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红玉

不要光点赞,和这个寂寞的人聊聊天吧!

全家福(JOJO2部)(乔治2XLisaLisa)

我的父母在一场沉船事故中丧身,当时我还是个婴儿。一位叫做艾莉娜·乔斯达的女性将我从那艘船中救出,并将我交托给友人养育。我刚懂事的时候,养父便告诉了我自己的身世。其实从养父的背景来看,很容易发现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所以这个事实对我来说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打击。我唯一在意的就是那位救我的女性,听养父说她的丈夫也在那场事故中丧生,留下了当时已经怀孕的她。

她和养父并没有过多的来往,在我16岁以前,我都没有见过这位救命恩人。不过我知道,她当时怀着的是个男孩,他继承了父亲的品德,正在成为一个出色的男人。养父经常会在我面前提起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能感觉到,养父希望我将来能成为这个人的妻子。这似乎是艾莉娜和养父达成的共识。

乔治·乔斯达二世,我没有见过他,只听过有关于他的一些成长经历。他对我来说其实就是个陌生人,因此我对于自己将来要和他结婚这件事非常排斥。我并没有对养父表达过我的想法,因为养父也从来没有坦白说要我和他订婚什么的。

我正式与艾莉娜和她的儿子见面,是在我16岁那年的冬天。那天,养父突然说要让我去英国住一段时间,就我一个人去。我知道,他们想要介绍我和他认识。

英国的冬天,多雨潮湿,和西藏完全不一样。不过多亏我从小就跟着养父学习波纹,就算天气再冷身体里也感觉暖暖的。只是这种湿哒哒的感觉,还是让人很难受。

SPW财团的飞机只能将我送到乔斯达家附近的空地上,剩下的就只能由马车代步。就算我从小锻炼,但是长途跋涉总会让人疲惫。马车停在了郊外的一所大房子前,房子太大了,让人不禁觉得光是母子两个住的话未免太冷清了点。

我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冰冷的雨水打在我的脖子上,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我本想从行李里找把伞,却发现不远处有人打着伞朝我跑了过来。

那是个和我同龄的男孩子,身材比同龄的男孩子看上去更高大壮实些,这点倒让我挺有好感。

“你就是迪奥·布兰度吧?”

他笑着问我,声音还算好听,人也长的不错,但是笑起来的样子让人觉得非常得蠢。

“那你就是乔纳桑·乔斯达了吧。”

“大家都叫我乔乔,今后请多多指教。”

 

等一下,好像有哪里不对了,砍掉重来

 

“你就是伊丽莎白吧?”

他笑着问我,声音还算好听,人也长的不错,笑起来的样子感觉能让人遗忘这阴冷的天气。

“是的,初次见面,您就是乔治·乔斯达先生吧?”

我尽力展现着自己的教养,不能给养父丢脸了。

“叫我乔治就好啦,不用那么客气的。我帮你拿行李吧。”

就这样,他一手提着我的行李,一手给我打着伞,两个人朝主屋走去。就初次见面的印象来说,还算是不错的。

“对了,伊丽莎白你应该比我大吧?”

艾莉娜救我的时候,正好怀孕。

“应该是吧。”

“这样啊,那有句话我不得不跟你说呢。虽然听上去可能有些失礼。”

他想对我说什么呢?

“我想你应该也知道吧,我妈和你养父想撮合我们两个,可是呢,我个人非常不想和年纪比我大的女人交往。”

原来他也知道这件事,而且和我的想法一致。

“为什么这么说呢?”

已经快到主屋了。下雨天就是麻烦,上半身倒是没什么,裙子肯定惨不忍睹。

“你们女人啊,只要比男人年纪大,就会忍不住管东管西,超啰嗦的,受不了啊。所以打死我也不和比我大的女人交往,还要结婚,想想就吓死人了。”

我想我得收回刚才那句“印象还算不错”。我们已经站在了大门前,他收起了伞,腾出手来,准备把门推开。

“是这样吗?不过你有这种想法也好,其实我也不想和年纪比我小的男人交往,他们太幼稚了。”

门缓缓打开了,可是他的手还举在半空中,看来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回答他吧。

“你……”

他酝酿了半天,刚说了一个字就被人打断了。

“是伊丽莎白来了吗?”

