身体里某些野性的东西有点蠢蠢欲动。

“您就是Emiya先生的新室友吗?”

Emiya应该是早就想到了,他的邻居会发现他家住进了另一个人,所以提前和周围的住户打了招呼。

“是啊,Emiya和我说过,你是那个……”

“葛木,葛木太太。”

“对对,是叫葛木。”

库丘林尽可能地让自己显得友好一些,以便博得这个女人的好感。他向来对床伴不怎么挑剔,只要是长得不错的就可以。比方说,像Emiya那样的,无论男女都很难拒绝的长相,再加上肌肉匀称的身体,更是符合他的喜好。

库丘林咋了一下舌,来提醒自己,不要无时无刻都沉溺在对Emiya的肉欲里。

“怎么了吗?”

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不错了选择,他可以让这个女人和自己交欢,让她忘记总不能陪着自己的丈夫,也可以让他停止对Emiya的渴望。

“抱歉,想到了工作上的事。”

“听Emiya先生说,您的工作是在家里办公的,所以让我白天要是突然见到他屋里有个陌生人,千万别紧张。”

葛木太太没有怀疑什么,很自然地接了口。一个整天除了出门买菜,就一直待在家里的主妇,想来也不会知道库丘林这个名字。

“幸好他提前跟你说了,不然要是吓到你这么漂亮的人,我也是会自责的。”

葛木太太听到库丘林的说辞,微笑着的脸突然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

“您说笑了,我只是一个全职主妇,并不需要这样的夸赞。”

“不不,我说的可是实话。”库丘林边说,边向阳台边挪了过去,好让自己凑得更近一些。

“你确实是个漂亮的女人,而且看上去很顾家,家务也好,料理也好,一定都跟擅长吧?你的丈夫真是让人羡慕。”

葛木太太虽然还保持着微笑,但也难掩脸上紧张的神色。库丘林对自己的长相还是很有信心的,鲜少有女人能拒绝他的好意。

“您过奖了,我做的再好,可也比不上Emiya先生,他才是样样都能做得完美的人。”

虽然她说的可能是实话,但突然出现了那个男人的名字,让库丘林不免觉得扫兴。

“他一个男人,做的再好,也比不过一个漂亮的妻子,何必拿他来比?”

库丘林说完这句话,就看见葛木太太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并不是表情上的笑容,而且笑容里所表现出的笑意。这种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不免让人感到一丝寒意。

“所以你的意思是,比起Emiya先生这个室友,像我这样的女人来当你的情妇会更好是吗?”

葛木太太的话不仅捅穿了库丘林的想法,突然消失的敬语,也能让人听出语气中的嘲讽。库丘林顿时就有些生气了,他也收起了脸上的善意。而葛木太太,却一点也没有因为他表情的变化,感到些许惊慌。

“很抱歉,我必须拒绝你,在我看来,这世上除了宗一郎大人,其他的男人和垃圾无异。”她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Emiya先生可以不用归类在垃圾里,他是个了不起的人,只是和宗一郎大人相比还是差远了!”

“你这女人!”

葛木太太说完之后,抱起了收下来的干净衣服,还不等库丘林骂回去,就向他微微颔首,说了一句:“我失陪了,瑟坦特先生!”

库丘林的怒气一下子就消散了,他直勾勾地看着那个女人转身进了房间,脑子里回味着那句“瑟坦特先生”。

瑟坦特是库丘林的乳名,这个名字并不是通过普通渠道就可以轻易获悉的。就算是那个女王,也是花了一些功夫才查到的。

Emiya是从哪里知道的?

他的乳名,他爱抽的烟,他穿衣服的尺寸。堆积已久的疑问一股脑地倒了出来。

库丘林回到了房间里,径直走到了衣橱前,拉开橱门,蹲下身,抓住了那个带锁的抽屉的边缘。

“轰咚”一声,抽屉被库丘林扯了出来。锁头整个都被他扯烂了,连边上的木板也变了形。

不出意外的,抽屉里放着现金,但出乎意外的,还有一个文件袋。

库丘林把现金扔在了一边,取出了那个文件袋。在打开之前,他盯着它看了好几秒。然后他把文件袋倒过来,把里面的东西全倒在了地上。

下文↓

http://img2.ph.126.net/6dWSaVvSRQDK1_IrQb6t9w==/6632055127144004114.png

评论(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