一位女性正站在二楼的走廊上,朝着这边打招呼。乔治看到她便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想必那就是我的恩人,艾莉娜·乔斯达了。

我们朝大厅走去,艾莉娜也从二楼走了下来。

“您好,艾莉娜女士,虽然不算是初次见面,但是也请多指教。”

眼前这位女性对我有着莫大的恩情,我尊敬她,犹如尊敬自己的母亲。从懂事以来,这是我第一见她。她已经不是一个年轻不懂事的姑娘了,这么多年,她如何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个人把儿子带大,这从她略显苍老的脸上便能看得出来。

她看见我显得有些兴奋,甚至泛起了泪光。我又何尝不是呢,虽然说着客套话,可是互相早已不把对方当成外人。

艾莉娜吩咐乔治,带我去我的房间,之后再去会客室继续聊。乔治的态度明显冷淡了很多,不发一语地走在我前面。感觉他是一个很小孩子气的人呢。儿子这种性格的话,做母亲的应该挺辛苦的吧。

“我说你啊,是不是太小孩子气了?这种性格的话,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离开母亲的怀抱独当一面。”

我们离开了我的房间,朝会客室走去。因为很担心艾莉娜,所以开口说了乔治几句。

“你看,我就说嘛,你们女人,觉得自己年纪较长,就会忍不住说教,好像自己很懂一样。”

乔治停下了脚步,反驳道,他再次向我展示了他的孩子气。

“你不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吗?”

“毫无道理!因为我已经是大人了,才没有孩子气!我自己的妈妈,我自己会照顾好,不劳烦你操心!”

这种口气还说自己是个大人了,他也好意思。

“你还真敢说呢,我觉得你这种性格肯定给艾莉娜女士添了不少麻烦。我才不会相信你会是个不需要母亲操心的乖孩子!”

稍微有些动怒了,调整一下呼吸,不能太激动。

乔治此刻正靠着走廊边的栏杆,用一副冷嘲热讽的神情对我说:

“你管得太多了。我知道你缺乏母爱,但是你别瞎操心别人家的母子关系好吗?”

很好,他说了最不该说的话。

乔治此刻靠着的栏杆是木质的,波纹传导性优良。我很自然地将手搭在了栏杆上,然后将波纹传了出去。

“哇啊啊啊!!”

他大叫了起来。哼,我就是缺乏母爱,所以性格扭曲,给你点颜色瞧瞧也很正常。

“你干了什么?!”

他捂着手臂,大声质问着我。

“怎么了?你突然大叫起来,我也很奇怪,你是觉得我对你做了什么吗?”

他虽然生气,但是一时间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莫名其妙地看看我又看看栏杆。

“你这么冤枉我,让我很难受呢。”

他依旧在混乱中,根本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好了,有那么疼吗?快点去会客室啦,我不想让艾莉娜女士等太久。”

这就是我们的初次见面,现在回忆起来真是相当糟糕呢。

 

好不容易等来了个大晴天,沐浴在阳光下的感觉总是让人欲罢不能。我喜欢在晴天的时候,在户外泡上一杯藏茶,感觉可以缓解平日训练的疲惫。这次离开西藏的时候,我还特意带了些砖茶过来。今天这种天气,正好可以在院子里晒晒太阳,喝喝茶。

不过我现在毕竟不在西藏,在别人家里借宿,自然必须忍受一些瑕疵,比方说某个年纪比我小却要装大人的聒噪小子。

“你怎么像个老太太一样,居然边晒太阳边喝茶。”

上次吃了我一记波纹,这次还敢来惹我,他神经是有多粗啊。

“冬天晒太阳是件很享受的事,无论哪个年龄的人都可以做。边晒太阳,边泡茶,能让我放松身体。像你这种浮躁的性格,反而应该多做做这种事。”

他歪着头看我,又看看我杯子里的茶。

“那,也给我泡一杯吧。”

我拿了个干净的杯子,也给他泡了一杯。

“你还自己带了茶叶过来啊。”

他拿起了杯子,喝了一口。

“哇,怎么那么苦!这种东西也能喝吗?”

一惊一乍的好吵。

“喝不惯就别喝了。”

“不要,女人都能喝的东西,我怎么就不能喝了。”

根本就是个小孩子嘛。

“我觉得红茶也很好喝啊,为什么要自己带这种苦得要命的茶过来?”

“我不仅带了茶叶,还带了风干的羊牛肉。”

他惊讶地看着我。

“我想你的行李怎么那么沉呢,带那些做什么呀?”

“吃呀,都说英国料理特别难吃,所以我自带了一点,保命用。”

他听了我的话,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说这话也太失礼了吧!”

不仅站起来,还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这一下用力有些猛,不是太结实的桌子被他这么一拍,整个倾斜了,桌上的杯子,茶壶都朝他倒了过去。他反应还算快,接住了自己面前的杯子。我的杯子和茶壶都是我自己接住的,因为怕里面的茶水翻出来,所以我用了波纹,让茶水紧紧地吸在杯壁上。

乔治扶正了桌子,然后做了一件我非常不理解的事。他拿起了自己的杯子,学着我的样子,把杯子翻了个身。结果可想而知,好好一杯茶都被他倒在了地上。

“你,你刚才那是啥!为什么明明杯子翻了个身,但是水却没倒出来呢?”

完了,这次一定会被他烦死。

“快告诉我啦,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是魔法?是超能力吗?等等,难道上次在走廊上我的手像触电一样,你也是用的这个能力?”

他不断地提着问题,让我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个问题开始回答。不对,我才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他太吵了。

“你不要大惊小怪的好吗?”

“不是我大惊小怪,是你太奇怪,不对,是你太厉害了!快告诉我啦!”

他用非常期待的眼神看着我,绿色的眼睛在阳光下反射着漂亮的光泽,有种让人无法拒绝的魔力。

“这个是波纹啦。”

“波纹?哦,我知道,你养父是这方面的大师对吧,原来这就是波纹啊。”

原来他知道啊。

“你想学吗?”

他摇了摇头。

“不想学。妈妈不喜欢。”

我记得艾莉娜的丈夫,也就是乔治的父亲是个波纹天才。因为这份才能,他才能在10多年前和那个叫做迪奥的吸血鬼对抗。不过对于艾莉娜来说,或许她的丈夫不会波纹,就不需要背负那么重的责任,也就不会在那场事故中丧身了吧。

“妈妈不喜欢就不学吗?”

“也不只是妈妈不喜欢,我也不喜欢。”

他伸手去拿茶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明明觉得不好喝还要喝吗?

“那你喜欢什么?”

他喝了一口茶,眉头就皱了起来。

“我喜欢飞机!”

还真是符合他性格的答案。

“连兴趣也很小孩子呢。”

“不是兴趣,是我的梦想!我将来要当飞行员,你不能嘲笑我的梦想。”

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很认真,这倒是让我感到很意外。

“呃,很抱歉。”

我不自觉地就道了歉,他听到我道歉也楞了一下。

“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当飞行员?”

他似乎很期待我问这个问题,那就配合他一下好了。

“想啊,告诉我为什么吧。”

“嘿嘿,”他傻笑了两声:“因为妈妈说,人死后都会上天堂。我当了飞行员之后,就能去到靠近天堂的天空,说不定还能见到爸爸。”

他的笑容和初次见面时一样,能够温暖人心,就像太阳一样。明明是说着很伤感的话,却没有流露出悲伤的情绪。

“乘飞机就可以啦,为什么要自己去开啊?”

“我想靠自己的力量飞上天空嘛,这可是男人的浪漫。”

他又用小孩子的语气,说着大人一般的话。

“明明是个小孩子,还懂男人的浪漫哦。”

“什么嘛!你真是不可爱,我原本想,你也没见过父母,还想让你乘我开的飞机呢!”

他用像是在生气的语气,说着一个诱人的约定。或许就是因为这句话,我和他的命运变得更加密不可分了吧。

 

我的丈夫,小孩子气,自以为是,而且还喜欢骗人。明明说要让我乘他开的飞机,可是在约定实现之前就抛下了我,离开了人世。

“丽莎丽莎姐姐,我在抱着石柱苟延残喘的时候,一直在思考。到底要怎么欺负你才好呢!要脱光你的衣服呢?还是捏着你的鼻子让你大哭呢?”

我们的儿子,完美地继承了他的性格。就连在发现了自己能够用波纹使倒转的水杯里的水吸在杯壁上时,露出的那种神情都和他一模一样。

“我太感动了,快点进行下一项修练吧!不管什么难关,我都会突破的!”

果然是一模一样啊,那双绿色的眼睛,充满了期待,在阳光的反射下散发着漂亮的光泽。让人很羡慕呢,感觉自己的儿子完全没有继承自己的任何东西。

“总觉得JOJO和丽莎丽莎老师有点像呢。”

我的弟子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

“怎么说呢,我觉得他和老师你一样,一个总是嬉皮笑脸的,一个总是一脸严肃,可是心里却时刻准备着为重要的人去战斗,甚至献出生命。”

是这样吗?如果我们相似的地方是这点的话,那其实他还是遗传了他的父亲。不,或许不只是这样。或许其实我们三个人本身就很相似。

“我也不想和年纪比我小的男人交往,他们太幼稚了。”

我也会孩子气。

“我觉得你这种性格肯定给艾莉娜女士添了不少麻烦。我才不会相信你会是个不需要母亲操心的乖孩子!”

我也会自以为是。

“你这么冤枉我,让我很难受呢。”

我也会骗人。

在听到他说要带我去天空的时候,我一定也露出了和他们一样的神情。

这么想着,我忍不住想象起了,如果我的丈夫现在还活着的场景。

比方说。有一天,我的弟子西撒拿了一台相机说要给我们三个人拍张全家福。我们站在镜头前,儿子乔瑟夫一直不安分地扭来扭去,嘴里还说着“我要站在中间啦”之类的话,然后被西撒骂了一顿。骂完乔瑟夫,西撒把矛头转向了我,他说我应该笑得更开心一点。丈夫乔治和儿子乔瑟夫,都是咧开嘴在笑,只有我笑得如此端庄,看上去很不协调。让我想想看应该怎么回答他好呢,对了就说“都已经是人母了,要笑得稳重点”。听了这句话之后,乔治就开始数落我。而乔瑟夫则说了一句非常让人火大的话,“老爸你怎么不懂啦,老太婆怕笑得太厉害皱纹会太多啊”。听到这样一句话,一般情况下都会生气吧。

“哈哈哈哈……”

可是很奇怪,我不仅没有不开心,反而大笑了起来。我的心被幸福感包围着,忍不住就表现在了脸上。

“丽莎丽莎老师?”

就这样大笑着,一家三口都这样大笑着,弟子西撒按下了快门。一定会是一张很奇怪的全家福吧。

“老师,你怎么了吗?”

西撒的声音让我的思绪回到了现实中。在这里,我的丈夫早已亡故,我的儿子虽然就在眼前,我却无法和他相认。可是很意外,我没有感到悲伤。

“没什么,哈哈,我只是在想,我的两个徒弟还真是很可爱呢。”

我想这一定是因为,听了我的话一下子脸红的弟子,和在两个代理师傅面前不断耍宝的儿子在我身边的缘故。

神啊,就算只有一个月也好,让我再感受一次幸福吧。


评论

热度(3)